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五四是文革的预演,民国是马邦的滑梯—-东海客厅论五四

0
9
2018 7 6《仁本主义论集》书模
2018 7 6《仁本主义论集》书模

【五四】吾族吾国百余年来,不仅魂飞魄散,而且邪魂附体。在五四派的蒙启下在马列派的洗脑下,无数中国人文化上弑父成性,政治上认贼作父,成了最没有中国人甚至没有人味的人。这样的人民和社会,与极权主义最为相应相配,恶缘天注定。五四来了,四九就不远了;四九到了,文革就在望了。理有固然,势无必至,此之谓也。欲救吾族吾国,清算五四和批判马家,同样重要。五四不死,华族无魂;马学不去,中国无望,无望无望也。

【五四】有两种势力,即使是正派,正义性也不高。一种是反儒派,如五四启蒙派;一种是赞美邪教者,如号称五四之子的国民党。相对于马列派,这两股势力都属正派,又都懵懵懂懂糊涂颟顸。两者既有交集又有区别,各有各的历史性过错。马帮坐大和成功,神州堕落成地狱,它们都负有不可推卸的思想政治责任。

【五四】五四派可分为西化派和马列派。两派文化、政治立场大不相同,但在反孔反儒方面道合志同。两派都善于破坏而拙于建设,良有以也。古往今来反儒派都有一个共同点:对于人道事业,只有破坏性毫无建设性,搞破坏生龙活虎,搞建设死鱼烂虾。原因很简单,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人伦、人道之常。故吾尝言,反儒派坏起来没有底,好起来很有限,除了求佛求仙出离人道,是没有出路的。以腐败发展经济,或有希望;以反儒追求正义,绝无可能!

【五四】西化派和马列派都是三昧派,昧于儒家文化、中华文明和中国历史,都热衷于抹黑历史。这方面鲁迅特别恶劣,把仁义道德说为吃人的东西,把五千年中国史统统视为奴隶史,区别仅仅在于做稳了奴隶的时代和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又把中华文明比为贡献给统治者和掠夺者的人肉的筵宴,何其无知乃尔,统统都是诬蔑!中国历史当然有野蛮,但更有文明。只要对历史有一个大概的了解,不难知晓中华文明四个字内容的丰厚和伟大。注意,中西文明应该横向比较,不能拿中国古代比西方现代。不过在政治领域,即使拿中国古代比西方现代,某些时段亦有过之而无不及。例如成康盛世,刑措四十余年不用,西方哪个国家能比?

【五四】吾十几年前指出,五四反孔反儒,是为马帮开路,作为现代民粹主义运动正好为苏俄极权主义开路。今读徐复观先生《儒家思想与现代社会》一书,其中论及五四及其恶果,可谓儒眼所见略同。徐先生说:“五四运动以来,稍露头角的知识分子,都是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的孙悟空,一脚踢掉了中国文化,一脚踢开了土生土长的农村,认为这都是传统的愚昧。从孔家店打起,把几千年人之所自信成其为人、国之所自信成其为国的尺度,一切打掉。打掉以后,从灵山所拿回的宝药,上焉者是闭着房门的个人生活兴趣,下焉者却是榨压农村以满足其都市的西化生活。使社会精神状态,成为挂空,成为裸体,成为原罪性的自卑。这种为共产党开路的工作,到现在还不知自反,则信乎忘本者者无法自反了。”

【民国】五四之后,朝野对中华文化的轻蔑排斥之势已成。或主张学苏俄,或主张学纳粹,或主张学美国和西方,又错把民主主义、平等主义乃至商人买办当成美西精华的东西,乱学一通。可谓扔弃金饭碗去讨饭,又眼盲心瞎,讨得毒品而不知。对于“许多人把国民党过去的腐化、大陆的沦陷归罪于中国文化”这一现象,徐复观严正指出:“就整个政治方面而论,则民国十三年国民党改组,是在学苏联。民国二十年以后则学德意志。孔宋当国,则系学商人、学买办。一直失败到台湾,还有人主张回转头去学苏联或德意志。此皆脉络分明,与中国文化有何关涉?”(《儒家思想与现代社会》)。

