余东海:极权主义终究要归零—-东海客厅论马帮

0

【灾星】极权主义是人道最大的顽敌,最大的灾星。它制造的人道主义灾难具有内外双重性:内造心灾,让广大官民心为物役,沦为精神难民;外造人祸,让广大国人身为权役,普遍六极临门。心灾招致人祸,人祸又感应天灾,天灾人祸,无穷无尽。它不仅是弱势群体的大灾星,也是特权阶级的大灾星。特权阶级大多烜赫一时而代价惨重,迅速衰败。短短半个世纪,无数马帮权贵富豪即身而败。有后福和余庆、富贵超过三代的家庭,多乎哉不多也。

【盗贼】王夫之说:“贼者,互相利而互相害者也。”一句话指出了盗贼的两大特征,一是互相利,利益勾结,互相利用;二是互相害,勾心斗角,自相残杀。僭主暴君,乱臣贼子,贪官恶吏,极权主义统治集团,都是盗贼,都具有以上两种特征,两种与生俱来的盗贼恶习。

【颠倒】小人之过也必文。极权主义者不仅文过饰非,而且颠倒乾坤。是非、真伪、美丑、正邪、善恶、华夷、人禽、功罪、恩仇无不颠倒。故极权主义者不是一般小人,而是小人之尤,盗贼之尤,邪恶之徒,极端败坏。无论表面是否病狂,里面都已丧心,丧失了四端之心。极权政治和特权阶级的罪恶,无不根源于其学说。用孟子的话说,其人不足与適也,其政不足间也,惟大人为能辟其学之邪。

【重复】或说:“历史上经常有这样的现象,就是有些本来曾经讨论过争论过、并且已经做了澄清的问题,经过一段时间以后,重又出现争论,又似乎模糊了。”这种现象,任何社会都难免,极权社会特别多。重复历代和当代的错误,包括观念、道德、政治各方面的错误,并且重复自己的罪恶,是极权主义一大特色。

【内伤】极权主义对人的外在伤害姑不论,其对人的内在伤害也是多重的,概乎言之有四:一是邪说洗脑,使人愚昧,失去认识真理的机会;二是恶制恶法,使人困惫,失去自由发展的机会;三是倡导利欲,使人猥琐,失去健康成长的机会;四是暴力威慑,使人恐惧,失去快乐向上的勇气。对极权暴政的恐惧是人之常情,唯君子能够将这种恐惧最小化乃至消灭之。消灭恐惧的凭恃有三:正理,正义,正气,三者统一于良知。良知是战胜邪说、恶制、利欲、恐惧并最终战胜邪恶的根本保障。唯良知之君子可以免受内伤。

【内斗】恶性内斗是所有邪恶势力无可摆脱、无可改变的宿命,两极主义内斗起来特别狠毒凶残无底线,动辄你死我活不要命。这是天道惩恶罚罪的一种特殊方式,是两极主义和所有邪恶势力没有未来的四大要因之一。试想一下,如果特权阶级和腐恶官场精诚团结,那极权主义将更加强盛猖獗,老百姓更没有活路和盼头,人世间就没有公道和希望可言了。2021-1-18

【内斗】丧心必然病狂。邪恶之徒可以为了利益而暂时勾结,但不可能相互友好关爱,精诚团结。故邪恶势力越昌盛强大的时候,也往往是它们内斗最激烈的时候。当然,它们衰败垂死的时候,也未必不内斗。我说过,就是世界上只剩一个邪恶之徒,也会坚持内斗,不死不休。此非戏言,盖精神抑郁和分裂就是恶性内斗,自杀就是自相残杀的结果。

【浪费】最大的浪费不是财富、资源和人力的浪费,而是人的才智和生命的浪费。让无数优秀人才堕落成畜生不如的东西,让它们把一生的时间精力聪明才智消耗在贪财弄权和殃民祸国的罪恶事业上,这是极权主义造成的多重性和无限性浪费中最大的浪费。

【马门】一入马门,便难成人,人性往往被物性党性压制和消除了。马门有左中右之别。马左是原教旨,信仰最坚定,危害也最大;马右马中都属于马家修正主义、机会主义和实用主义,不同在于,马右倾向西方,马中倾向传统。但无论倾向西方传统,物本哲学、党本政治的本质不变,拜物拜权的本色不变。

