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失败者回忆录0729)—港人感情五年大翻覆

0

图,一位20出头的女子在微博上炫富,抖出来中国几乎全部最暗黑的国情。

2008年汶川地震五年后,2013年四川雅安发生七级地震。两次地震在香港引起两极反应,是香港市民对中国认同的大颠覆。

汶川地震看到无数校舍倒塌、孩子受难的画面令人心碎。香港人在捐助以至直接参与救援中形成「血浓于水」的情感,增加对中国人的认同。

世界各地的捐款也如雪片飞来。据中国《财经网》报导,汶川地震收到652亿人民币(以下皆同),比中共建政以来累积收到的捐款总额还要多。其中,香港的捐款占将近三分一。

这样庞大数目的捐款去了哪里?中国清华大学教授邓国胜团队的研究报告指出,八成资金流入政府账户。 《财经网》则指出,在652亿的捐款中仅151亿公布了使用明细,其余501亿至今没有明确交代。

其实捐款是去向分明的:08年底全国公务员大幅加薪、灾区绵阳建起超豪华政府大楼、映秀镇政府购买豪华车队、中国红十字会会长郭长江戴上价值一百多万元名表、其子郭子豪拥价值一千多万名车。香港曾参与出资200万港元兴建的绵阳紫荆中学,也被改建成豪华商场等。

更让人触目的是2011年,有一位年方20、自称是红十字商会总经理的郭美美在微博上炫耀奢华,包括她的豪华别墅、三辆豪华跑车、十多个名牌皮包,以及她四处飞来飞去的头等舱登机证存根,更亮出自己卡上余额的手机短信截图,显示有51亿多元存款。郭美美承认,这些财富主要是中国红十字会博爱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前董事王军的私人赠与。她说王军是她「干爸」,中红博法定代表人翁涛却说王军是郭美美的「男友」。王军已婚,曾任财政部副部长、中国红十字会副主席,2013年调任国家税务总局局长,党组书记。

类似贪污的事情在世界许多地方都有。一般人认为红十字会是民间救援组织,在各国都独立运作,但在中国,红十字会却是官方组织,由党领导,员工参照公务员待遇。而且,中国没有其他非官方的慈善组织。对灾区捐款若不是直接给政府机关,就都要通过红十字会。

郭美美在网上炫富,等于向公众昭告,大众的爱心捐款,相当部份辗转去了这个20出头的美女手上了。

对一切专权国家的各级掌权者来说,天灾不是他们的灾难,而是他们的发财机会。没有天灾,就没有捐款;没有账灾,就没有发灾难财的机会。

郭美美在微博炫富的直接效应,就是使中国唯一的官方慈善机构红十字会连年善款筹集暴跌八九成,民众捐血锐减以致各地出现「血荒」。为挽救信用破产,红会社监会开启是否调查事件的讨论,但郭美美在微博说了狠话:
「只要敢动我一根毫毛,我立即公布红十字会很多不为人知的贪污内幕!资料我已寄到美国,有胆你们放马过来!」红会社监会的14名委员中,只有两名委员投了赞成票。调查告吹了。

其后,中共突然以开设小赌档的罪名,拘捕郭美美并判刑五年。中国红十字会表示:「随郭美美案尘埃落定,我们希望,公安机关的侦查结果不仅还红会一个清白,同时也给全社会一个重塑诚信体系的机会。」并请公众「忘记郭美美」。

欲盖弥彰的手法未免太拙劣。明摆着是用一个不相干的小罪名去转移视线,要公众忘记红十字会高层的贪腐及钱权色丑闻。

捐款除了层层刮削之后进入政府口袋,部份拨了作维稳费,用来打压内地维权人士,包括真心帮助灾民的人。比如要当局调查豆腐渣校舍、公布死亡人数名单的人士。

2013年雅安地震的消息传出后,香港各网页的留言都表示「不捐」。对表示要捐款的艺人,网民多怀疑他们基于对大陆市场的考虑,而非人关怀。

香港特区政府向立法会提出拨款一亿港元向雅安赈灾。 《南华早报》为此作民意调查,结果赞成拨款的仅1%,赞成在防止滥用的条件下拨款的7%,反对拨款的高达92%。

立法会讨论拨款,反对派议员黄毓民慷慨陈词表示反对。他的这段讲话,被中国优酷网页配上简体字幕转播,点击近百万。大陆网民留言普遍认为理由充分:上次捐给你的,一笔账都拿不出来,这次凭什么还要送钱给你?

尽管在建制派占多数的情势下,立法会还是通过了拨款。但从全港市民捐出130亿,短短五年,就转化为「一毛钱也不捐」的运动。这是香港人没有了同情心呢,还是中共当局摧毁了香港人的民族感情和对大陆人的同情心呢?答案再清楚不过了。 (176)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