中道思想
中道思想

【贺麟】有三种知识分子堪称马邦特产:一是儒门马家,主张“儒体蚂用”;二是马门儒家,主张“蚂体儒用”;三是马门杂家,主张“蚂魂中体西用”等等。被称为新儒家代表人物贺麟,不是真正的儒家可以肯定,但不知属于哪一类?关于五四,他曾经说:“新文化运动的最大贡献在于破坏和扫除儒家的僵化部分的躯壳的形式末节,及束缚个性的传统腐化部分。它并没有打倒孔孟的真精神、真意思、真学术,反而因其洗刷扫除的工夫,使得孔孟程朱的真面目更是显露出来。”这是粉饰之言。事实恰恰相反,经过所谓的新文化运动,孔孟程朱的真面目被深度遮蔽,孔孟的真精神、真意思、真学术被彻底打倒,为马列主义的泛滥成灾和政治成功创造了最好的思想、道德和社会条件。儒家精神中华魂至今命悬一线。

【有感】大半辈子近距离和远距离、现实界和虚拟界接触过不少启蒙派自由派,感觉三昧分子多,肤浅混乱者众,头脑清楚者寡,对中华文化的认同度还不如孙蒋集团。即使优秀如结巴兄,论及中华文化和西方宗教,也常有胡话出来,令人遗憾。自由群体的品质远远配不上自由事业的伟大,无疑是自由事业从失败走向失败的内因。思想文化问题重重,必然导致事倍功半甚至事倍功无,奉献巨大而收获微小,牺牲沉重而作用微弱,哀哉痛哉!有东海律曰:一个脑袋糊涂的人,或有成功的可能,甚至越糊涂越成功,傻人往往有傻福;一群脑袋糊涂的人,绝无成功的可能,必然越糊涂越失败,智小谋大鲜不及。

【儒律】五四是文革的预演,民国是马邦的滑梯,鲁迅是红毛的先锋。

【儒律】精英需要一定的智慧,才能信奉中道文化的伟大;民众需要一定的德行,才能享受中华文明的美好。不仅中道文化,西方文化也有其伟大。没有一定智慧的精英无力信奉之;不仅中华文明西方文明也有其美好性。没有一定德行的人民,无缘享受之。五四反孔反儒,把德智和福报彻底反掉了;四九崇马崇毛,与中西文明都背道而驰了。

【儒眼】在中国,有两种老调子。一种是反儒的老调子,唱了一百多年,唱完了内忧外患的民国,唱出了空前黑暗的马邦。但相比反儒的调子,儒家的调子老得多,几十倍。从尧舜算起,唱了几千年,唱出了中华民族一枝最秀的伟大和中华文明风景这边最好的辉煌。

【清朝】在历代儒家王朝中,清朝品格最低。同时,清朝儒群、官群和民众的素质,也是最低的。官场清朝品格之低,并非因为尊儒,而是君本主义和满族主义两种倾向作祟。满族主义倾向又刺激了民间汉族主义的高涨。洪杨帮、义和团运动中都混杂着强烈的汉族主义,孙中山革命也是汉族主义革命。注意,不能将清朝的问题和清官清民清儒的问题归咎于儒家文化。如果没有儒家,不知伊于胡底。正因为以儒立国,清朝品格虽低,不乏一定的文明性,整体品格高于大陆民国,更远远高于马邦。如果说清朝是六十分,民国只能打三十分,马邦则是负六十分。

一灯自信光千古 4198(0)
一灯自信光千古 4198(0)

【五变】历史五变:一禹夏之变,公天下变为家天下;二周秦之变,封建制变为郡县制,开明专制变成古典极权;宋元之变,中华政统变为偏统;清民之变,从开明君主制变成开明党主制,去中华化;民马之变,从开明党主制变成极权党主制,去人道化,地狱化。历史六跌:暴秦,三国,五胡乱华,五代十国,五四,四九。最后一跌最惨,断崖式暴跌,跌入人间地狱最底层。

【邪说】史无前例的人祸,必有史无前例的暴政恶制和史无前例的歪理邪说。在中国,史无前例的邪说欲流行起来深入人心,必有赖于史无前例的反儒运动。盖儒家是一切邪说的天敌和克星,只要有儒家为社会垫底,邪说就很难泛滥,即使泛滥起来,也不容易成灾,更不可能上升为主体文化和主导思想。邪说上升为主导思想,主导制度建设和社会建设,人祸天灾再难休止,一切都将不可收拾。

【儒眼】儒家在政治上既利上更利下,上利统治阶层,为之避免革命,更避免造反作乱;下利人民大众,为之避免恶制暴政。当然,前提是上下都能尊儒。历代王朝晚期,无不背离王道,甚至以儒为敌、杀害儒臣,那是朝廷自作孽;五四反孔反儒,先招外寇入侵,后致内贼猖獗,那是国人自作孽。