【名相】很多名相、即概念有其本质的规定性。例如唯物主义,就意味着物质本位,物质挂帅,以物质为第一标准。唯人主义以人为万物的尺度,唯仁主义以仁为人和万物的尺度,唯物主义则以物为人的尺度,完全颠倒过来了。而唯物主义的物质,只能是与意识、精神相对的物质。又如社会主义,就意味着社会本位和财产公有。而在党主制下,财产公有又意味着财产党有和按权分配。这就是马家社会主义的本质,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无论将社会主义描述得多么美好,改变不了其概念所规定的丑恶本质。儒家重名,良有以也。对于马帮,无论改良革命,都必须革名。名不正,一切不可收拾;名不革,就没有实质性改革。2022-7-18

【诈术】玩弄语言诈术,是极权主义根深蒂固的爱好和维护特权的需要。把反常粉饰成正常,把反动美化为进步,把野蛮歌颂为文明,把罪孽自夸为功德,把假恶丑包装成真善美,以小黑邪冒充起伟光正,都是诈术。当然,极权主义惯于欺人诈人也惯于自欺自诈,常常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给蒙骗了,真以为自己是西施呢。

【击蒙】有公众号文章题曰:某帮外交官震撼发声:一个国家没有强大军队,GDP再高都等于零!此言大错,首先是不实。全球一共有三十多个发达国家,军队发达者是少数。其中欧洲发达国家有二十四个,排名靠前的是几个弹丸小国,人均GDP排第一的是卢森堡,第二是瑞士,都远超美国,它们的军队都微不足道。其次,此言非理,武力挂帅、军事挂帅是极权主义的典型性观点。两杆子是极权主义的命根子。其中笔杆子负责欺诈,枪杆子负责暴力。极权政权军队越强大,国民越难以摆脱奴役,世界越不得安宁。好在诈力有效也有限,极权主义终究是要归零的。

【辟马】东亚病夫原是清末和民国时外人讽刺中国人之语。1972年电影《精武门》上映,意在向世界宣告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引得数亿中国人热血沸腾,纯属笑话。比起民国人,经过马学培养、马制熏陶的马邦人,更加羸弱猥琐麻木不仁,病态、腐烂、怯懦程度空前。除了东亚病夫,还应该加上东亚懦夫、东亚腐夫的头衔才配套。

【辟马】有群友所言甚是:“学界与政界一样腐败严重,不是说人欲熏心贪污渎职才算腐败,被异学异教腐蚀了自己的信念与节操也是腐败。”值得补充说明一句:马学马教是当今最大最坏最邪的异学异教,对家国社会、世道人心的危害最为深重。马学在宪,堕落无底线;马教之下,恶化无止境!

【儒马】儒家大一统和马家大统一,性质截然不同。儒家大一统,与存二统、通三统并存,大现在之一统,存前朝之二统,将三统贯通起来,让天下同归于仁,同归于有序自由。马家大统一,是追求极权主义的统一,以邪说恶序欺诈暴力,追求国家统一,更追求全民性的思想统一、观点统一、标准统一、行动统一和目标统一,让人民奴隶化工具化机器化。

【修正】极权主义有原教旨和修正主义之别。修正主义时代又称为后极权时代,极权有所松弛,权力有所下放,贪官恶吏得到纵容,邪教黑帮得到扶持,必然茁壮成长,小则横行乡里,横行单位,大则称霸朝野,甚至称霸国际。其实对于极权主义来说,无非大大小小的工具,利用来巧取豪夺敲骨榨髓,利用来欺压人民恐吓异己,必要时再利用它们的脑袋来消除民愤。故改开以来,无数贪官恶吏邪教黑帮旋起旋灭,大多富不过一代二代,坚持三代者,多乎哉不多也!

【改开】后三十年的“改开”实践彻底证伪了两个观点:一、中产阶级是推动和追求民主自由的重要乃至主要力量,这曾经是美国和西方三界精英的共识;二、“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是管子的话。同时,后三十年的“改开”进一步说明,没有中华文化启蒙的垫底,没有道德良知的觉醒,单纯的民主自由启蒙,效果很有限。后三十年虽然有言论管控、信息封锁,毕竟国门大开,又是互联时代,中上层和三界精英,对西方民主自由不会不了解,但它们中多数仍然坚持和支持极权主义,知识丰富而良知枯萎故。可见在中国,即使是民主自由追求,也离不开儒家文化配合。

【史眼】极权主义能够成长、成功和维持的社会,必是共业深重的恶社会。极权主义是最严厉的天谴,是天道对一个社会和国家最严厉的责罚。邪说、恶制、特权阶级为极权主义三要素。其中特权阶级为上天以恶罚恶的工具,特权阶级和弱势群体,各有各的罪孽,各受各的责罚。

【史眼】很流行一句话:好人没好报,或好心没好报。很少人能自问,自己是不是好人好心,帮助的对象好不好。自己非好人,没好报理所当然;帮助了坏东西,没好报势所必然。助恶即作恶,自有恶业恶果恶报。即使有好报,也是表层、暂时和后患无穷的。反对正义文明,传播邪说歪理,支持极权主义,都是大助恶!

