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3 4 月, 2024 10:29 上午

【态度】反对有关部门封口禁言,也不赞同封禁司马南们。这是儒家应有的态度。至于司马南们言论的错误,应该自由批判;如果涉嫌撒谎造谣诬告触犯刑法,理当依法惩罚。这与不赞同封禁司马南们毫无矛盾。当然,目前儒家自身毫无言论权,也没必要自作多情地站出来“维护司马南的言论自由”。顺其自然吧。

【自由】言论自由意味着,无论正确错误,任何思想观点都有发言权。司马南们言论自由不可怕,可怕的是只有司马南们言论自由。司马南们造成的各种问题,恰恰是没有言论自由所致。厓山厅友言:“不怕有歪理邪说,就怕只许有歪理邪说。”只要言论自由,歪理邪说何能为,司马南们何能为。

【自由】不明自由真相和反自由者最喜欢强调一句话:自由不是绝对的,不是无条件、无边界的。纯属废话蠢话没话找话。无论王道自由民主自由,都是相对而有条件有边界的。无条件、无边界的自由是丛林化、禽兽化的自由,典型的伪自由。没有任何正常人士和正义力量会追求那种自由。追求向往那种自由的,不是极权主义恶狼,就是民粹主义野猪。

【自由】不少自由派对于言论自由,讲起来头头是道,在现实中对错误言论的宽容度却很低,常常违反“思想问题思想解决”的基本原则。其实,封杀错误言论,比错误言论问题更大。在自由的言论环境中,错误言论有正确言论对治之,纵有危害也有限;没有言论自由,正确言论发不出来,即使封杀错误言论,也难以消除其流毒。而且,封杀某些错误言论,更多更大的错误依然流行。

【鱼水】人民与政治的关系,即鱼水关系,政治如水,人民如鱼。水若有毒,所有鱼儿都会深受其害。数十年来,大大小小的鱼儿只顾觅食。很多鱼儿为了觅到美食,常常不择手段,不惜进一步毒化水质和水源。二十几年来,无数小鱼固然受害深重、生趣索然,不少大鱼同样代价沉重、下场悲惨。可惜大多数鱼儿被物质和特权遮蔽了心眼,只见特权阶级和利益集团的一时荣华。哀哉!

【自由】自由派都喜欢伏尔泰的一句名言:“我坚决反对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传当年法国的伏尔泰和卢梭观点不同,对卢梭的一部著作严加批判。但是,当伏尔泰得知当局要封禁卢梭著作时,挺身而出为之辩护,对卢梭说了这句话。吾亦很喜欢这句话,曾略改自勉:我坚决反对你的观点,但我若有言论权,会尽量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儒家无权无位则罢,若有权位,必须坚决捍卫所有人、包括反儒派说话的权利,并且为这种权利提供法律保障。

【自由】邪说邪教和极权主义,是否应该享有言论自由,即它们的言论权是否应该受到维护?这是不少群体争论不休的问题。东海的答案是:应该而且必须。要将邪教和极权的言论与行为区别开来。它们的行为自当受到法律制约,有罪必罚;但法律不能惩罚它们的思想言论,不能以言治罪。于此可见王道极严峻又极宽容,两者相辅相成,同归于仁义。另复须知,对邪说最好的对治之法,不是封杀,而是批判,依据仁本主义立场观点方法予以如理如实的批判,将其批倒批臭,从根本上消除其不良影响。

【自由】自由有度。民众自由度特别高,精英自由度相对低。信奉邪教,非礼也,民众可以,精英不行。精英信奉邪教,就丧失了进入大雅之堂和上流社会的资格。换言之,朝廷、政府和大中小学,都没有邪说的立足之地。

【开蒙】有厅友言:“儒家似乎不应与自由派持同样态度。大舜隐恶扬善,夫子笔削删述,方是儒家一贯传承的态度。”东海答:在自由方面,王道政治自由政治有同有异。同样维护自由,但王道为自由提供礼法双重保障,以礼约官,官员有非礼言行,要受到礼约制裁。但最严重的制裁,也只是削职为民。以法治民,民众享有非礼的特权。政府不要以君子的标准苛责民众。民众非礼,刑法管不着,可以乡规民约和族规家法处理。这是与自由政治不同之处。另外,隐恶扬善和笔削删述各有其义,并非剥夺言论权也。

