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平:我们为什么会处在一个不确定性的时代?

0
11
 立平坐看云起 老孙荐读 2022-08-30 07:58 Posted on 北京

老孙喝喝吃吃行行走走

在2016年腾讯的一个论坛上,我曾经讲过三句话:要明确国家的方向感,要确保精英的安全感,要让老百姓有希望感。

当时为什么要讲这三句话?就是预感到前面有一些我们不能确定的模糊的东西。在现实中,紧接着的,是一系列政策的变化,是中美贸易战,是疫情,以及其他一些重要的变化。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当今时代的一个重要特征,这就是高度不确定性。

但是怎么认识这个不确定性呢?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也有一个不断深化的过程。

为什么有这么明显的不确定性?开始我是把它理解为我们正处在政策的多变期。政策多变期,当然有很多的不确定性,过去几年我就反复讲这个问题。这些年我们都体会到政策频繁迅速的变化,我想大家对此都会有感觉。政策多变期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政策风险。各位可以想,别说我们,王健林又当如何。前几年,王健林在哈佛讲课的时候说,我自己挣的钱,想往哪儿投往哪投,结果在国外投了不少。你愿往哪儿投往哪儿投?你把政策往哪儿放?

而在这个政策的风险中,最要命的是我们的政策的变化有一个特点:具有可追溯性。什么意思?在一个法治社会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叫:不溯及既往。也就是说,一个法律、一个政策、一个规定出来了,管今后的事,前面的不能变了,这就叫不溯及既往。就像我们踢足球,基本的规矩是你在不犯规的情况下往对方球门踢进一个球,就可以得一分。假如说今天的裁判特别有权威,他说怎么踢就怎么踢,结果他说,停停,停停,这么踢没意思,咱们把规矩改改:谁往自己球门踢进一球算得一分,往对方球门踢进一球算失一分。你说行不行?没什么不行的。但有一条,新规矩得从今天算起,原来进的球不能再改了。

问题是,现在一些政策的变化,往往连原来的也管了。这就叫溯及既往,可追溯性。

我说一件事,有一次我去郑州,郑州有一个楼盘,郑州最高档的楼盘之一,那个老板说,这个楼盘的地是前几年拿的,合楼面价是3.6万一平米。现在房子盖好了,要卖了。可是限价政策出来了,价格得政府定,3万一平米,这建安、管理、经营成本都不算,光楼面价,卖一平米亏6千,这我怎么办?什么意思?就是把前面的也管了,它具有可追溯性。所以在这个政策的变动当中,这个是最要命的,可追溯性。

这是我前几年的理解,为什么我们生活当中面对这么强的不确定性,就因为我们是处在政策的多变期。

但最近一段时间,我的认识和原来相比,应当说又深化了一步。政策多变期的原因是重要的,但我们现在面对的不确定性,特别是在最近这几年,可能不仅仅是这个原因,还有更深层的原因。就今年来说,俄乌战争、疫情反复、佩洛西访台,你说这些是政策多变引起的?也不是。说明还有更深层的原因。

所以,我就提出了一个概念,底层逻辑。实际上,现在就整个世界来说,它的底层逻辑在发生变化,这个深层的逻辑在置换,整个世界的运行,也包括中国的运行,它底层的逻辑跟以前不一样了。这个是我们更应当看到的不确定性的重要的原因。也正是通过这个概念,我们如果了解这个底层逻辑的变化,也可以使得我们有可能在这个不确定的背景下去寻找某种确定性。因为底层逻辑的变化是有规律可循的。

因此,我们要去理解这个底层逻辑的变化,底层逻辑是什么地方变了,是从什么地方往什么地方变化?如果我们对这个有深入的了解,我们才有可能努力在这个不确定性的时代寻找稍微确定一点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