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阳:残灯破庙李总理,孤魂野鬼习主席

0
image1
图片作者提供
图片作者提供
援引来自《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22年8月17日消息:据中央社署名张谦今天引述香港星岛日报刊登分析文章指出,每逢8月,北京中央领导人都会在央视新闻联播“消失”两周,群聚海滨城市北戴河休假式办公。昨天上午,大陆社交媒体广传李克强在深圳龙岗某创业园区与年轻人互动的影音,到了晚上,央视则指李克强在深圳主持并召开经济大省省长座谈会。
而另一篇来自《自由亚洲电台》 的报道则直接称“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召开“经济大省政府主要负责人座谈会”,会中指示,广东、江苏、浙江、山东四省要完成财政上缴任务,“坚持政府过紧日子”,并要求“多想办法促消费”。学者认为,上海封城造成其他省份要扛起更大重担,而在民间对经济前景没信心的情况下,人民银行要靠降息促进经济,成效恐怕有限。”
事件并不复杂。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治局常委中率先离开“北戴河高层夏令营”,去到南方重镇深圳,并且召开了经济大省省长会议。
在中共国书记为尊的地方行政体系中,李克强召集“经济大省省长会议”,实在算不上顶层峰会。毕竟召集者是一位权力被架空被边缘化的国务院名义上的负责人,而参与者也不是各地方政府一言九鼎的党委书记。
换言之,是一群说话并无决策权的高级官员聚在深圳,然而讨论的却是这个国家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生死存亡话题!
李克强总理在会中宣称“广东、江苏、浙江、山东四省要完成财政上缴任务”。在中国漫长的封建历史上,尚书、宰相级别的中央官员,去地方亲自督促收钱以充盈国库,都是罕见的事件。而“改革开放四十年”、“加入WTO经济飞速发展二十年”的中共政权,如今也缺钱了么?
答案是,中共政权是真缺钱了。
来自中国政府网的官方统计数据一如既往地没法看。中共国一向是按需发布社会统计数据,他们在账面上或者明面上展示出来的国家经济数据,永远都是歌舞升平、国泰民安。这种作伪的态度恰好也是中国共产党从成立之初到当下的一贯作风,到了习近平执政期更甚。
如果我们参看专业外媒或者中国民间经济学专业人士的数据,那么中共国在习近平执政的十年间,尤其是经历中美贸易对立,加之两年多的疫情大封锁之后,中国经济实际上已经处于即将坍塌的状态了。
内需锐减,外贸受阻。人口老龄化,核心技术失守。贪腐空前盛行,而基本国策却转向偏执的疫情清零。习政权通透地向世人诠释了“内忧外患,折腾至死”。
如今中国所有省级行政体,已经全数沦为财政自给率低于1的受补贴户。赤字巨大,怵目惊心。而补贴从何而来?中央国库?
中央国库有没有盈余可以补贴地方财政?李总理这次南方的讨要之旅能够说明一切,国库已经比地方仓屯空虚,迫切需要地方支援中央了!
习近平本人的无能与昏聩,让这个一把手权倾天下的政权成了一辆半山腰上失去动力的汽车。正在危险的下坡路飞驰,速度越来越快,前面就是深渊。即便现在立刻踩刹车,都不能确保车在摔下悬崖之前能停下来。更何况,迄今为止他们根本没想过踩刹车。
众所周知习近平是一个独断专行、刚愎自用的独裁者。不懂治国,专弄权术。习本人特别忌惮君侧有能人,所以他选拔的辅佐他施政之人,尽数是阿谀奉承、溜须拍马、不懂行政、祸国殃民的劣等官僚。
李克强似乎是一个相对特别的存在,他能够展现出一些关于治国求发展的能力,然而却在习近平的忌刻与孤立之下,根本无力施展。于是中共高层的现状就是一群谄媚的庸才围着傻皇帝胡作非为,而真正懂得政治经济的人们被彻底边缘化,甚至被打倒且万劫不复。
李总理的地位和用途,跟各类“国家级智囊专家”非常接近。有一定影响力,但说的话又没有任何决断力。有时候被派出来放出点风声,也只是在试探民意。讲对了,算是领袖的传话筒,讲错了可是要挨板子的。
国务院总理,是统揽一国行政的要职。李克强守着这样一个2022年残灯破庙的中共国,有计可施然而无力可使。成了一个政治花瓶,一个边缘的权斗败北者。他可能会成为中国历史上很典型的政治高层失意者。
而另一位大权在握一手遮天的领袖人物习近平,却陷入“老年独裁者陷阱”。不信任他人,不放手权限,不接受意见,不承认劣陋。2022年的习近平,正在加速走向癫狂和覆灭,尽管身边围绕着一众唯习马首是瞻的奸佞小人,但习主席实则已经进入了深层次的孤绝,宛如一个游荡在世代更替节点上的孤魂野鬼。
2022年中共大红龙经济失血,无力回天。盘桓东方七十三年的邪恶政权即将气绝到底,这倒是中国人和地球人的大幸之事。
(葵阳写于美西时间2022年8月17日上午11:00,于美国洛杉矶。)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转载请标明光传媒,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