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马勒戈壁:中国人与中国共产党

0

之所以不用中国人民这个词而用中国人,“人民”这个词总是带有很多的政治正确性和伟大···诸如此类,用中国人这个词只是为了一种更为客观的描述。

胡平先生不久前发表过一篇《永远对人民怀抱信心》的文章,读过之后对其中的观点颇感认同,特别是“如何在给定的国民素质的基础上,致力于推进政治环境的转变”这一点。

在胡平先生此文的论述中,中国人民(即我所谓中国人)和中国共产党是作为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提出的,彼此甚至是对立的。但我想进一步讨论一下中国人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中国人很好理解,就是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一个一个的人,一个个的个体,不论其追求什么、思想为何,而中国共产党就抽象好多。

在个人之间、私下的谈论里,一旦遇到了什么不公不平之事(特别是自己摊上了)就会骂共产党,共产党俨然成了公愤,而对面听的人、旁观的人哪怕自己家里有人是共产党员或自己本身就是共产党员也不会认为与自己有关,甚至还会附和两句,共产党一定程度上成了与任何人无关、无人认领的怪物。那共产党在中国存在还是不存在、究竟为何物?一个明显的事实是,不管中国这个社会多么的不公、多少人间惨祸,如果有一个能进入政府体制的机会、有一个能做人上人的机会十个人中至少九个人都不会拒绝甚至还削尖了脑袋往里钻,都会选择为共产党打工、为这个体制卖力,报考公务员的火爆就是一个明证!

绝大多数中国人在乎的不是体制的不公,而是自己能否从不公义的体制中受益、成为不公义体制的受益者,骂共产党是一回事,现实生活中实际利益的选择是另一回事,更遑论推翻这个不公不义的共产专制独裁体制。可见,所谓中国人和中国共产党并不是截然对立的,中共宣称不能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即我所谓中国人)割裂开来、对立起来的看法并非全无道理(我说并非全无道理,当然不是指中国共产党代表了全体中国人的利益),只是要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理解这一点。

在一定程度上、就理论而言,中国人就是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就是中国人。中国共产党与国际上其它曾经存在过的或现存的共产党有一个显著的区别:它是与中国几千年封建帝王专制、儒家思想杂糅在一起的,不伦不类的一个怪胎,它是综合了马列主义、封建帝王专制、中华民族劣根性的一个产物。中国人的人性和中国共产党的专制独裁体制是一种恶性的循环,两者之间是一种剪不断理还乱、乱如一团麻的关系。难道“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中国人真是活该受共产党的统治。”非也!要解决这个问题,斩断人性与体制之间的恶性循环是关键,也就是首先要改变体制。

美国前国务卿彭佩奥是第一个提出将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民区别对待的美国政府高层官员。将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民区别对待无疑是美国政府现阶段对待中共的正确政策,有其实用主义的巨大价值,有利于将中共体制内坚持专制独裁的顽固派与广大一般中国民众区分开来,争取广大体制外民众的支持,孤立中共体制内的独裁寡头。作为实用主义,不管是西方自由世界还是中国民主运动,在争取结束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的斗争中,都应该将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民区别对待,争取广大体制外民众的支持,甚至将独裁寡头与其他一般中共党员区别对待,争取中共体制内开明力量的支持。但我们一定要认清中国的问题所在,中国人的问题所在:中国人和中国共产党二者是纠结在一起的,中国人并不会因为有朝一日中国共产党专制独裁体制的轰然倒塌而成为一个个心智正常的自然人。打一个比方,从小一直生活在环境污染的小河沟里的小鱼,就算你现在把它们都放进清洁干净的活水里,其体内的毒素也是存在的,毒素的排泄、清除需要漫长的时间。弄清楚了这个问题,中国将来的民主化道路上才没有回头路。

比如,一旦中国这个一党专政的体制倒了,一旦中国共产党崩溃了,是否我们全体中国人就可以全民普选、选出自己的领导人了呢?答案是否定的!在进行全民公民教育、实行合资格选民认定的基础上才可以实行自由选举、普选出共和国的领导人。

再比如,《清污法》的制定,对中国共产党党员政治权利的剥夺(选举权与被选举权,游行、集会、示威的权利及其它政治权利)、同时对其经济权利予以保护,确保旧有体制人员对政治民主进程的影响为零。

再比如,是否任何中国人都无条件的成为合资格选民。除了《清污法》对共产党员选举权与被选举权的剥夺,其他中国人是否需要通过有关普世价值的公民教育才能成为合资格选民。

再比如,如果出现类似美国占领伊拉克的情况,美国切忌将自己作为解放军,而应以占领军的身份自居。首先要做的不是给予中国人选举权选出自己的领导人,而是应主导中国的制宪进程。

再比如,设立宪法法院,甚至另设宪法监护委员会(可以有一定的存在时限),对总统可能违宪的行政命令做出审查,遏制威权统治回潮。

诸如此类,等等。从中国人和中国共产党之间相互纠结的关系出发,在建设民主中国的过程中,相对于民主选举,军队国家化、个人自由、新闻自由、司法独立应该处于更优先的地位。基于中国人血液里的共产毒素,在制度设计中有很多问题都应该被考虑到,以免中国重返威权统治的旧路。

慈圣 2022.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