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生效半年,对跨国公司影响几何?

0

众议院2021年12月8日以428票赞成、1票反对的表决结果通过《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院会视频截图)

2022年8月8日 20:51 江真

华盛顿 —

《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自2021年12月由拜登总统签字生效以来,时间已过半年。6月末,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也开始实施该法,加大力度审查并且扣押了大批可能涉及强迫劳动的进口产品。面对该法令的实施,跨国公司在准备时间仓促的情况下,纷纷加强对供应链和追踪和监管。尽管在全球范围从始至终追踪供应链极其困难,该法的通过和实施仍然对防止新疆,乃至世界范围内的强迫劳动现象具有积极影响。

加强审查可能涉及强迫劳动的进口产品

2022年6月21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发表声明,宣布从即日起,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将开始实施《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条例,禁止新疆强迫劳动产品进入美国。

这项法律由拜登总统于2021年12月23日签署生效。该法案规定,美国禁止进口所有来自新疆的产品,除非企业提供明确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他们的供应链里没有强迫劳动,才可获准进口。

2022年7月,英国诺丁汉大学权利实验室(University of Nottingham Rights Lab)发布了一份题为“让对新疆制裁行之有效”的研究报告。报告指出,现在强迫劳动的发生主要有两种情况:一是新疆的“职业技能和教育培训中心”违背个人意愿强迫其进行劳动;二是向内地输送少数民族劳动力。

2022年6月17日,美国国土安全部发布了一份《预防来自中国由强迫劳动开采、生产和制造产品的策略》,里面重点提到重点防范的四大类产品:服装,棉花,番茄和硅原材料制品。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会长艾伦大使2019年11月21日在五月花饭店接受美中政策基金会颁发的“杰出成就奖”后发表讲话(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会长艾伦大使2019年11月21日在五月花饭店接受美中政策基金会颁发的“杰出成就奖”后发表讲话(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主席克雷格·艾伦(Craig Allen)在8月4日举行的一场线上研讨会上分享了他对此法实施以来的见解。

他表示,对于企业来说,《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最大的影响,就是现在企业在供应链问题上必须非常小心谨慎,“企业一直以来当然都要关注供应链的问题,但是以前或许每个公司侧重点不同。但是现在每个企业都需要守法,要尽可能深入的去调查供应来源,这并非易事。”

参加研讨会的还有美国“国家零售业联盟”供应链和海关政策部副主任乔纳森·戈得(Jon Gold)。戈得说,过去几年中,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已经加大了对来自新疆产品的检查力度,主要针对服装、护发品、太阳能产品、多晶硅以及番茄制品。根据海关最新发布的数据,从2021年10月1日到2022年6月30日,海关发布了6份扣押令,包含超过2000批货物。海关目前还没有披露这些被扣押的货物是否已被放行。

戈得介绍,被扣押货物的公司需要提供清晰的令人信服的证据以证明,他们的供应链里不存在强迫劳动现象。“这就意味着他们必须一直追踪到原材料的第一站”,戈得说:“棉花是哪儿种的,生产多晶硅和太阳能板的沙子是哪儿来的,番茄是哪儿种的,等等。”

“这当然对很多企业来说很困难,因为他们往往只和下一层的供应商打交道,再追踪到更下一层的供应商,还有他们下面的供应商,这非常困难。但是这正是现在他们需要做的事。”

据乔纳森·戈得介绍,美国政府在加大执法上做了很多努力。2022年,国会拨款3千万美元给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用于加强实施反强迫劳动法的监查,并且明年还要再拨款7千万美元。另外,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将增派300名执法人员配合反强迫劳动调查。但是,戈得强调这对企业来说是个挑战:“法律生效之前,只给了企业180天的时间来调整策略。”

“对于企业来说,他们需要更多的时间来研究如何遵守法令。他们需要在法令生效前调整好新的策略,可是现在他们时间不够。”

新疆在全球经济的地位

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的智库“华盛顿高级国防研究中心”(C4ADS)于2022年5月发布一份报告,里面对新疆的经济组成做了详细分析。该报告引用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说,2019年,新疆GDP的组成里,51.6%来自第三产业,35.3%来自制造业,13.1%来自原材料和农业。

作为中国面积最大的省份,新疆的经济活动在世界市场有其独特地位。从全球范围的产出量来看,新疆有几大类产品占到相当大的比重。其中,长绒棉占全球产量的54.22%。其他农产品占据全球产量较高的有普通棉花、瓜类、番茄、辣椒和核桃。

