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极权之下无自由,才有必要讲自由——辟马微言集

0

【逆淘汰】或问:“民国陆续实践过君宪制、议会制、总统制、内阁制、省域自治、割据制等,全部失败,只有党主制取得最后成功并维持至今,原因何在?”东海答:民国社会具有逆淘汰性,任何好制度都丧失了文化和道德立足点,无法稳住。这种逆淘汰由反孔反儒造成。文化逆淘汰是最根本的逆淘汰,把社会变成了蛊盅,只有最恶毒的东西才能脱颖而出并最后成功。

【逆淘汰】文化逆淘汰必然导致思想、道德、政治、制度等等全方位多层次大规模的逆淘汰,马帮的成功就是这种逆淘汰最大的成果。当然,马帮自身也是一个史无前例的极端逆淘汰系统。要进入这个系统,就要主动自去人格人性人味;要在里面往上爬,就要不断异化物化恶化,把自己变成毒虫。

【历史眼】在民国最应该倡导和追求的,不是自由,而是仁义之道和良制良法。无论是王道政治和礼乐制度,还是自由政治和民主制度,无论是法律至上的法治还是德主刑辅的德治,都属于良制良法,值得追求建设。在无序无法而伪自由泛滥的民粹社会追求自由,为南辕北辙和背道而驰两个成语作了最生动的注脚。

【历史眼】弱势群体反常,知识群体反动,各有各的恶业。十几年来,体制内外多次掀起反宪政、反人权、反自由的恶潮,吾深以为忧,力倡儒家宪政和人权自由。奈何人微言轻,对社会大势和政治大局毫无影响。而今自由度越来越低,正义之士动辄得咎,知识群体噤若寒蝉,弱势群体更惨,不少人逢凶遇难的时候连呼救声都发不出来。这些恶果与他们中很多人的反动努力分不开也。

【历史眼】污名化正人君子豪杰圣贤,美名化恶人贼子暴君邪教,是肇端于革命党和五四派而相辅相成的两种思想恶潮。批判孔孟为污名化的核心,表彰太平天国、赞美商鞅和暴秦则是美名化的典型。那样的标准反常乾坤颠倒,天翻地覆人道毁灭就是因果逻辑、道德逻辑、历史逻辑的必然。五四来了,四九还会远吗?

【历史眼】常有暴君崇拜者号称,崇拜的不是其思想而是其人格魅力云。殊不知,暴君思想既邪谬,人格更败坏。七雄争霸天下归秦,是社会共业和历史时运使然,可不是秦始皇有人格魅力,就像翟山鹰欺骗成功不是因为有人格魅力一样,只能说蠢货太多了。有人说:“一个社会,有百分之五的精英,有百分之五的人渣,百分之九十的人是乌合之众。好的社会乌合之众跟着精英跑,不好的社会乌合之众跟着人渣跑。”乌合之众跟着人渣跑,邪恶之徒跟着蛊虫跑,就是秦始皇们成功的社会原因。

【历史眼】人世间最反常的是什么人、什么势力、什么社会?不是反孔反儒的人物、势力和社会,也不是崇马崇毛的人物、势力和社会,而是两者结合在一起的人物、势力和社会。反孔反儒和崇马崇毛结合在一起,极端反常乘以极端反常,极端反动乘以极端反动,欲不天翻地覆,地狱现前,不可能也。

【敌自由】自由都被写进了虵蜖主义核心价值观,却依然空空洞洞地高悬着,根本无法落到实处,无法落实为言论、信息、结社等等自由权和人权。这一现象堪称一大政治悖论和现实怪象,根本原因显然在虵蜖主义身上。马家虵蜖主义的思想理论和政治经济制度都是排斥自由、敌自由的。这是一条颠扑不破的东海律:有虵蜖主义就没有自由,要自由就不能要虵蜖主义。二选一,没商量。

