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失败者回忆录0805)—司徒华晚年的妥协

0

图,司徒华自1989年北京民运后,二十多年都一直主持在香港的六四烛光晚会

2011年1月2日,香港民主派大佬司徒华去世。他离世前一年多所做的一件事,不但影响许多香港人对他身后的评价,也造成香港抗共民主运动的重大分裂。

2009年12月初,有朋友相约去香港新界郊游,同去的有司徒华。那时他早已不再参选立法会议员了,但仍是支联会主席。实际上,他作为创办者,在教育专业人员协会(简称教协)和民主党,都仍然有很大话语权。香港自九七以来,最大的争民主、反建制的力量,就是简称为「支教民」的这三大组织。

郊游前的11月底,我写了篇《苹果》社论:「吁请泛民以钢铁团队参与总辞公投」。这篇文章当时颇受关注。我在郊游期间问司徒华有没有看过那篇文章,他说看过。沉吟好久之后他说,选战会很累,而且选后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对于他拒绝参与总辞后的补选,我不能说什么了。因为他很清楚,补选后也只是再做两年议员,补选的意义在于「变相公投」。他既然都知道,恐怕是另有隐情了。我相信那时他已经知道自己罹患癌症,不过公众还不知道。

这里解释一下「五区总辞,变相公投」是怎么回事。关心香港的朋友会记住这是抗共争民主的重要一役。

香港立法会分成两个组别,一个是职业团体组成的功能组别,实际上是中共操控大部分成员的组别;另一个是由全港五个选区的选民直选出议员的组别,民主派在这个组别中一直占很大优势。也就是说,如果全港选民直接投票,民主派几乎一定胜出。

九七以来,民主派一直争取实现《基本法》所确立的「双普选」,即普选特首和全部普选立法会议员。但这诉求却不断受到北京阻拦。亲中的民建联曾经提倡、中共也承诺过不会干预的07、08年双普选,却被中国人大释法予以否定了。北京提出要在2017年才可以普选特首,但又设置一个由中共可以控制的「提名委员会」去提名。也就是说,市民只能在中共属意的名单中投票选择。

立法会的民主派有好几个派别,被社会统称为「泛民主派」。最大党是民主党,其次是公民党,新锐而言行较激烈的就是社民连(社会民主连线)。

2009年7月,社民连提出一个政治行动,就是在立法会由五个直选区选出的民主派议员,各有一人提出辞职。这样,政府就需要在五区进行补选。五区涵盖了香港全部选民。民主派议员辞职后,即参加补选,补选者都提出「实现真正双普选」的诉求。建制派当然亦可以派人参加补选。但在一对一的竞争下,建制派从来没有胜算。因此,五区总辞再进行补选,就等于针对双普选进行了一次「变相公投」。中共和特区政府再没有借口说香港市民支持双普选的只是少数人了。这是给中共真正而实在的压力。

而中共,最忌惮的就是公投,即使是变相公投。因此,这建议一提出,就受到中共舆论铺天盖地的批判,建制派自然也奉命抵制。

但「辞职」「补选」,这一切行动都符合香港特区的体制与法律。因此,这确实是一个「变相公投」的妙计。 8月初,司徒华积极回应这建议,并提出辞职补选的名单。在接受电台访问时,他说「应该做、值得做、快点做」。到9月初,公民党两位议员表态愿意辞职。当时,公民党和社民连力促民主党参加。这样声势就浩大了。

我提出「吁请泛民以钢铁团队参与总辞公投」。所谓钢铁团队,就是五区辞职者要包括泛民各党主席,而参加五区补选的,就是民主派已经退休和享有高声望的元老级人物,包括李柱铭、司徒华等。这样带来的轰动性和投票率都一定会产生震撼效果。高投票率就实现了中共最不愿意见到的公投。

9月时,黎智英邀请了李柱铭、司徒华、陈方安生、李鹏飞等四位民主派元老晚饭。饭局中,据闻众人一致支持五区公投,唯独司徒华反对。 11月,司徒华和社民连为五区公投发生严重骂战,他一口推翻他说过支持五区公投的言论。其后,又指责在黎智英饭局中众人胁迫他支持五区公投。

司徒华对「变相公投」的建议,为什么态度在一个多月就有180度转变?让人吃惊。他不仅言论反对,而且促使民主党提出要等到12月13日会员大会时才做决定是否参与。这个安排相当离奇。为什么党内决策要拖这么久呢?

司徒华不久就传出罹癌的消息。去世前的一年内,民主党大会否决了参加「五区公投」。 2010年5月「五区总辞」后的补选进行投票。司徒华向传媒表明不投票。 「五区公投」在建制派杯葛及民主党不参与下,投票率只有17.1%,约五十多万人投票。 「公投」没有实现预期的目标。

投票后一星期,民主党领导层进入中联办,与中联办官员举行自六四后的首次会面,中联办官员对民主党不认同五区公投表示赞赏。

2010年6月立法会审议民主党与中联办协商提出的2012年政改方案。司徒华公开表示支持改良方案。结果,民主党和建制派在立法会以三分之二多数通过方案。反对政改方案的民主派人士指骂司徒华及民主党是民主罪人。

司徒华在去世后出版的回忆录,在谈及「五区公投」时,他解释起先支持而最终反对的理由是,经过一段时间观察,觉得社民连的目的是想抢夺民主党的领导地位。社民连的黄毓民指出,当初他邀请民主党主席何俊仁来领导「五区公投」,怎会是争领导地位呢?以当时社民连成立才两三年,也没有资历去带领整个民主运动呀!

我相信是健康的因素改变了司徒华的决定。传闻中国对他的治疗略有援手。但不确定。在他生命的最后岁月,他的亲弟弟、一生在中联办服务的司徒强,与他接触甚多。他晚年的改变是一个谜。我只能想,或许人在生命遭到严重威胁时,有时候难免会软弱和作妥协。

这一念之间的改变,就影响了香港的抗共运动与民主思潮。从此,民主党的支持度直线下滑,香港的民主运动也陷于分裂。 「爱国民主派」式微,本土民主派应运而生。

司徒华数十年来,作为抗共组织的创立者和领导者,功绩彪炳。他本是刚强和有原则的人。但作为一个人,他也有人的弱点,罹患癌症后的软弱妥协,可说是晚节不保,对香港民主运动留下深远挫伤。只不过作为朋友,我对他也许不能够求全责备了。 (179)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