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飞骏:“美国精神”的两大支柱

0
 熊飞骏2018 熊飞骏守望黎明 2022-08-05 08:52 Posted on 湖北

Image

“美国精神”的两大支柱

——熊飞骏

咋看这个标题,多数时政人都会得出如下答案:民主和宪政。

非也!

民主和宪政是地球村文明国家的政治共识,而不是美利坚一枝独秀。如果单看这两项,田横岛和大不列巅比美利坚玩得更出色。

美利坚能上升为文明世界的带头大哥,自有其与众不同的精神支柱。

“美国精神”的两大支柱是“美德”和“自由”!

看了这个结论,飞骏又要招骂了,“美德”在时政圈可是个贬义词。

你没看错,我也没笔误,就是“美德”和“自由”!

现代文明的“自由”理念,不是随心所欲想干啥就干啥,而是“有节制的自由”。

随心所欲是“放纵”,停留在动物本能层面,不是“自由”而是“自由的敌人”。

所有威权强人的终极追求都是“随心所欲”。

“节制”来自“法律”和“自律”。

“法律”能管的东西只占“行为”的少部分;多数“行为”要靠“自律”。

“自律”的源泉是“美德”!

建立在“美德”基础上的“自由”才是“有节制的自由”,才是现代文明的基石。

“美德”不是顺从听话,更不是弟子规;而是责任、担当、内敛、包容、守规则、悲悯心肠。

美利坚有些州,女人连堕个胎的自由都没有,就是“坚守美德”的一种特殊表现形式。

“反堕胎者”的理论依据是:胎儿是一个“生命”,堕胎等于剥夺他人生命权。

其实这只是“反堕胎者”的一个漂亮借口,他们真正的心灵动因是督责女士“性节制”。“性节制”是女士美德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华人如果走遍美利坚,就会发现本土美国人行为很“保守”,保守程度和七十年前的中国儒家社会有得一拚。

美利坚的八大开国元勋,前五位总统,个个都是道德典范,私生活没明显瑕疵,华盛顿更是公认的道德完人;反观那些威权国家的缔造者,前期私德都“有点乱”,大权大握后更是N奶成群,说明时政圈把“美德”当成贬义词是多么大的认识误区。

时政圈写手狂热歌颂的“五月花人”建立的麻萨诸塞殖民地,前期社会景观就有很多儒家因素:婚外性关系不是“活埋”就是“上绞架”,女人的主要职能是在家相夫教子。女人有离婚的自由,但没有婚外恋的自由。

直到今天,这一家庭风尚一直被美国主流社会广泛遵守。“婚外恋”虽然不象麻萨诸塞殖民地前期那样触犯刑律,也为绝大多数美国人所不耻,有绯闻的体面人立马身败名裂没得混。

绝大多数美利坚人,在婚前也许有点随便,可一旦结婚都自觉保持对配偶的忠诚,过不下去就离婚,不会暗渡陈仓给对方带绿帽子。

美利坚就算离婚自由,可不会轻率或负气离婚,不到不得已不会轻言分手,更不会一闹别扭就把“离婚”挂在嘴上。美利坚今天的离婚概率不到8%,远低于华族!

“对家庭负责,勇于承担选择后果”,也是“美德”的基石之一。

自由的本质是思想的自由,而不是肉体的放纵。

“我的身体我做主”式“女权”在美利坚是没有市场的。

十年前我曾在京城列席一个朋友的聚会,朋友向与会人员介绍飞骏时,前面的一大堆赞词我一点印象也没有,最后八个字直到今天仍记忆犹新。

那八个字是“思想前卫,行为古典”!

这个朋友真的很懂我!

“行为古典”的男人生活中也许有点“无趣”,所以我相当长时期内没有女人缘。

美利坚人的浪漫水平远不如法兰西人,所以美利坚人常失恋;法兰西人则搞出了法国大革命,把法国精英屠灭一空。

如果美利坚社会的“性保守”理念没有深入人心,漂亮点的女人还不都让法兰西人给拐跑了。

美国社会可以用两句话来概括:自由的思想,保守的道德。

这可不是飞骏杜撰的,而是本杰明.富兰克林的总结。

富兰克林是美利坚第一个真爷门,多数美利坚男人都是他感召出来的。

富兰克林勤奋、好学、坚韧、实干、谦卑、内敛、包容、兴趣广泛,永远都在自我实现自我超越。

他出生于一个平民家庭,最后成长为大企业家、作家、发明家、科学家、启蒙大师、社会学家和一流政治精英,成为名副其实的“第一个美国人”。他对“美德”的重视度,无论怎么形容都不过分。

美利坚八大开国元勋,华盛顿只排第二位,第一位是富兰克林。

富兰克林前期都在努力赚钱,成长为一流大企业家后,他决定不赚钱了,把企业交给他人打理,将全部精力用于不来钱的仰望星空,全身心投入科学发明和研究政治文明。

这就是美国爷门对财富的态度,赚钱是为了荣耀上帝实现自我,而不是终其一生充当赚钱机器,沦为“金钱的奴隶”;赚来的钱也不是用于个人挥霍摆谱或让子孙坐享其成,而是回馈社会推进人类的文明进步。