【史眼】大半辈子阅人多矣。面对极权主义,不少人希望找到一种特别有效、即时见效的办法,以毕其功于一役。殊不知,那纯属不切实际的空想和不明政道的奢望。那样的人很容易陷入绝望和一蹶不振,甚至改弦易辙改颜向马。驱除极权主义是一项历史性综合性的伟大工程。有志之士应该像孟子培养浩气那样勿忘勿助。同时,不妨自己旗帜鲜明,不可苛责他人他力。任何有异于极权立场的力量,任何有助于马家改良的思想,都有相应的正面价值。

【史眼】毛氏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替法西斯卖力,替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鸿毛还轻。”说得好。极权主义势力就是由“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组成的。替极权主义去死,就比鸿毛还轻。

【史眼】禽言兽行的人多了,禽兽化的人多了,社会就会丛林化。丛林化又最方便极权化即监狱化。盖丛林化社会,弱肉强食,恶者生存,最适合极权主义。这恰恰体现了天道的公正:把人当人看,把禽兽当禽兽看,是人类就有文明社会,是禽兽就有丛林社会。吉人天相,凶人天谴,恶人自有恶物磨。天地间还有比极权主义更恶之物吗?

【无后】两极主义永远不是自由大国的对手。极权主义无论怎样兴旺强大,都是不坚不久、没有未来的。极权之下,国人普遍奴化恶化愚昧化,创造创新能力受到根本性抑制和损害,经济科技军事力量必然缺乏持续发展的后劲。时间略久,人种都会蜕化。这就是“天道福善祸淫”(《尚书·汤诰》)的表现。淫,放荡非礼、邪恶不正义。两极主义极恶极淫,必无后福,必有大祸,不卜可知。小金朝、伊朗、塔利班这些政权必无好下场,不卜可知。

【义谛】古今中西所有极权主义系统中暴富暴贵者,绝大多数没有后福或没有好下场,就是这条定律在作祟。权力与财富一样,都难以摆脱悖入悖出的大学律。难以不是绝对不可以,有一个办法可以摆脱这条大学律,那就是逆取顺守,将来源不正当的权力和财富用之于正义,用来敬天保民,为民立极,为国立功,为己立德。德到大处,无不可消之业,无不可赎之罪也。

【义谛】后福包括晚年幸福,寿考善终,血统和事业后继有人等等。古今某些大罪恶分子有后福,原因因人而异,概乎言之有三:一、父祖辈有大功德荫庇之;二、自有不为人知的大阴德;三、重报在子孙身上或子孙断绝。还有一种情况,假象,如子孙非其亲生,事业有名无实,有不为外人所知的大苦痛,所谓善终,实乃非正常死亡等等。

【义谛】不义之财非福,悖入悖出是必然的。太过不义的财富,悖出的时候往往要让主人付出高昂的代价,轻则白活一生,重则断送生命。抱着不义之财,无异于抱着不定时炸弹;把不义之财留给家人子孙,无异于遗祸于他们。不义之财非福,这是圣贤经典的告诫,中华传统的常识。可惜反掉儒家也就反掉了这些道德常识,世人普遍不相信甚至根本不知道,数十年来熙熙攘攘地心为物役,前仆后继地身为财死。哀哉!

【吾志】吾坚定辟马并非心血来潮,而是深思熟虑的选择,是二十多年来历尽苦难而无怨无悔的坚持。自由主义与马主义不两立,儒文化与马主义更不两立,这是吾上求下索、深入考察的思想结论。让吾承认两者可以两立,可以结合,那是说假话,吾心里过不去。这是理论之天堑,更是内心之天堑,不可越也。别说认同马家,下拜马头,就是要吾放弃辟马,吾亦不敢闻命。那意味着此生不能尽心尽力,不能尽觉后知、觉后觉的责任,有愧天地良知。不少人讥吾迂腐,死心眼,境界不上去,看不透,看不到与马主义结合而双赢多赢的好处,对社会对自己不负责任,诸如此类,皆笑纳之。有集句联写志曰:确乎不可拔,已矣莫复论。上联出自《易·乾》:“乐则行之,忧则违之,确乎其不可拔,潜龙也。”下联出自梅尧臣诗《祭猫》:“已矣莫复论,为尔聊郗歔。”联语意思是说,我就这样了,动摇不了了,您也就算了吧。

2022-7-25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转载请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