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卷入公安内斗 民营企业家遭刑讯逼供致瘫

0
20220813 16604406984494
20220813 16604406984494

资料图,2020 年 9 月 10 日中国内蒙古通辽市一辆警车停在路边。 (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云南省宣威市身家上亿的民营企业家宁德贵,曾经颇受地方政府的青睐,但其命运在三年前发生逆转。宁德贵疑因卷入公安系统内斗,他和他的十几名属下被定性为“黑恶势力”,并遭到持续刑讯逼供,他本人因刑讯而瘫痪。陆媒日前披露了此案的部分黑幕。

民营企业家遭刑讯逼供致瘫

新浪财经头条号“光子星球”8月12日发表了一篇题为《404监室的失踪者》的长文,披露了云南省宣威市民营企业家宁德贵等人被指控为“黑恶势力”的“703专案”部分内幕。

据此文披露,宁德贵出生于1970年10月,是一名退伍军人,退役后自行创业,成为了云南贵鑫建筑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鑫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发展至今,他旗下的公司和产业包括建筑工程、农贸市场、典当、物业、酒店等。

宁德贵曾经是宣威市和曲靖市两级人大代表,多次受到当地政府的表彰。然而,2019年6月11日,宁德贵接到云南宣威市纪委监委的一个配合调查的电话通知,此后命运发生“180度的大转折”。他被终止人大代表资格,并被定性为“恶势力纠集者”。

宁德贵及其属下15人在宣威市看守所关押期间,被专案组带到了由管教室改造而成的“特审室”,遭受了持续的暴力“特审”和刑讯逼供。

半年后,当宁德贵再被投入看守所时,他已经成了双下肢瘫痪的残疾人,生活不能自理,只能坐轮椅并靠同监室人员帮助生活起居。

据陆媒报道,宁德贵最初是以涉嫌“寻衅滋事”的罪名于2019年12月5日转入公安看守所关押,2020年1月11日逮捕。2020年7月31日,宣威市检察院提起公诉时,指控贵鑫公司犯串通投标罪,宁德贵及其下属等15人犯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串通投标罪、强迫交易罪、寻衅滋事罪。2020年9月3日,检方变更、追加更多起诉。

然而,宁德贵等人的代理律师却坚称其当事人“无罪”,并指控专案组及公安对嫌犯进行了长时间非人虐待和刑讯逼供,其所取得的口供均应被视为“非法证据”而予以排除。

宁德贵的亲属也向上级有关部门寄送了举报信,指称宁德贵遭受了长期暴力“特审”而致瘫痪。举报信中写到,“本案15个被告人都遭到了惨绝人寰的暴力特审和刑讯逼供、引供、骗供、诱供、指供。一个好端端的民营企业被整垮,一个健康的民营企业家被打成瘫痪。”

“宁德贵案的全部有罪证据均是用非法手段取得的虚假证据,全案被告人无一免遭刑讯逼供。”宁德贵的家属称。

值得注意的是,宁德贵的亲属在举报信中指称“宁德贵被卷入政治旋涡,是这起案件的起因”。而这个案件的“导火线”,是宣威市公安局拍卖其下属部分老旧房产时,宁德贵的公司竞得了宣威市老交警大队的房产,事后有人举报宁德贵与时任宣威市副市长兼公安局长尹大宝“有不正当利益关系”。

宁德贵及其家属披露的“特审”黑幕触目惊心

宁德贵的自书材料称,他在被调查期间遭到办案人员殴打和污辱,逼迫他承认行贿过尹大宝。他没有按照办案人员的指引和意图供述,因而被多名办案人员轮番殴打和刑讯逼供,期间还多次转移留置点。

宁德贵称,2019年6月20日左右,办案人员对他进行了连续3天的“特审”和殴打;6月25日至7月初的一个下午,又遭到暴力殴打, 导致他半身不遂 ;2019年8月,他再次遭到数名办案人员的审讯殴打,并在留置室休克昏死两次。

宁德贵等被告人在庭审中称,2019年12月,办案人员在宣威市看守所“私设公堂”,将302干管室改造为“特审室”,专门用于“特审”犯罪嫌疑人。特审室里配备的刑具有老虎凳、木棒、绳索、马鞭、铁链、铁条、手铐、脚镣等。

2020年12月1日,宣威市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宁德贵犯串通投标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强迫交易罪、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220万元。

一审宣判后,宁德贵等人不服判决,向曲靖中院提出上诉。

值得注意的是,全案243位证人无一人出庭作证,宁德贵、陈滇、王富优和辩护人排除非法证据的申请均遭法庭拒绝,全案未排除一份非法证据。

2021年9月28日,曲靖中院二审发布裁定书,以原审过程中存在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的情形、可能影响公正审判为由,将案件发回宣威市法院重新审判。但宣威市法院于2022年6月13日仍做出维持了原一审判决的罪名和量刑。宁德贵不服,再次提出上诉。/ 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