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马克思主义在美国》导读:美国究竟是否马克思主义化了?

0

美國民主黨的各種政治主張都帶有馬克思主義的胎記。(美聯社)
美国民主党的各种政治主张都带有马克思主义的胎记。 (美联社)

马克.莱文这本书的主题:「美国的马克思主义」。美国民主党的各种政治主张都带有马克思主义的胎记,马克.莱文绝非危言耸听:

一、美国民主党建构的身分政治,源于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压迫论」,其共同点是要寻找或制造一个受害者群体。原教旨马克思主义强调阶级斗争学说,将人按经济、政治地位划分为阶级,将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定义为剥削阶级 (剥夺者)与被剥削阶级(被剥夺者)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统治者、富人属于剥削阶级,是施害者;其余从事体力劳动的产业工人、农民、手工业者属于被剥夺者,是受害者。唤醒被剥夺者的受害意识,消灭剥夺者,就是马克思称之为「剥夺剥夺者」的无产阶级革命,阶级斗争的最高形式。

美国左派及其政治代表民主党建构推广的CRT理论,用种族压迫代替了原教旨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压迫,在讲述历史上黑奴受压迫历史时,将历史上白人的道德负债成功地置换成现实负债,让所有与美国有关或无关的白人产生负罪感,最极端的主张是让联邦政府为每个黑人支付巨额赔偿金,并给予黑人各种法律特权,包括对各种打砸抢偷盗活动免除刑责。

这种身分政治,不仅让美国其他族裔受害,从长远来看,还害了黑人与美国社会。不少黑人以为自己享有法律特权,肆无忌惮地犯罪;民主党管理的城市如黑人居民较多的纽约、三藩市等成为犯罪城市,日渐衰落。

二、马克思的暴力革命(马克思名之为武器的批判),主张用武装力量砸碎旧世界,创造新天地。 《共产党宣言》最后一个经典段落是:「他们(指无产阶级)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美国民主党支持的「黑命贵」与「安提法」最喜欢使用暴力行动,将此称为政治诉求。二○二○年六月二十四日,美国「黑命贵」大纽约地区的领导人霍克.纽瑟姆(Hawk Newsome)在福斯电视台(FOX)采访他的节目中公开说,「耶稣基督是历史上最著名的黑人激进革命家」,「我只是想通过一切必要手段实现黑人解放和黑人主权」, 如果美国「不给我们想要的东西,那么我们将毁掉这个体系」 ,几句话就将马克思主义热衷篡改历史、塑造受害者被压迫意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特质表达得非常清楚。在二○二○年五月二十六日至八月二十二日期间,全美共发生超过一万零六百余起示威活动,其中有七千七百五十场与「黑命贵」运动有关。在这七千七百五十场抗议活动中,在全国近两百二十个地点中,发生了近五百七十起暴力示威活动,占总数百分之七。六月二十七日,一大群「黑命贵」 高喊「吃大户」( Eat The Rich!),「取消资本主义」 (Abolish Capitalism Now!), 冲击洛杉矶富人区比佛利山庄(Beverly Hills)。 「黑命贵」的革命中心纽约进入了「血腥六月」。在六月的前三周内,纽约市枪击案数量发生一百二十五起,攀升至二十五年来的顶峰。各种抢劫、杀人刑事案件急遽上升。

三、马克思强调政府控制一切资源的公有制,痛批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美国左派努力消解私有财产不可侵犯的资本主义法则,拜登的民主党政府更是努力建构政府对经济的强控制。

从二○二○年五月以来开始的「黑命贵」示威活动,发生了很多掠夺行为,不仅美国主流媒体积极掩盖美化这种行为,还出了一位为「黑命贵」抢劫正名的女作家维姬.欧斯特威尔(Vicky Osterweil),这位居住在费城的女作家,应时出版了《捍卫战利品:不文明的暴乱历史》(In Defense Of Looting’, In Defense of Looting: A Riotous History of Uncivil Action)这本书,美国左派媒体NPR(公共电视台)、《纽约客》、《大西洋月刊》等都热情推广介绍。这位女作家认为抢劫是实现社会真正持久变革的有力工具,其论点概括起来包括以下几方面:1)在动荡或骚乱期间大规模没收财产,大规模入店行窃的行为,是反抗者正在采取的一种强有力的策略,目的是质疑「法治」的正义性以及不平等社会中财产和财富的分配。 2)掠夺只是反抗者的一种战术。它往往是对企业,商业空间或政府大楼的攻击,将那些本应进行商品化和控制的东西免费共用。 3)抢劫的好处是:它可以使人们立即免费获得他们所需要的东西,而不必依靠工作或工资。作为一种政治行动方式,这是抢劫的最基本的战术力量。 4)抢劫攻击了物品的分配方式与财产观念:为了使某人的头顶有屋顶或有一张饭票,他们必须为老板工作,这种有工作才能获取生活费用,是社会不公正的表现。而且,以这种方式组织世界的原因显然是为了资本所有者的利益。抢劫打击了这种财产关系的核心,并证明没有员警也没有政府的压迫,我们可以免费获得一切。

无独有偶,一个叫做「校园改革」的组织在调查人们对抢劫的看法。组织成员先到芝加哥采访黑人,被采访者都认为到商场拿点东西是正当的,是对社会正义的追求。校园改革接着前往DC乔治华盛顿大学,询问大学生对掠夺和骚乱的看法。不幸的是,大学生说骚乱、掠夺有「正当理由」,因为「当权者偷了更多东西」,抢劫只是无权者的表达方式。

没有任何主流媒体对上述观点稍加批判。

从二○二○年五月以来开始的「黑命贵」示威活动,发生了很多掠夺行为,(美联社)

四、马克思主义痛恨人类社会自然形成的秩序,主张改造自然,恩格斯更是认为,家庭是私有制的产物,在未来社会必然消亡。毛泽东那引发饿死三千多万人的大跃进,就是战天斗地、改造自然,提前进入共产主义的社会实验。美国民主党-左派的气候变化理论(原来是变暖,发现容易证伪改说「气候变化」)及其对策绿色能源;主张通过变性改造天然性别,甚至主张男人可以怀孕,就是改造自然的实践,而且比毛泽东那「让高山低头,叫河水让路」更进一步。

马克思主义信徒从来不缺改造世界、毁灭世界的决心与行动能力。与苏联为首的共产主义1.0版不同,那是发生于资本主义世界之外的共产革命。民主党上台,美国共产革命卷土重来,动物农庄故事重演,而这发生于资本主义的心脏美国,对人类真是莫大讽刺。推根溯源,绞死资本主义的绳索是美国教育体系与媒体多年努力制造而成。黑人保守派学者汤玛斯.索维尔(Thomas Sowell)对自己本族存在的问题的看法极有穿透力,他看到美国教育体系多年努力养成一代又一代左派学生且日益极左化的结果,对美国面临共产革命的灾难了然于心,两千年七月十三日,年逾九十的索维尔在马克.莱文福斯(Fox)电视台的对话节目中说:「我们的国家是不是已经到了没有回头路可走的时候了(point of no return)了?我只希望有生之年不要看到野蛮人烧毁罗马城的那一幕。」

※ 作者为旅美经济学者,本文节录自黑体文化新书《马克思主义在美国》导读:〈美国民主灯塔的基座是如何被蛀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