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零”重创经济?广东多家民企放假或结业

0

受新冠疫情影响致订单流失,广东多家民营企业通知员工放假或结业。 Photo: RFA

新冠疫情导致中国华南地区大量民企决定8月底之前结业。东莞一家有三十多年历史的港资玩具厂定于本月中旬结业,并遣散员工;东莞一塑胶电子厂定于31日停产结业。另有多家民企业因订单不足宣布结业和让员工放假。

继东莞的库珀电子公司上个月中旬宣布正式停产之后,东莞再有多家企业宣布停产结业,另有企业宣布放假超过半年。据中国玩具网客户端本周二消息,玩具老厂东莞市凯山玩具有限公司宣布结业不久,又传出另一家东莞精励塑胶电子有限公司裁员、转型,准备结业的消息。玩具厂的公告称,由于受疫情影响,订单断崖式下滑,情况严重到每月按时发工资都有困难,决定于8月19日正式结业,并遣散员工,按照《劳动法》相关规定支付被遣散员工的补偿金。

左图:广东省东莞市一科技公司决定7月31日停产结业。 右图:东莞一塑膠电子公司8月31日前,遣散所有员工。(网络图片/古亭提供)

左图:广东省东莞市一科技公司决定7月31日停产结业。 右图:东莞一塑膠电子公司8月31日前,遣散所有员工。(网络图片/古亭提供)

中国大量外资企业因经营成本不断增加,近几年转向越南、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投资设厂。而新冠疫情“清零”政策,进一步加剧外资撤离中国的步伐,也导致民营企业的订单减少。财经评论人士蔡慎坤本周四(11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说,东莞这些企业倒闭,经历了一个渐进过程。企业搬迁和倒闭的情况近期较为普遍。他说:“东莞曾经是中国的制造业基地,他在鼎盛时代曾经是世界最大企业产品的生产基地。在鼎盛时期,东莞保持GDP连续高增长达二十年之久。东莞积聚了巨大的财富。但是现在随着产业链的转移,外资不断迁移,现在东莞优质产业已经不多了。”

东莞光环不再?运费高涨 加工出口企业难负荷

蔡慎坤认为,企业倒闭,人才流失等因素导致东莞城市空心化问题越来越严重。他说,新冠疫情给东莞企业经营造成巨大的影响,其中主要是运费提高,造成企业利润减少,甚至亏损:“现在因为船运的费用越来越高,还有就是因为疫情的影响,这些低端加工业本身利润就不是很高,如果海运价格越来越高,基本上这些出口商品就没有出口优势了。”

网上公司资料显示,凯山玩具公司成立于1998年,是香港久负盛名的玩具制造商之一,鼎盛时期员工人数超过两千。该企业从2021年开始出现订单大幅下滑,由于玩具订单大量向东南亚转移,该公司目前仅余百人。

广东一公司通知员工8月5日与员工结清工资。(网络图片/古亭提供)

广东一公司通知员工8月5日与员工结清工资。(网络图片/古亭提供)

另外,东莞市捷盈精密五金制品公司决定于8月31日正式停产结业。该公司通告写道,自新冠疫情爆发至今,公司一直想努力维持营运生产,保住员工生活,奈何造化弄人,从5月份开始,订单突然急剧萎缩。造成公司经营困难,人员无法维持,公司在百般无奈情况下,作出停产结业的决定。7月29日,惠州市万之声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发布通知,称受疫情影响,公司订单急剧下滑,公司针对主要部门宣布放假五天。另一公司宣布从7月30日起,放假至明年2月10日农历新年过后。

放任国进民退 政府嘴说支持中小企业却没行动

财经人士关敏对本台说,新冠疫情爆发至今,已进入第三年,政府未向这些民营企业提供政策优惠和财政支持,也是导致这些企业关闭的原因之一。他说,政府更希望国企取代民企:“这是国进民退的一个大好机会,民营企业有这么好的技术和这么多的设备。民企的这些优势可成为并入国企的机会。十几年前,我就谈过这个问题,按照当时的迹象,我就说二十年之内,中国就剩下大型国企。”

另外,1983年成立的钢铁联合民营企业山东广富集团7月19日起全面停产,复产时间待定。安徽鞍山某科技企业公司员工于7月14日至2023年1月22日放假,放假期间所有人待遇按最低工资标准。

记者:古亭    责编:许书婷 陈美华 郑崇生     网编: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