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高饒反黨聯盟」中的高崗自殺之謎

0
17
20141213104746100
20141213104746100

1954年8月17日,當時的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政府副主席、軍委副主席、國家計委主席高崗,服用過量安眠藥自殺,時年49歲。高崗是中共建政後第一個自殺的副國級高官。

高岗为什么自杀?

因為他覺得冤枉。當年,他為中共立了大功:他是中共陝北根據地的創辦人之一,毛澤東等從江西開始「長征」,最後在陝北找到了落腳地;國共內戰期間,他被派往東北,東北成為全國「解放」最早、最「先進」的地區;1950年,毛發動援助朝鮮戰爭,他領導的東北是最重要的後勤保障基地;1952年他奉調進北京,成為與周恩來領導的政務院平級的國家計劃委員會主席。因工作成績突出,毛澤東曾向全國發電報,號召向高崗學習。

一轉眼,他卻被打成「高崗、饒漱石反黨聯盟」,「陰謀分裂黨、篡奪黨和國家最高權力」的「野心家」、「資產階級在中共黨內的代理人」。高崗認為,這實在是太冤了。

高崗反黨了嗎?

中共批判高崗「反黨」,從1953年持續到1955年,先後通過兩個決議:一是1954年2月七屆四中全會通過的《關於增強黨的團結的決議》,二是1955年3月中共全國代表會議通過的《關於高崗、饒漱石反黨聯盟的決議》。

中共批判高崗,主要有以下五件事:

第一,高崗在不同場合表達過對劉少奇的不滿。

劉少奇是當時僅次於毛澤東的中共第二號人物。高崗坦率地承認這一點,並表示主要是工作方面的意見,這不是反黨。

這一點與毛澤東有直接關係。

據高崗的祕書趙家梁在《半截墓碑下的往事——高崗在北京》一書中講,高崗到北京後,幾乎天天與毛澤東見面,交談很多。高崗在反省時,講到毛對他說過許多「私房話」,如:進北京以後,劉少奇沒有做什麼工作,對毛幫助不大;劉過去只搞過白區工作,沒有建設根據地的經驗;劉沒有搞過軍隊,軍隊不聽他的,不能掌握全局;劉要架空毛,許多事情不讓他知道,擅自以中央名義發表講話、發文件;劉的思想仍停留在新民主主義階段,沒有搞社會主義的思想準備,要推著他、拉著他走,必要時要讓他「挪挪位子」。

毛甚至密令高崗查閱東北敵偽檔案,看看劉少奇1929年在瀋陽被捕後是否叛變。關於這件事,高崗的老部下張秀山在他的回憶錄《我的八十五年——從西北到東北》有具體說明。

1980年3月19日,鄧小平與胡耀邦等談話時也說:「高崗敢於那樣出來活動,老人家(指毛澤東)也有責任。」中共建政初期,毛澤東就對劉少奇、周恩來有意見。「高崗批評劉少奇,不是完全批評錯的,有批評對了的」。

第二,在1953年中央財經工作會議上「批薄射劉」(批評薄一波,影射劉少奇)。

薄一波是劉少奇的老部下,當時任財政部長。

據高崗的夫人李力群回憶,中央財經會議開始時,高崗並沒有參加,他不負責中央財經工作,當時正忙著制訂第一個五年計劃。後來,毛澤東知道高崗沒有參加會議,就要高崗參加會議,並在會上發言。高崗讓祕書趙家梁、馬洪、梅行擬了發言稿,送毛審閱,毛對發言稿進行了修改後,高崗才在會上發言。

據高崗的祕書趙家梁說,高崗將這個稿子拿給毛澤東、周恩來看後,毛、周都是同意的。毛還在「個人主義」之前都加上「資產階級」四個字,比原稿的提法更重了。高崗發言後,薄一波去找他交換意見,認為上綱太高,難以接受。高崗把毛批改過的發言稿給薄看,薄無言以對。