富兰克林对美利坚的最大贡献也许不是科学发明和外交业绩,而是启蒙事业,把处于蒙昧状态的美利坚人引向阳光智慧的轨道。

…………

“美利坚人”不只是男人,还有女人。

美利坚第一个女人是伊莉莎。

伊莉莎的传奇身世,再现了多数美国女人的精神风貌。

伊莉莎出生于英属西印度群岛的安第加,父亲是英国军官卢卡斯。她从小就被送往英国读书,受到良好的教育,不但精通音乐,知晓多国语言,还酷爱科学研究,迷上了植物学。

1738年,卢卡斯全家移民到北美的南卡罗来纳,拥有三个种植园。

第二年,“杰金斯耳朵战争”爆发,卢卡斯将军奉命返回西印度群岛对西班牙作战,伊莉莎独自承担起经营三个种植园的重任。

那一年伊莉莎才16岁,正是今天的华族女生一边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一边玩叛逆纷纷恶心吐槽父母的年龄。

伊莉莎把种植园经营得相当棒,每天成堆的文件和乱七八糟的琐事在她手下各得其所有条不紊,庄园出产也不输多数种植园主。

那时南卡罗来纳的主要作物和出口商品是大米。

伊莉莎不愿随大流,总想在自己的种植园试验出新成果。她在英国学习的植物学知识终于派上了用场。

伊莉莎经过多次试验,培育出了适合南卡气候产量又高的靛青品种。

靛青是十八世纪的重要染料,欧洲纺织业提供了广阔的市场。

1744年,伊莉莎在种植园大面积种植靛青,取得了巨大的成果,赢得了远超种植大米的丰厚利润。

一夜暴富的伊莉莎没有走守财奴那条道,她首先想到的是把自己的试验成果回馈社会,把培育出的靛青种子送给各种植园主,并鼓励他们大量种植。南卡罗来纳也因此普遍富裕起来,共享伊莉莎的研究成果。作为回报,少女伊莉莎赢得了巨大的荣誉和南卡人的普遍尊敬。

如果当初伊莉莎保密自己的研究成果独享种植靛青的丰厚利润,她就很容易沦为众人羡慕嫉妒恨的主角,不是麻烦不断就是惴惴不安,一遇乱世就成为“革命”的对象。

“不独利”是伊莉莎留给美国富人的宝贵精神财富!

卢卡斯将军因为战功卓著,被英国政府任命为安第加总督,终身没再回南卡罗来纳。

成名下的少女伊莉莎没有对父亲玩叛逆,而是对父亲敬爱有加,经常通信畅叙父女亲情,从父亲那里吸取人生智慧。

卢卡斯爱女心切,为女儿在南美千挑万选了一个富豪丈夫。

伊莉莎第一次对父亲说不,她早就对查尔斯.品克尼情有独钟。

品克尼是南卡最著名的三大律师之一,南卡首席大法官;虽然也是个富有的种植园主,拥有七个种植园,可都是他自己努力挣来的。

1744年5月,伊莉莎和品克尼组成了新的家庭。

那一年伊莉莎20岁,品克尼45岁,年龄上是华族嘲弄的老夫少妻;可灵魂上则是前世的冤家“君恨我生迟”。

男人的心智普遍比女人晚熟。一个杰出的女人,很难在同龄人中找到灵魂共震者,所以很多出类拔萃的女士,常在大龄绅士中选择终生伴侣。

两人牵手成家后,伊莉莎没有选择继续做“女强人”,而是回归家庭相夫教子,一心一意为夫君奉献一切,做一个好妻子好母亲。

伊莉莎一直崇拜着自己的夫君,心甘情愿居于次角。她承认女人就算再优秀,但和同样优秀的男人相比,“理性”总是要差那么一截的,“管理”永远是男人的长项,因此把10个种植园全交给丈夫打理,自己退居“参谋”位置。

伊莉莎为品克尼生了3个儿子一个女儿,其中一个儿子夭折。

家庭教育永远是女人的长项!父亲再优秀再用心,效果也不及称职的母亲。

一个家庭的文明基石是由女人奠定的!坏男人害一人,坏女人害一窝!父亲不称职家还有希望,母亲挥霍任性懒散家就彻底完了。

伊莉莎充分发挥自己的长项,把两个儿子培养成了美国革命的政治领袖,一个是《独立宣言》签字人;一个在联邦政府担任要职,还竞选过美国总统。

美利坚的“国母”不是华盛顿的优秀妻子,而是伊莉莎!她身上闪耀着美利坚女性最让世人景仰的优点,引领美利坚女性成长为真正的自由女神。

美国独立战争的导火线是大英帝国试图在北美殖民地征税,先后颁布了糖税、印花税和汤森税法。

汤森税法颁布后,北美人掀起了抵制英货动物。

那时北美13州以农业和小手工业为主,女人穿戴的漂亮衣服和首饰都仰仗从英国进口,“抵制英货运动”首先伤害到女人。

可在伊莉莎精神感召下的美利坚女性,不但没对爷门抵制英货说半个不字,还全力配合丈夫、父亲、兄弟们仰望星空。

抵制英货其间,美利坚女士自发动员起来,日以继夜纺纱织布,为自己和爷门提供像样的衣装,度过一个又一个的关键时刻。

没有美利坚女人的大局观念和责任心,美利坚独立是不可想象的!

美利坚女人的“美德”,不但远超威权国家的“半边天”,也超越地球村绝大多数族群。

1793年,伊莉莎寿终正寝,首都费城万人空巷,人们自发前往圣彼得大教堂参加她的葬礼,总统华盛顿亲自为她抬棺,万千爷门挥泪成河。

美国开国元勋的妻子们,在外识大体顾大局;在家都是贤妻良母,没一个想到要和丈夫较劲,这才是美国女人的本色。

…………

二○二二年八月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