【党主制】民主制和党主制的优劣之别,天下皆知,一目了然。民主制虽然问题重重,但国民的人权自由有一定的保障,不像党主制下,强者巧取豪夺,弱者相互投毒,强弱都无保障,官民皆不聊生。不知民主制优于党主制者,无目者也。马邦人不知其别,一是信息闭塞确实不知,一是别有用心假装不知。不仅特权阶级,多数三帮分子也心知肚明,让妻子儿女情妇财富纷纷躲向美西就是最好的证明。很多人支持党主制批判民主制,用心之险恶,甚于翟山鹰。

【公有制】所谓公有国有,纯属官有权有,特权阶级和恶性利益集团所有。当年所谓的私有化,大多数也私有到它们的口袋里去了。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实为权力市场经济,官僚市场经济,以市场经济为名,行巧取豪夺之实。马帮治下,没有也永远不可能有真正的私有化和市场经济。

【有原则】尝闻人言,马帮没有原则。代答曰: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在道义上,在人民利益、国家利益方面,马帮确实没有原则。人民和国家无非工具耳。但是,在特权利益方面,马帮原则非常坚定。唯物主义信仰、社会主义道路、马帮领导堪称坚持和维护特权利益的三大原则,其中马帮领导又是原则之原则,底线之底线。必要时信仰和道路不妨有所变通,唯独领导权绝对不能有丝毫动摇!这是马帮的命根子。想要权,纳命来!

【东海律】是见贤思齐还是见贤思毁,是区别人物势力之品质的重要标准。正善之士、健康力量见贤思齐,邪恶之徒、反动势力见贤思毁。毁,毁诋、毁伤、毁害、毁灭义。五四派对孔子和儒家、马家帮对美欧及台湾的表现,都是见贤思毁。五四派建设不行,马家帮破坏很行,良有以也。

【马克思】有厅友言:“我劝大家慎谈马克思。马克思就是一位对社会贫富分化、多数人受苦受难充满同情的一位学者”云。东海答|文化人和思想家的善良,必须落实和体现到思想观念中去。无论马氏居心如何,根据马学建立起来的国家和马政马制马帮,都是极坏的,都导致社会贫富极端分化,无数人民受苦受难。如果马氏真的对社会贫富分化、多数人受苦受难充满同情,地下有知,必然欢迎东海辟马,为其赎罪消业。

【东海律】一个社会文明化自由化的成功,需要一定的仁义精神的奠基和自由思想的引领,不能过于野蛮和反常,至少精英群体不能反仁义、反自由。如果精英群体反仁义如五四派,四九的黑暗成功就是水到渠成;如果精英群体反自由如四九派,后来的一切悲剧都是理所当然。在五四派和四九派貌似相反、其实相成的努力下,中国沦为自绝于文明和自由的马邦,天经地义。马邦持续七十年的政治极端无道,社会极度不公,恰恰体现了因果的公道和天道的公平!

【东海律】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在观念和道德方面必须相应,才能相安。也就是说,双方的意识形态和道德形态相通接近,门当户对,统治才有望维持较久。例如,耶教统治极端主义社会,马帮统治拜物主义教徒,愿打愿挨,维持不难。马帮和耶教如果想统治礼义之邦或自由社会,想都别想,纯属做梦。

【东海律】在王道社会或自由社会,反自由的人照样享有自由。但是,反自由的人多了,反自由的势力得势了,自由社会就不可能建成,遑论王道自由。同时,反自由派最容易丧失自由,就像反道德派往往无道缺德一样。追求好东西,未必追得到;反对好东西,必然反得掉。一定要自绝于天道和天下,没有绝不了的;一定要自尽,没有不成功的。这世界如你所愿。

【东海曰】有些所谓的自由派,比马帮更狭隘;有些所谓的儒者,比极权分子更坏。但我们不能因此反对儒家和自由主义,因为这不是学术问题,而是学者自身问题。它们号称儒者,但没学会孔孟之道,没能以仁本主义标准自律自强;号称自由派,但不懂得自由之义,没能以自由主义标准要求自己。