這件事也不能算反黨。

第三,在1953年組織工作會議上「批安射劉」(批評安子文,影射劉少奇)。

安子文是劉少奇的老部下;當時,劉少奇是分管中組部的中共政治局常委。

高崗並沒有參加這次會議。高崗的部下、東北局副書記張秀山在會上有一個發言。這個發言被認為是高崗、饒漱石聯手反黨的罪證之一。

據原國防大學教授林蘊暉考證:張秀山原本沒有想到在這個會上發言。先是中組部副部長安子文多次找他,然後是劉少奇親自找他,請他在會上發言。張秀山徵求高崗的意見,高崗不同意他發言。再後來,毛澤東把張秀山找去,讓他在會上講一講。張秀山準備好發言稿,送給毛看。毛看後,支持張秀山去講,張秀山才在大會上發言。

這既不是高崗的問題,也不是饒漱石的問題,甚至也不是張秀山的問題,與反黨沒有任何關係。

第四,散布安子文私擬的中共政治局委員名單中「有薄無林」。

據高崗的祕書趙家梁說,1953年4月,中組部副部長安子文私擬了一個中共八大政治局委員名單,名單上有薄一波,沒有林彪。

一天中午,毛澤東讓他的機要祕書親自將這個名單送給高崗看,高崗看完後,立即收回。毛在中央的小會上嚴厲批評了安子文:一個中央組織部副部長,哪能來那麼大的權力搞這麼一個名單?安子文當即作了檢討。毛澤東說,這件事到此為止,不許外傳泄密。

高崗認為,安子文沒有那個膽量,敢擅自搞這個名單,肯定是劉少奇讓他搞的,高崗覺察到毛在這件事情上對劉少奇的不滿。但他沒有聽從毛的交代,利用與一些幹部個別交談的機會,講了這個名單問題。

至於饒漱石散布名單的事,據林蘊暉考證,未見有具體資料披露。如果情況確如趙家梁所說,那麼,高、饒散布這個名單,屬於違反組織紀律,但不能說是反黨。

第五,誰代毛主持中央工作問題。

1953年12月,毛澤東準備去南方休假,關於由誰代理毛主持中央工作,歷來有多種說法。

據林蘊暉教授考證,按《鄧小平年譜》記載:「1953年12月15日下午,(鄧)出席毛澤東主持召開的中共中央書記處擴大會議……會議決定毛澤東外出期間中央書記處會議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陳雲、鄧小平、高崗、彭德懷參加,集體討論解決問題。」顯然這次會議並非決定由劉少奇代理主持,這在相當程度上反映出毛澤東的本意。

另據高崗的祕書趙家梁補充的細節,會前,毛澤東對高崗說,他要到南方休息一段時間,中央的工作是由少奇主持好,還是輪流主持好,你先找幾個人醞釀一下。高崗立刻去找陳雲商量,陳雲思量毛是不是另有考慮,猶豫道:「我看可以輪流?」

1953年12月15日,毛在他的住處召集會議,提出他不在北京時,是由少奇代理主持中央日常工作,還是輪流主持,請大家考慮。周恩來首先表態:還是少奇主持好。劉少奇說:「不妥,不妥,我看還是輪流好些。」高崗馬上說:「我贊成輪流。」鄧小平和陳雲贊成劉少奇主持;朱德、林伯渠、饒漱石等表示輪流好。毛見一時難以統一意見,便說:「此事今天不作結論,以後再議。」

從上述事實看,高崗在黨的會議上提出「輪流」,沒有任何問題。把高崗的「輪流說」作為他想「篡奪黨和國家最高權力」的罪證,不成立。

綜上所述,高崗根本不存在所謂反黨問題。

高崗與饒漱石結成反黨聯盟了嗎?

1955年3月31日,毛澤東在黨的全國代表會議的結論中專門就高、饒是否結盟作了解釋。毛說:「有人問:究竟有沒有這個聯盟?或者不是聯盟,而是兩個獨立國,兩個單幹戶……我們說,高崗、饒漱石是有一個聯盟的。」(《毛澤東文集》第六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毛列舉了五點理由。據林蘊暉教授考證,毛講的五點理由,經不起推敲,不成立。

也就是說,高、饒反黨聯盟根本不存在。

毛澤東為什麼要「除掉」高崗?