【化导】文化、教化重在一个化字,教导、领导重在一个导字。儒家若有机会为政,应该善体化、导二字的深意,千万不要试图以防民之口、剥夺人权的方式来教育和引导民众。那只能好心办坏事,效果适得其反。即使对于子弟家人和弟子门生,这种方式亦未必有效,遑论民众。这是极权主义的恶习,千万沾染不得。一沾此习,国家必有后患,儒家亦有天谴!

【开蒙】有厅友言:“不能等邪说作出危害民众的事迹后,才开始讨论处置,须在其萌芽处便予以处置。知行合一,须知一念发动处即是行。”又言:“圣人见一夫失所,若己推而内之沟中。君见百姓陷于邪说,得无恻隐乎?一个人从他宣扬邪说开始,便不再仅仅是一个普通百姓。”东海曰:两言皆似是而非,前言涉嫌以君子的标准苛责老百姓,后言则容易为剥夺民众的言论自由开方便之门。吾儒在维护民众自由的前提下,以对治邪说,以正道引导民众,就是最大的恻隐和最好的处置。过犹不及,过则有陷于极权专制之虞。

【开蒙】或说:“不合圣经者,皆是邪说。”极而言之没错。孔子说:“道二,仁与不仁而已矣。”同样道理,经二,正与不正而已矣,不正则邪。但是,一般情况下,尤其是在政治上,不能这么说。可以唯我独中,其余皆非中道;不可唯我独正,其它都是邪说。除了秦法家,诸子百家皆不乏正确性,吾还将佛道两家和自由主义引以为辅统,四大家携手,共进王道,共建中华。

【开蒙】有厅友言:“我们捍卫民众说话的权利,但不应捍卫邪说者惑世的权利,这是助纣为虐。”东海曰:这是似是而非的说法,这个口子一开,言论自由必然沦为口头禅和马家式自欺欺人的巧言。何为邪说惑世?不同文化政治立场,有不同定义,即使儒家为政,也极易上纲上线。就像敬心厅友,把不合圣经者统统视为邪说。任何人只要说话不合圣经,都可以冠以“邪说惑世”的大帽子。

【开蒙】或说:“一念之动即是行矣,因为念动带有了目的性,包含着他们的社会态度了,这对于其它人,已是行动表现了。”在道德上,可以这么说,言者行之始,行者言之终;但在政治和法律上,不能这么说。这么说的话,就为言论罪、文字狱开了方便之门。

【开蒙】有厅友言:“儒者当政,见民众惑于邪说,其心何忍?屡教不化之下,当杀一救九。东海君,不也认同曾氏剿灭洪秀全吗?”东海曰:这种想法不对,非儒者所宜也。儒者当政,见民众惑于邪说,导之以德,齐之以礼。如果某些民众屡教不化,只要没有罪恶行为,没有触犯刑法,那也只能顺其自然。曾文正公剿灭洪杨帮,是因为洪杨帮叛乱,并非仅仅信邪。民众仅仅信邪,绝对不能杀戮。

【开蒙】敬心厅友言:“王制以左道乱政者,杀。扶正祛邪,扶正乃为却邪,祛邪乃为扶正,一也。”东海曰:扶正祛邪,礼所当然。然而扶正祛邪有道,不能一切诉诸于杀戮。王制是礼制,有强烈的时代性。将周礼用于汉朝,王莽之陋也;以先秦王制为现代标准,更是陋之又陋。现代礼制,于历代礼制包括先秦王制,礼当参照,不能照搬。