【东海梦】或说:现在还不是讲自由的时候,条件还不具备,现在讲自由,无论是讲西方的民主自由还是讲你的王道自由,都是痴人说梦,不切实际,白白浪费时间精力。弄得不好,还把自己搭进去。(大意)简答:吾以为,极权之下无自由,才有必要讲自由。但吾尊重你等条件成熟再讲自由的选择。既然人各有志,不妨各从其志。就容吾做一个喜欢痴人说梦的梦想家,把时间精力浪费在自由之梦、王道之梦中吧。

【叹孔孟】春秋战国礼崩乐坏,法家倡导法制,固然反动;道家反对礼制,同样反常,与五四派在民国追求自由同样错误。唯有儒家克己复礼,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孔子早年欲复周礼,晚年自作新王,倡导新王道新礼制,孟子继续孔子晚年大愿,各得其宜。可惜,正派如老子和诸多道家隐士亦否定孔子,正派如荀子和淳于髡亦轻蔑孟子。吾觉得这才是对孔孟和儒家最深沉的伤害。就像现在,能让东海伤心的不是马帮的打压,而是某些来自儒门自由门的讥侮、排斥和反对。

【答客问】或问:“您特别重视和倡导自由。请问在您的仁本主义体系中,自由占据什么地位?是体还是用?”答:仁本主义,顾名思义,仁为本为主义,当然是最高体。相对于仁体,其它皆为用。故仁义为本,自由为用。因仁德圣境意味着道德自由,故亦可以说,道德自由为本,政治自由为用。

【论自由】很多年来,常常见闻知识群体、弱势群体乃至某些儒生反对和批判自由,常常悲从中来。他们不知道,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相辅相成。自由权不仅关乎人格尊严,也关乎基本生活保障和生命财产安全。例如,没有言论自由,紧要关头,很可能连求救的声音的发不出来。这是东海多年前的警告,已经被越来越多血淋淋的事实所证明。知识群体反对自由,特别无知无耻;弱势群体反对人权,特别可悲可怜,都无异于作法自毙,玩火自焚!

【盼自由】有厅友言:“中国如果恢复正常,那得了!占世界一半的财富力量,就没美国什么事了。”此言不错。唯中国的力量源泉不在财富而在人民。一旦摆脱极权主义高压,无论是王道自由还是民主自由,新一代中国人民的聪明才智和创造创新能力都将喷薄而出,必将迎来中华文明新一轮的历史性高潮。作为文明的副产品,财富占世界的比例也将越来越大。同时,也不要小看美国。中美两个自由大国展开文明竞争,是两国的双赢和世界的多赢。

【盼自由】仅有自由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儒家挂帅仁义挂帅,但没有自由是万万不行的。没有自由,儒家没有言论结社教育之权,仿佛孤魂野鬼;仁义不能团结起来形成合力,只能单枪匹马。没有自由,社会只能在原子化的状态中持续地败坏,堕落没有底线;儒家只能在东海客厅之类角落悄悄喘气,随时可被销声。

【大自由】自由主义和马列主义皆非中道,但性质截然不同,儒家对待它们的态度也截然不同。儒家对马列主义是毫不认同,坚决反对,严厉批判;对自由主义是有所认同,有去有取,去其主义,收其自由。所谓收取,也非纯从外部拿来,而是参考借鉴并刺激自本自根的自由精神从仁本主义内部成长起来。自由是天性本能和天赋人权,也是中西文明的共识。对于自由和自由主义的关系,一方面要有所区别,不必视自由为自由主义的特产和禁脔,王道政治虽无自由之名,颇有自由之实;一方面又要承认自由和自由主义关系密切。对自由主义态度过于严厉,难免伤及自由,这是吾儒必须慎之又慎的。

2022-8-8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转载请标明光传媒,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