當時,毛澤東、劉少奇雖然在治國理念上有分歧,毛對劉有不滿,但毛還沒有想到把劉趕下台。而劉與高最大的區別是,受到批評後,不是一味地往前頂,而是一次又一次地作檢討。第一次在中央財經會議上作檢討,第二次在中央組織組織工作會議後作檢討,第三次在七屆四中全會上作檢討。

特別是1953年12月17日鄧小平、陳雲向毛告密後,毛對高的懷疑加深,感到高的威脅可能比劉更大。

事隔多年後,鄧小平談到此事說:毛澤東1953年底提出中央分一線、二線後,高崗活動得非常積極。他首先得到林彪的支持,也得到彭德懷的支持,才敢於放手這麼搞。那時候六個大區,他得到四個大區的支持。

鄧小平說,對西南,他用拉攏的辦法,正式和我談判,說劉少奇不成熟,要爭取我和他一起拱倒劉少奇。我明確表態,說劉少奇是好的,改變這樣一種歷史形成的地位不適當。

1953年,林彪因生病在北京的西山休養,沒有參加財經會議。一些大區負責人想去看望他,高崗便出面聯絡,帶領幾個大區和軍隊負責人,還有一些地方領導前往,總共去了二三十人。事後,參與探望的王鶴壽曾對人說:「林總(林彪)的水平確實很高,看問題深刻、尖銳,擊中要害。現在劉少奇這些白區黨的人控制著中央的權力,有篡權的危險性和可能性,是毛主席身邊的危險人物。」當時,林彪講:「看來,現在中央的領袖中,毛主席年紀大了,劉少奇是不行了,只有高主席(高崗)是久經考驗的……」(張明遠著:《我的回憶》,中共黨史出版社,2004年版,第381頁)

當時,全國六個大區中,東北、西北、華中、華中四個大區都支持高崗,加上在東北戰場上得到高崗鼎力支持、戰功排第一的林彪,在朝鮮戰場上得到高崗鼎力支持、戰功赫赫的彭德懷等軍隊領導,都跟高崗關係很好,都支持高崗,使毛感到事態嚴重。到1953年12月下旬,毛權衡利弊,下決心與劉、鄧、周、陳等聯手除掉高崗。

劉鄧周陳等對高「無情打擊

毛作出除掉高的決策後,立即南下杭州,將解決高崗問題的難題留給劉少奇、鄧小平、周恩來、陳雲等。

1954年2月中共七屆四中全會結束後,立即召開「高崗問題座談會」。座談會採用「殘酷鬥爭、無情打擊」的黨內鬥爭方式,對高崗搞突然襲擊,會議氣氛恐怖緊張。

陳雲首先發言,揭發高崗曾經對他說過:中央多設幾個副主席,你一個,我一個,林彪也可以當。高崗當即反駁說:這話是你對我說的。會議主持人周恩來立即嚴厲制止高崗再說下去。

第二個發言的是劉亞樓,他揭發高崗在東北戰爭時期私下與蘇聯人談了三天三夜,提供情報,裡通外國。高崗生氣地說:你真會造謠,我連俄文都不懂,談個屁。會場一片噓笑。

座談會上,只許別人揭發批判高崗,不聽高崗解釋反駁,高崗被上綱上線地定為「陰謀篡黨奪權」、「陰謀分裂黨」。高崗認為許多事情都是對他的誣陷,要求中央對質,拿出證據,更不承認對劉少奇提意見就是要反黨奪權。

據高崗夫人李力群講,當天,高崗回到家中,情緒非常激動,不斷地說:這是誣陷,這是造謠。他們不讓我說話,逼我承認反黨,我能反黨嗎?他們才是反黨,反對毛主席呢。他們不就是要逼死我嗎?這些人太卑鄙了,我上了他們的當了。

