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义军:《东北抗日联军第五军》说戴凤岭(戴凤龄)和戴洪昌是父子关系

0
 史义军 小史读史 2022-09-12 23:00 Posted on 北京

Image

吉林敦化戴家的历史其实远远未搞清楚,如戴凤龄和戴洪昌之间的关系问题,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5年出版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五军》第178页说:

“戴克正同志,生于1915年,吉林省敦化县沙河人,“九一八”事变后参加王德林的国民救国军。1933年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1935年参加东北抗日联军第五军,同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参加抗联第五军之后历任排长、连长、团长。

戴克正家是敦化县沙河沿一带著名的大户人家,拥有上万亩土地,并开大烧锅,家里有几十支枪。在民族危亡的紧要关头,戴克正的祖父戴凤岭、父亲戴洪昌于1931年12月以自家的武器为基础,在当地起而组织抗日救国军,进行抗日。”

在这本权威的军史中说戴凤岭(戴凤龄)和戴洪昌是父子关系。

这个关系我也曾和中共吉林省委党史研究室的有关人员探讨过。如果戴凤龄和戴洪昌是父子关系,那么戴凤龄就是烈士戴克政的爷爷。

《东北抗日联军第五军》军史的作者是刘文新,曾在中共黑龙江省委党史研究所和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工作过,他说戴凤龄和戴洪昌是父子关系,恐怕也不是空穴来风。

Image

Image

1982年黑龙江人民出版社编辑出版的《文化知识》第4辑中有这样一篇文章,题为《戴克政——诚挚的革命同志》,作者怀烈,显然是笔名。

在这篇文章中也提到了戴克政和戴凤岭的关系问题,文中说:

在民族危亡的紧要关头,戴克政的祖父戴凤岭,父亲戴洪昌目睹日本侵略者到处横暴抢夺,奸淫烧杀,乃于一九三一年十二月,以自家的武器为基础在当地起而组织抗日救国军,进行抗日。一九三二年王德林组织国民救国军下称救国军以后,加入了王德林的救国军,戴洪昌被任为救国军第五营营长。在戴凤岭、戴洪昌影响下,戴克政全家大部分人都参加了救国军。

按照这篇文章的说法,戴凤龄和戴洪昌绝不是一个人,他们是父子关系。

这篇文章和2005年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五》的说法完全一致。

那么刘文新所著的,1985年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五军》一书中为什么没有将戴凤龄、戴洪昌、戴克政之间的关系写入书中呢?因为这套书组稿时,李延禄还健在,戴凤龄这个名字在李延禄口述、骆宾基整理的《过去的年代》中将戴凤龄是作为反面人物来描述的。1984年书已经定稿,1985年6月李延禄去世,此时再改稿,已经来不及了。《东北抗日联军第五军》同年9月出版。2005年此书再版时,又把戴凤龄、戴洪昌、戴克政祖孙三代的关系写入了书中。

怀烈1982年的文章和二版《东北抗日联军第五军》的说法绝不是空穴来风,是来自哪里呢?一定是来自纪福来,因为纪福来在给北京市西城区法院提供的证言材料中说他在1965年、1980年和1982年都曾给有关部门写过材料,刘文新等不可能不按照所谓家属提供的材料书写历史,只是他们没有深入考证,就很轻率将戴凤龄是戴洪昌的父亲,是戴克政的爷爷写入了军史。

1980年代纪福来没有看过《国民救国军抗日血战史》,根本不知道五营营长是戴彭龄,只是按照《过去的年代》在编故事,搞出一个“戴凤龄”是戴洪昌的父亲来。后来,随着《周保中东北抗日游击日记》和《国民救国军抗日血战史》等史料的出现,纪福来又将戴洪昌和戴凤龄捏成了一个人,又造出一个“戴万龄”,他2016年5月6日写的《戴凤龄营在墙缝战役中情况》中说:

“戴凤龄,原名戴万龄,字洪昌,曾任王德林领导的救国军的独立营营长”。

Image

中共党史出版社2021年出版的《中国共产党吉林历史》的编写者也同样犯了刘文新的错误,又把“戴万龄”写入了党史一卷。

我一直坚持说,戴万龄绝不是戴洪昌,戴万龄和戴克政也没有关系。

纪福来编出来的故事把黑龙江党史研究人员和吉林党史研究人员带进了坑里,黑、吉两省依据纪福来的说法又把许多东北抗联历史的爱好者带入了坑里。以讹传讹,危害很大。

戴家的历史其实远远未搞清楚,但戴家的历史必须要搞清楚。

2022年9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