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平:我们在迈入一个极端不确定的新时代?

0
 立平坐看云起 老孙荐读 2022-08-06 09:20 Posted on 北京

昨天上午,刚刚在营创学院一个班上做了《在不确定性的时代寻找确定性》的开学演讲。回家即看到这篇文章:《‍迈入一个极端不确定的新时代》。于是随手转给学院的苏丹博士,供学员们参考。

文章的作者是比尔·艾默特,是英国的一位记者、作家,在1993至2006年,曾任《经济学人》总编辑。该文于上个月在英国《展望》杂志网络版上线。想阅读中文版的朋友可以在网络上查找。

老实说,浏览了一遍,总的感觉,文章没有一种醍醐灌顶之感。但在当下,把不确定性的问题以这样一种尖锐的、令人警醒的方式提出来,还是很有意义的,文中的一些观点也可以多少给人以启发。

不确定性,确实是什么当今时代越来越突出的特征。记得去年年底,在珠海的一个小型讲座上,我讲的就是不确定性问题。当时还有朋友说,孙老师,很多事情都已经是确定了的吧?我知道他的意思。但事实是,仅今年上半年,就有俄乌战争、疫情反复、最近的台海风波这一连串大事发生。这些事情,几乎每一个都是突如其来。

可以说,不确定性是我们在当今时代必须要面对和回应的一个重要问题。

早在2016年6月,在腾讯思享会夏季论坛上,我做了《转型与预期》的主题演讲。当时提了三个问题:国家的方向感,精英和上层的安全感,老百姓的希望感。其后,就不确定性的问题,不知讲了多少次,写了多少篇文章。

但实事求是地说,究竟怎么认识这个不确定性问题?不确定性的问题为什么在今天这样凸显出来?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对于这些问题,我的认识也是经历了一个过程。

开始的时候,我更多地是从政策多变期的角度理解这个问题的(见孙立平:政策多变期,需注意政策风险)。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可以体会到,这些年政策的变化非常频繁,甚至力度极大。这提醒我们,在一个政策的多变期,应当特别关注政策的风险。政策风险问题,虽然人们经常在说,但是在现实生活中,人们还是往往低估了政策的风险。

但最近,我意识到,仅仅从政策多变期的角度来理解这个问题远远不够了。俄乌战争、疫情反复、台海风波,这些事情与政策多变期没有什么关系。这促使我在更深的层面去思考这个问题的深层原因。

这个深层的原因,就是世界底层逻辑的变化,用时髦一点的话来说,就是我们正在经历一场世界底层逻辑的变化,或者叫大置换。

俄乌战争的爆发,虽然有多方面的原因,但从根本上说,是后全球化时代大拆解过程的一部分。在全球化时代,世界在一体化。现在不能笼统说全球化过程已经结束,但转折点发生了,开始进入一个大拆解的过程。拆解的结果我们不得而知,是几大块?是一大块和一些碎粒?还是两大块和一些碎粒?(见孙立平:扑朔迷离:俄乌战争冲击下的经济走向

但不管怎么样,世界的底层逻辑在发生变化。原来是全球化的逻辑,是连接的逻辑,现在是拆解的逻辑,是重组的逻辑。在此背景下,世界上很多事情都会发生重大变化。

仅以经济为例,基本的逻辑在变。在2020年6月一个线上讲座中,我曾详细地谈到这个问题,并提出两组四个逻辑的说法。在全球化时代,通行的是比较优势逻辑和资本逐利逻辑。而在后全球化的大拆解时代,安全逻辑和价值逻辑将会取而代之。

这会带来什么?最直接的,是一个高成本时代的到来。这个不用细说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这篇文章:孙立平:扑朔迷离:俄乌战争冲击下的经济走向

同时,中国社会的底层逻辑也在变,体制的逻辑,产业的逻辑,财富的逻辑等等方面的变化是我们都可以感受到的。原来在产业政策上我提出,有可能出现四脱四向,即:脱虚向实、脱软向硬、脱民向国、脱外向内。这都与底层逻辑的变化有关。

这些话题都很大,无法一一展开。有的话题,容后讨论。总而言之,我们需要认识当今不确定性的深层原因和特点,以灵活的心态应对世界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