【击蒙】有群友言:“宣揚暴力、叫囂戰爭,升高政治對立、拉大社會撕裂之言論,不屬言說自由之範疇,不受法律之保護。”东海曰:这些言论当然非常错误但言论自由的意义恰恰就在于维护错误言论的发言权,否则就没有言论自由可言了。另外,一个自由有序社会,必有正确的言论对治错误的言论,并有良制良法制约不良的行为。不会因为存在宣揚暴力、叫囂戰爭之类言論,就暴力化或走向戰爭。当然,宣揚暴力或谎言如果会产生“即时而重大的危险”,自可依法限制禁止之。宣传暴力或谎言如果导致严重恶果,事后也可追究相应责任。

【儒眼】坚持极权、维护特权的办法很多。其中重要办法之一是,剥夺言论、信息、结社等等自由然后抹黑自由,诬蔑西方文明,煽动民粹情绪,指鹿于马圈之中,鼓励内卷内斗;树敌于国门之外,煽动仇外排外。办法虽然有效,恶果特别沉重,严重破坏了世道人心和官德民智,导致无数官民其恶如狼,其蠢如猪。

【态度】有这样一个思考题:“假如有朝一日,封杀所有反儒派,只给儒家保留部分言论权。你认为是否可取?利弊如何?所谓部分言论权,指的是儒家一切无碍,唯独不能反马。”东海答:儒家追求的自由,不仅是儒家的自由,更是诸子百家和全体人民的自由,包括反孔反儒的自由。一家自由不是真自由,大家自由才是真自由。

【史眼】以为儒家不成气候,邦内没有正义力量,极权就可以长命无虞。这是非常幼稚的认识。自古以来,极权暴政灭亡方式很多,亡于儒家者寡,也未必亡于正义力量。大邪大恶的东西必然不坚不久,没有后福后续,这是天理。一旦恶贯满盈,任何一个小人物一件小事,都有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人算不如天生算,此之谓也。至于如何灭亡,亡于什么,殊难逆料。

【王道】吾尝言,儒家宽容一切,但不宽容罪恶。也可以反过来,儒家除了罪恶,可以宽容一切。为了维护社会高度自由,当立法保障民众非礼的特权,严禁政府和官员侵犯吾民人权自由。严于官而宽于民,此之谓也。马帮对民众高标准,对官员低要求;儒家正好相反,对精英高标准,对民众低要求。民众守住刑法底线,就是良民,就是赤子。对制造冤假错案、制造文字狱的官员严惩不贷!

【吾愿】未来儒家为政,必须戒绝言论罪,必须死命令、铁规则,绝不允许以言治罪!官员言论错误,最严重者削职为民;民众言论错误,交给乡规民约族规家法处理,绝不允许刑法惩罚。有违于此,人人得而批之,政府必须惩之。

【态度】马帮天天找老百姓的麻烦,可笑之极,可恶之极,可耻之极老百姓信邪也好,骂官也好,反领导也好,都是你们当官的不行。万方有罪,罪在朕躬,你们他妈的防民之口干什么?防民之口,罪莫大焉!老百姓说错话骂错人,错就错了,有什么鸟关系?不说错话,那不是老百姓,那是圣贤。儒家当政,谁敢防民之口,以言治罪,当严惩不贷。你他妈的不让人民说话,吾他妈的让你说不出话,永远做不成人,永沦无间地狱!

【人生】吾当年曾发一大愿:将言论之罪、文字之狱永远扫入历史的垃圾堆!至今二十多年过去了,多数儒生及自由派朋友对于人权自由特别是言论自由,认知依然模糊。念之伤感无限。这两个当代中国最优秀的群体尚且如此,儒家何望、中国何望、人民何望!难怪马帮肆无忌惮地封口禁言而不闻抗议之声,偶尔封杀几个奸邪之徒,还赢得一片彩声。看来当年大愿,终将成空。谁能与吾上天门去放怀一醉,同声一哭?二十年前就曾想与一批豪杰之士,仰天门上哭神州,可惜因故没哭成。不知现在有没有机会痛哭一场?哭罢儒家哭国家,哭罢吾民哭吾族,哭罢吾族哭自己,哭罢自己,吾当归矣,吾当归矣!

2022-8-21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转载请标明光传媒,谢谢)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