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失败者回忆录0810)—特首猪狼之争

0

图,2012年特首选举论坛上,唐英年与梁振英激烈辩论。

九七后,香港守不住原有这一制、向中共那一制彻底沦陷,相信是以2012年特首选举为转捩点。在那次所谓选举中,中共最终放弃有香港传统富商和高官背景的唐英年,选择长期栽培、满脑子中共权力意识的梁振英当特首,开始了两制迈向死亡的路程。

尽管这仍然是小圈子选举,但竞争激烈程度为香港前所未见。而竞争亦反映了中共对香港政策的内部权斗。

在梁振英之前,中共为维持香港的稳定,尤其是让香港人及国际社会认定香港原有制度不变,因此在社会上,倚重香港原有的华资势力作为经济支柱;政治上,就倚重原有的公务员团队。第一任特首是香港商人董建华。继任者是港英时代高官、担任公职近四十年的曾荫权。

对曾荫权,由于他长期在英国人领导下服务,按中共的敌情观念,对他是不放心的。我相信也因为这缘故,曾荫权在许多问题上,如文革,如六四,不能不考虑靠近北京的立场。但总体而言,我认为他是历任特首中最为香港人着想的。

曾荫权一直想在中共与香港人之间,找到一个双方能够接受的双普选方案。他声称,只要有任何一个普选方案获得60%的支持,他就会上呈中央政府。在他力促之下,中共同意2017年实现特首普选,并在三年后的2020年,考虑立法会全面普选。

2010年,立法会通过了民主党与中联办协商后的政改方案。尽管香港有不少人反对民主党的妥协,但从中共的角度来看,则是曾荫权没能掌控政治局势,使中共被迫让步。

第二年中,香港社会开始议论下一任特首的人选。我于是在《苹果日报》社论中提出了在中共一党专政之下,继任特首需怎样才能跳出事事奉迎北京的奴才德性困局。我想到了几点:一、要使北京对继任者的对党忠诚有信心,不需老提醒着「爱国爱港」(实际上是「爱党」的代名词);二、继任者会从保护香港利益、维护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立场去听取及配合中央意图,而不要老是去揣摩、去迎合中央并没有的意图;三、此人必属传统左派,故没有对传统左派「亲」和对民主派「疏」的必要。

我认为只有一个人最适合,就是曾钰成。他是建制派第一大党民建联的创立者和第一任主席。许多人怀疑他是共产党员。我根据几十年的观察经验,认为:有理想的共产党员未必不可敬,而刻意迎合强权的外围左派反而更可怕。

这篇原题为《曾钰成是下届特首的最适合人选》的社论,发表前老总有点担心读者会以为《苹果》转态变亲共,终于社长决定在题目后加一问号。

不久,我过去在左派阵营中的老领导的女儿约我吃饭。这位女士,我一直认为她是我的追随者。我与她爸爸商议办《七十年代》时,她还是小学生。后来她去了英国留学。在《七十年代》受左派杯葛时,她给我来信支持。在《九十年代》休刊号上,她以笔名发表一首诗,其中一句是:「我们虽放下了《九十年代》,其精灵,却如日月星辰……」。她在英国读完大学后回香港,在港英时代当上高级公务员。九七后离开。她喜欢找我聊天,谈她的工作和生活。她父亲去世后,我们仍然保持接触,谈文说艺。

但这次见面,她说她参加梁振英选特首的竞选团队,希望我也支持。我断然拒绝,并告诉她我数十年来对梁振英的观察了解:他是一个工于心计、缺乏诚信、言辞闪烁的人。支持他当特首会害了香港。但我没能说服她。因为我看得出她负有中共交待的任务。而且我恍然大悟自己看错了人:以为她是我思想的追随者,实际上她是中共在香港的权力继承者之一。她带了一些梁振英参选的文宣给我,我说我只会扔掉。因这件事,我们以后几乎没有来往了。

接下来,就是唐英年和梁振英宣布参选。我在《苹果》社论写了一篇题为《在猪与狼的两难选择中,还是猪好些》。狼,比喻心狠手辣的梁振英;猪,比喻在镜头前的言辞、表现有点笨拙的唐英年。这比喻使「猪狼之争」流行一时。但猪其实并不蠢。唐在回归前曾被委任为立法局议员,后又从功能组别参选立法会, 02年任工商局长接着任财政司长至今。既有选举经历,又有高官资历。在财政司长任内,以免除遗产税和红酒税而备受赞赏。此外,他出身香港企业世家,父亲与江泽民体系的上海帮关系密切,本人也得到香港商界支持。

论条件,唐英年比梁振英好得多。他继任特首本已成定局。但中共地下党和中联办认为香港大商家和「港英遗孽」都靠不住,最可靠还是「自己人」。而潜伏多年一直说自己「N 年都不选特首」的梁振英是不靠商界、与港英政权无涉,被中共认为「社会关系清白」的「自己人」。因此中共在香港的地下党向当时主管港澳事务并即将当上总书记的习近平进言,改为钦点梁振英。这是中共接管香港权力的转捩点。

梁振英在民调中本落后于唐英年,但他在中共支持或提供资料下,引爆唐英年婚外情和房子违建两枚炸弹,将唐英年民望压下去。再经中共非公开的动员,梁振英以689票当选。而差不多同一时候台湾的总统大选则马英九恰恰以689万票当选。是香港特首当选票数的一万倍。李嘉诚在投票日,公开表示「我会投唐先生」而被认为与中共的政治关系断裂。

梁振英当选后,即被揭发他的大宅也有违建。他上任的七月一日,香港大游行的主题之一是「梁振英下台」。上任后两年,又被揭发私下收取澳洲企业5000万港元。

他接下来的表现,让我想起美国作家马克吐温笔下的政治人物:「灵魂充满了卑鄙,口袋充满了赃物,嘴巴充满了谎言」。 (181)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