同时,新疆也是中国矿产资源丰富的地区,出产包括原油、煤炭、天然气、硫化铁、镍、铜、锌等多达138种矿物。新疆能源产出大部分为国内所用,但是加工制成品很大一部分用于出口。

新疆一个棉花制品厂内的情景(路透社转发2021年4月1日照片)

新疆一个棉花制品厂内的情景(路透社转发2021年4月1日照片)

2019年,新疆的棉花总产量约为5百万吨,占了全球产量的19%。其中大量的新疆棉花被运往中国内地制成纱线、纺织品和服装之后再出口到世界各国。尽管美国政府已经禁止进口由新疆棉花为材料的制品,但是很难阻挡新疆棉通过别的渠道进入国际市场。

新疆的另一大农产品是番茄。2019年,新疆生产了35.6万吨番茄酱,占世界番茄酱总量的1/4。和棉花种植类似,番茄的种植也涉及大量技术含量较低的季节性工人,所以发生强迫劳动的可能性非常高。美国于2021年禁止进口新疆番茄酱,但是并未能完全阻止番茄酱通过别的渠道间接进入北美和国际市场。

除了占世界产量25%的番茄和19%的棉花,新疆还出产世界40%的多晶硅,22%的碳化钙,10%的人造丝和13%的风力涡轮机。

根据中国统计局的数据,从新疆对世界各国的出口额来看,2020年最大的前几名出口国分别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塔吉克斯坦。对美国的出口额3亿美元,仅排名第八。

华盛顿高级国防研究中心的这份报告指出,尽管来自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了新疆经济活动和出口的大致局面,实际情况远比此复杂。因为很多情况下,由新疆出产的原材料在别的地区和国家被加工成其他产品,再出口到全球各地。

不仅新疆和跨国公司:全球需正视强迫劳动问题

8月4日的研讨会也涉及了中国政府对此的应对。由于中国政府在新疆问题上的极其不透明和不合作,如何理解和实施《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也给政界和学界带来很多不同意见。

克雷格·艾伦说,中国政府强烈反对任何关于新疆强迫劳动的指控。“不管怎样,法律就是法律,美国公司必须遵守美国的法律。我想中国政府也是理解这点的。中国政府如果觉得美国公司不公平对待他们,也会采取反制措施,尽管目前并没有相关法令出台。”不过,他强调,中国也并不想让出口中国产品的美国公司夹在法律的困境中。

艾伦总结说,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地方,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甚至沙文主义盛起,所以很多跨国公司不得不格外小心。“几千家公司在中美两国都有生意,如果你是这些公司的CEO(首席执行官),那么你在这两个市场上的交流、守法还有如何展现公司,都需要极强的准则性,因为这两个市场都不能丢。”

“H&M(瑞典服饰品牌集团:亨内斯—毛里茨公司)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大家都不想变成那样。如果要避免在法律冲突中受困,还要避免民族主义情绪带来的影响,那整个公司上上下下都需要极强的准则,而这是非常难的。”

2020年9月,瑞典时装公司H&M因维吾尔人强迫劳动的相关报道和指控发表声明,称“不与位于新疆的任何服装制造工厂合作,也不从该地区采购产品或原材料”。2021年3月,此声明在中国掀起一场浩浩荡荡的抵制H&M的运动,也就是众所周知的“新疆棉花风波”。中国官方媒体和民间动员力挺新疆棉,抵制启用新疆棉的企业,还引起一些中国企业退出“良好棉花发展协会”。

2021年3月31日,H&M首席执行官透露,在中国关闭20家门店。

克雷格·艾伦补充说,现在已经看到,各大公司在追踪供应链和物流记录上,水平都比以前提升了很多。“但是要做到这些成本很高,所以接下来产品会涨价。”

乔纳森·戈得说,此次反强迫劳动法的实施,也对于在全球范围反强迫劳动极具有价值的借鉴意义。“世界其他产业也存在强迫劳动现象,比如可可种植,还有捕鱼业,多年来都有严重的强迫劳动发生。所以这次执行这个法规也给其他行业树立了一个很好的示范。”

他说,对于企业来说,要想把供应链从头至尾追踪得清清楚楚,无疑非常复杂,需要耗费的时间也极久。“这肯定是个巨大的挑战,尤其对中小企业而言。但是,没有一家公司愿意在自己的供应链里存在强迫劳动。这是企业的社会责任,是他们本来就必须做的,现在要做得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