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二十大报道:习近平在二十大上会被问责吗?

0
24
10070000 0aff 0242 8a9e 08da5a83a738 w1023 r1 s
10070000 0aff 0242 8a9e 08da5a83a738 w1023 r1 s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22年6月30日到香港出席主权移交25周年庆祝活动。

2022年8月27日 21:51 方冰

纽约 —

今年秋天,当中共举行第二十次党代会时,面对当今中国内政外交面临的诸多挑战,准备破例获第三个任期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是否要为危机重重的现状承担责任?拥有九千万党员的中共有没有一个必要的机制对握有最多权力的最高领导人问责?观察人士认为,这是一个不仅中共必须回答、全中国人民需要了解,也是国际社会极为关注的问题。

“中国经济面临一个长期结构性危机,现在看来已经不可避免。”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引述经济学者有关中国经济现在可能是负增长的说法。

“所以你可以看到这些东西加在一起,还有台湾问题、中美冲突、中国跟全世界国家的各种矛盾,尤其是中国威胁,现在已经不是一种杞人忧天的事,”夏明对美国之音说。

“习近平推动个人崇拜、个人集权,”夏明说。“目前事实证明他德不配位,能力也不配位,给中国目前带来了很多的问题。”

因此夏明认为,习近平在二十大召开时,或者将面临党内逼迫他交出权力,或者他将无法稳固进入第三个任期,“我并不认为他的连任机率超过了50%,我认为,他一直在对半开,50%和50%之间游离。”夏明说。

中共党内究竟有没有一个机制可以对大权集于一身的最高领导人进行问责呢?习近平上台后修改党章把自己的名字跟毛邓并列、作为“核心”载入总纲,要求全党“坚决维护”;与此同时,他又订立所有政治局委员必须向总书记诉职的规矩,以控制他以下的高层所有领导人。外界会问,他自己的权力将如何“关进”他所说“制度的笼子”里呢?

夏明认为,中共体制有一个奇特之处,那就是保住党的利益高于一切。“在中共,任何一个个人都无法超过党的地位。在党的利益之下,任何一个个人都会让步。”夏明说。

资料照片:北京街头人们走过一个有着习近平肖像,并写着“中国梦,人民的梦”的广告看板。(2018年3月2日)

资料照片:北京街头人们走过一个有着习近平肖像,并写着“中国梦,人民的梦”的广告看板。(2018年3月2日)

总书记多不得善终

夏明指出,从中共历史上看,“大机率事件是,中共中央总书记最后都不得善终。中共总书记要盖过党的命运,或要以己之私替代党的命运,难度是非常高的。”夏明说。

夏明表示,“如果你看到华国锋怎么下台的,或者看到胡耀邦和赵紫阳怎么下台的,以及为什么江泽民和胡锦涛他们不敢突破任期制,这些说明机率其实很高,有多重的原因可能会逼迫习近平最后会全面退休或进行部分交权,也就是把他占据的总书记、军委主席、国家主席,还有国安会的主席,十几个头衔进行某些分散。我觉得两种可能性都可能出现。”

换言之,如果中共高层达成共识,认为习近平危及了中共的命运,那他就必须被问责,并可能被整肃。

1949年中共建政后的历史显示,至少三位总书记,一位主席被整肃。总书记邓小平在1966年毛泽东发动的文革中被当作第二号最大走资派打倒;党主席华国锋1980年以全盘继承毛晚年错误为由被迫辞职;总书记胡耀邦1987年被指反“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被迫辞职;总书记赵紫阳1989年因反对武力镇压在天安门的抗议学生,被撤销党内一切职务并遭软禁。

他们的结局是否会发生在习近平身上呢?文革史专家宋永毅认为,习近平的情况跟中共历史上的这些例子似有不同。宋永毅认为,那些中共领导人被整肃都发生在他们仍受到最高权威或影响力更大派别的制约的情况下,而今天“习近平虽然挂了个总书记的职位,他不是总书记,他是‘习主席’啊。”

宋永毅说: “毛和邓是有很大区别的;邓和赵是有很大区别的;邓和胡的区别当然更大。虽然表面上他们是党的总书记,但是大家都知道第一把手不是赵紫阳,不是胡耀邦,而是邓小平。毛时代也这样。邓小平是总书记,但他不是党的第一把手,他不是当时的伟大领袖,伟大领袖是毛泽东。”

习控权远胜华国锋

宋永毅认为,习近平跟华国锋当时的情况也不一样,党内没有挑战习近平权力的反对派。但1978年倡导思想解放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时,华国锋面对的是资格比他老的“中共的元老集团 ”。

华国锋虽然是继毛泽东和周恩来之后唯一同时出任中共中央、中央政府和解放军最高职务的最高领导人,但是在当时文革派“四人帮”被“粉碎”、全党寻找摆脱毛泽东左倾路线的大环境下,从文革迫害中幸存的元老集团得到党内外支持。