【儒眼】拿了不该拿的钱,吃了不该吃的饭,说了不该说的话,做了不该做的事,帮了不该帮的人,都是有恶业恶果的。可惜马邦知识分子普遍不知道这一点,反而以助恶帮凶为荣,以奉献极权、参与暴政为人生理想追求。无知无畏,可悲可耻,莫此为甚。马知群体在邪恶之路上前仆后继死伤狼藉,实属必然。

【儒眼】马邦教授学者往往容易犯错误,或道德错误,或思想错误,或判断失误。他们借以自辩的理由,往往是受了谁谁谁谁、什么什么的误导。其实,教授学者的主业、要务和本职工作就是正确地导人。如果自己总是被人误导,必然误人子弟误导社会,说明智不配位,不配为教授学者,可耻莫甚焉。

【坑爹】马邦流行坑爹现象。儿女惹祸,害及父母,被称为坑爹。其实,更加流行的是坑子现象。养不教父之过,教之坏,更是父母之罪,那些惹祸的儿女,大都是被父母所害。那些马学洗脑、马制培养出来的大大小小的贪官恶吏和奸邪之徒,活着就是祸害,外坑害社会,内坑害自己;上坑害父母,下坑害儿女。

【势利】一定程度的势利,原是民之常情。但势利到儿女身上,就反常了。而在马邦,这种反常现象早已非常普遍,很多人对待家人儿女同样一副势利眼。于社会,这是道德崩溃的征象之一;于个体,这意味着生命本能的丧失和极端严重的物化,比禽兽化更严重。

【儒眼】家国天下之大患有二:一患无君子,二患君子无位。君子无位,家国天下之大不幸也,人民之大不幸也。有些国家有些时代是没有君子的。野蛮之国,红毛之时,皆无君子。春秋战国和民国,虽有君子,边缘化了。

【儒眼】目前一些所谓的儒群共识是错误的。共识是否正确,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一要看是什么共识,二要看是什么群体的共识。儒家群体的共识最为正确性,然亦不可一概而论。分而言之,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孟诸群体的共识,大中至正,正确性最高,历代儒家群体次之,民国儒群又次之,马邦群体最低,真儒少也。

【儒眼】没有内圣功夫而追求外王事业,儒生之忌也。横渠先生言:“既学而先有以功业为意者,于学便相害,既有意必穿凿,创意作起事端也。德未成而先以功业为事,是代大匠斫,希不伤手也。”一有权就变坏,就是因为德未成无内功。至于五四谬种和马列遗孽,而是悖道缺德之至。它们以功业为事,结果自然不仅伤手而已。

【儒眼】以日寇之侵、两党之战和文革之劫为三大核心灾难,百余年来国人经历的内忧外患天灾人祸,深重空前。但是,至今几乎看不到任何真正意义上的反思。反孔反儒反掉了常情常理常识常道,包括最基本的反思能力。

【正名】马邦、伊朗、小金国等等政治模式称为威权专制、威权主义,是过度抬举和美化。这些国家毫无疑问都属于极权主义。无论怎样改革,只要马学、伊教、金主义在宪,中国伊朗小金国就是彻头彻尾彻里彻外的极权主义,比威权主义差得远。威权主义之称,可以用于俄罗斯、新加坡、越南这些国家,还有自由化之前的台湾。

【击蒙】或说:“当今世界也没有真马,全是挂羊头卖狗肉”云,这个观点颇为普遍。其实,只要奉马主义为意识形态,信仰唯物论,坚持党领导,实行社会主义公有制或市场经济,就是真马。无论怎样变革,马路本质不变。与其说挂羊头,不如说挂马头。只有高挂社会主义的马头,才方便卖极权主义的狗肉。

【击蒙】独评故人马悲鸣在拙作后跟帖曰:“蚂主义之所以能在中国扎根,是因其和儒家有内在的逻辑一致性。”东海曰:这个误会在蒙启派中流行已久。事实恰相反,蚂主义在中国扎根,是反儒运动的最大成果。与蚂主义有内在的逻辑一致性的是儒家的历史性大敌秦法家。商韩与蚂作为古典和现代极权主义的代表,政治和制度形态有别,思想和道德逻辑一致。

2022-9-4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转载请标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