高崗部下也受到「無情打擊」

1954年3月26日至4月26日,東北高幹會議在瀋陽舉行,517人出席,170人列席。周恩來到會,劉少奇前祕書、東北局第一副書記兼東北政府主席林楓主持。

周恩來傳達七屆四中全會決議,詳介高饒反黨的「主要事實」,批判高饒「資產階級極端個人主義」,要求打破高崗「一貫正確」、「政治上對、組織上錯」、「東北正確、到北京不好」等觀念。

這次會議上,此前被高崗批評拉幫結派的林楓、周桓(東北軍區副政委),成為「正確路線」的代表,對高崗的老部下,所謂的「五虎上將」,連續批鬥一個月。

1954年4月24日至28日,短短五天時間,就完成從中共中央東北局到中共中央政治局的議決程序,撤職查辦高崗東北局的「五虎上將」——張秀山、張明遠、趙德尊、馬洪、郭峰。

張秀山,東北局第二副書記,四級降八級,被發配遼寧盤山農場當副場長。東北局第三副書記張明遠,被貶到中科院任辦公廳副主任;東北局祕書長兼農工部長趙德尊,六級降十二級,被貶到東北製藥廠任副廠長;東北局副祕書長馬洪,被貶到北京第三建築工程公司任副經理;東北局組織部長兼黨校校長郭峰,被貶到旅大機械五金廠任副廠長。此後,加上一個陳伯村,東北局組織部副部長,被貶到哈爾濱水泥廠當廠長。

張明遠認為「上綱過高」,要申訴,林楓告知:「你就不要再申訴了,這是毛主席決定的。」

東北各省市主要官員幾乎全被撤換,鞍山市委八常委全撤,書記華明自殺(未遂)。

高崗「全部認錯」也不行

1954年4月,高崗得知東北高幹會議揪出他的許多老部下時,非常痛心。高崗經常嘮叨:這些人為中國革命出生入死,為東北的發展建設做出了多大的貢獻啊。怎麼一夜之間就成了反黨、反毛主席了呢?這些罪行都由我來承擔吧。

1954年4月,他抓緊寫完《我的反省》,違心承認「極端的個人主義發展到實質上推行分裂黨的活動」,企圖把劉少奇拉下來,「達到自己做主席惟一助手,將來當領袖的個人野心慾望」。

高崗交完《我的反省》後,多次讓祕書打電話,請求中央與他談話,焦灼地等待中央對他的安排,然而,沒有得到任何音信。

高崗在自殺前幾天,情緒極度反常,管教組多次向中央當面匯報、書面緊急報告,認為情況危急,要求中央儘快派人與高談話,妥善處置,以免意外。

但是,左催右催,左盼右盼,還是沒有片言隻字的答覆,也沒有人來和他談話。被「管教」8個月、絕望至極的高崗,最後,一了百了。

結語

高崗之所以被整死,從理論上講,馬克思的「階級鬥爭論」是禍根。

中共七屆四中全會決議,不點名地批判了高崗、饒漱石。其分析問題的根本指導思想就是階級鬥爭論。決議指出:

「在這場鬥爭中,一方面,外國帝國主義,決不會袖手旁觀;另一方面,國內那些已經被打倒的階級決不會甘心於自己的死亡,那些將被消滅的階級也決不會沒有反抗,他們中的堅決反革命分子必然要和外國帝國主義互相勾結起來,利用每一個機會來破壞我們黨和人民的事業,企圖使中國革命事業歸於失敗,使反動統治在中國復辟。帝國主義者和反革命分子破壞我們的最重要的方法之一就是首先破壞我們黨的團結,並在我們黨內尋找他們的代理人。我們黨內產生過陳獨秀、張國燾,蘇聯黨內產生過貝利亞,這樣重大的歷史教訓表明,敵人不但一定要在我們黨內尋找他們的代理人,而且曾經找到過,在今後也還可能找到某些不穩定的、不忠實的、以至別有企圖的分子作為他們的代理人。」

中共打倒高崗是這一套說辭,此後毛澤東打倒彭德懷、習仲勳、劉少奇、鄧小平、林彪等,都是這一套說辭。

另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你死我活的權力鬥爭。百年中共,一直在這麼鬥來鬥去,沒完沒了。

文章来源: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