另一个不同与军权有关。无论邓小平还是赵紫阳、胡耀邦,他们在被整肃时都不掌握军权,而华国锋,“他并没有完整地掌握军队,尽管他是军委主席,”宋永毅说,“实际掌握军队的是军委秘书长罗瑞卿,他是邓小平提拔的。”这对笃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中共是十分重要的条件。

再次,宋永毅认为,习近平治下,尤其是新冠清零政策实行以来,中国经济确实大幅下滑,失业率高达20%,房地产商频频爆雷,银行信用濒临破产,但是,“现在的习近平并没有把中国搞成三年大饥荒,也没有把中国搞成文革后整个国民经济崩溃的局面。”

编纂了《中国当代政治史数据库》的宋永毅认为,在中共建国后的历史上,真正把党的最高领导人赶下台的只有一次,即1980年代初作为毛的接班人的华国锋被迫辞职。而1962年为应对大饥荒造成数千人死亡、党内怨声载道而召开的七千人大会,毛被迫退居二线,由务实派出面整治经济,宋永毅说,那可以算 “半次或三分之一次”,因为 “三面红旗还是要高高举起的。而整个党的结构没有发生根本改变。没有多少年,4、5年过去,毛泽东就发动文革大规模翻案了。”

反观习近平,他不仅在第一个任期五年内完成了对中国军队的大规模整顿,牢牢抓住了“枪杆子”、“刀把子“,还牢牢控制了宣传机器,并将党务政务的各种权力统统以中央小组的名义集中到他手里,成为中共有史以来权力最大的领导人之一。

2018年4月12日,在南中国海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第二排中间)在长沙号驱逐舰上阅兵,同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军人合影留念。

2018年4月12日,在南中国海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第二排中间)在长沙号驱逐舰上阅兵,同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军人合影留念。

习“应聘”出面“救党”?

现在有一种理论认为,2012年习近平取代前任总书记胡锦涛接掌党的大权,当时的中共高层达成了一个共识,即共产党内部的腐败已经失控,为避免进一步引爆危机、保全党的地位,习近平是受委托出来整顿中共的。

“‘聘请’他来强行管他们共同认为正在酝酿的生存危机,这种危机植根于组织涣散和严重腐败,几乎威胁到他的接班掌权。”中国战略集团首席执行长、前中情局中国分析师张克斯(Christopher Johnson)在亚洲协会网站发表的一篇文章说。“习近平接受了他们的背书,并以此将政权的强制机器重新置于党和他个人的控制之下。”

2012年,中共党内爆出了被普遍认为会进入下届常委的薄熙来戏剧性倒台,以及薄熙来的盟友主管安全和情报的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当时的普遍认识是在胡锦涛领导下“空转10年”,党内腐败丛生,中共正朝着逐渐失控的方向下滑。“为中国公众和世界揭开了党内派系内讧的深度和胡锦涛主席无力遏制的帷幕。”张克斯写道。

根据这种理论,习近平上台后已经把“党领导一切”——即把党的生死存亡、确保党的执政地位,取代了邓小平倡导的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硬道理”,成为中共“新时代”“习思想”的核心内容了。

“我同意这一理论,即他被征召是有目的的。因为他是一个太子党,来自老革命的高贵血统,所以他有资格这样做。” 前澳大利亚总理、亚洲协会全球主席和首席执行官陆克文(Kevin Rudd)说。“其次,在一些元老领导人方面,也产生了很强的悔恨,尤其是反腐运动走得太远,已经变成了一把双刃剑,用来清洗任何对他不敬的人。”陆克文补充。

习可能放下部分权力

但元老们的这种“悔恨”远未到想把习近平拿下的地步。“似乎大多数中共大佬还是同意习近平的观点,即这几十年的改革和权贵资本主义产生的意想不到的后果,仍然比习近平毫无约束的权力,对中共统治构成的威胁更大。”张克斯在题为《2022是习近平的恐怖之年吗?》的论文中写道。

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时政评论家邓聿文说,虽然现在包括精英阶层普遍都对习近平不满, 但关键是300多个有决定权的中共中央委员,他们对习近平的态度如何。

“我觉得这300多人中肯定也有对习近平不满的,但是也有很多支持习近平的。为什么?要上位的,要更上一层楼的,他就支持习近平。另外那些不满的,自己有各种各样的因素,包括腐败的等其它因素,他们不敢公开表达,那就视同默认你支持。从这个角度来看,除非在20大之前两个多月过程中,除非某种特别的意外情况出现,否则的话我是看不到习近平不连任的机会的。”

尽管如此,文革史专家宋永毅赞成夏明教授关于习近平“无法稳固进入第三个任期”和“进行部分交权”的说法。根据1962年毛泽东应对党内批评和社会危机的做法,“习近平做一定的妥协,然后他交出一部分,尤其是在经济指导上的权力,是完全可能的。”宋永毅说。

自习近平的清零政策造成中国经济出现停滞和下滑以来,总理李克强在公共视野中出现的频率明显增多,召开10万官员会议、拜谒邓小平纪念铜像呼吁改革开放,出台措施支持民营企业平台经济发展,落实稳经济的一揽子政策。

但宋永毅认为,“这是个正常的调整,跟现在说中共会发生政变的传言毫无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