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茂春:中国对台湾的假战及其真实意图

0
13
20220914104225170
余茂春在发言

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中国共产党就对台湾人民和政府发动某种圣战(holy war)。然而,中共的圣战也是一场假战(phony war), 因为中共是以虚幻的名义对付一个假想的对手,就像唐吉诃德(Don Quixote)攻击风车一样。

这场假战有几个虚假的前提。与中共的主张相反,台湾从来就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自一九四九年以来,今天台湾没有一寸领土处于中共政权的行政管辖或主权控制之下。

中共炮制台湾独立运动 转移焦点

中共声称,有一小撮企图将台湾从大陆分裂出去的“分离主义叛徒”(splittist traitors),炮制出所谓的台湾独立运动。不过,这种说法是在转移焦点。

因为台湾目前并没有主流政治人物主张台湾独立。今天台湾所有的政治领袖,不论是来自民进党还是国民党这两个主要政党,都一直在努力维持现状。现状就是台湾的事实独立。这种现状可以回溯到一九四九年。

如果台湾从一九四九年以来就处于事实上的独立状态,台湾今天就没有必要宣布独立。它已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它的正式名称是中华民国(台湾)。它的领导人是民主选举产生的。它的公民享有充分的自治权利。它的国防部队枕戈待旦保护它的主权。而且,中华民国(台湾)政府和人民,是照亮整个印度—太平洋地区自由和民主的灯塔。

在北京的这场假战中,中共的前提是站不住脚的,关键在于中国政府声称,台湾与古代中华帝国王朝有着历史上的联系,借此为中共透过“统一”的名义,将“解放”叛离的台湾这项伪善的使命正当化。

在历史上,台湾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一样,曾经先后被多个大国统治过。中国的几个朝代曾经断断续续地统治过台湾岛。台湾也曾经间歇性地被其他国家占领、兼并和治理,包括西班牙、荷兰和日本。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中国身上。中国也曾经被外国列强侵略和占领,包括蒙古、满洲和其他的游牧民族强权。

但在历史上的大部分时间里,台湾人民都是自治的。它们不属于任何人。基于这些事实,今天任何对于领土主权的声索,都应该主要以国际法和人民的意愿为基础,而不是以过去曾经占领或共同的民族语言遗产为依归。

无视国际法与人民意愿 声索领土

俄罗斯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最常坚持危险的历史修正主义的两个政府,它们都被国际社会所排斥。它们都利用关于共同的历史和民族语言遗产的错误论断,为它们的侵略行径辩护。它们既无视国际法,也罔顾不接受敌国占领的主权人民的意愿。俄罗斯已经入侵并且兼并乌克兰的大片领土。中国则瞄准台湾。

国际法也没有站在中国这一边。就在不久前的二○一六年,海牙常设仲裁法院(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的一项历史性裁决清楚地表明,北京基于历史权利,将领土或海洋主权划设到其从未控制过的地区的扩张性声索,“没有法律依据”。这项裁决的影响范围远远超过南海。

由于中共的表里不一和投机取巧,中国对台湾的假战甚至更具欺骗性。北京宣称重视中国的领土完整,并将台湾的“统一”定位为将失去的领土归还给其合法所有人的神圣使命。

其实,中共政权对中国的实际领土往往轻忽大意、投机取巧。只要将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时出版的中国地图,与当前的地图加以简单对比,即可阐明这一点。自一九四九年以来,北京的共产党政府心甘情愿地将中国领土割让给主要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友好国家,例如苏联(俄罗斯)、蒙古和缅甸。这些领土加起来比台湾这个小岛还要大好几十倍。如果中国的领土完整是中共最关心的问题,它就绝对不会这么做。

中国外交没原则 是机会主义导向

中共将其夺占台湾的决心,佯称为对绝对原则的坚持。这也是假的,因为中国的外交往往没有原则可言。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与台湾的假战中采取的原则,与在其他情况下不同。中国反对以“一个中国,一个台湾”,做为解决在政治和意识形态上截然不同、但拥有共同文化和历史遗产的主权国家之间争端的方案。可是,北京在一九九二年采取在外交上承认韩国的“一个平壤,一个首尔”政策,轻易地背叛了北韩这个“唇齿相依”的亲密盟友。同样地,中共在外交上承认西德的同时,也与共党统治下的东德维持官方往来。中共在自己的外交事务上始终是机会主义导向,而不是原则挂帅。

中国对台湾的战争是假的。那么,中国在台湾海峡兴风作浪的原因是什么?其实,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真正目标是美国。

中国共产党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意识形态的信徒。它有着千禧年的狂热,企图在一场自称为“史诗级的斗争”(epic struggle)中取胜,推翻全球资本主义。所有的中共领导人,从毛泽东到习近平,都毫不掩饰地致力实现这种愿景,而且钜细靡遗地公开阐述中共在这种信念指导下的战略意图。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曾经简明扼要地总结这项使命:“我们共产党人坚信马克思主义一定会取得最后胜利,资本主义制度最终要被社会主义制度取代。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因此,我们对社会主义前途充满信心。”(江泽民文选,第一卷,第三五○页)

美国是资本主义体制的全球领导者。光凭这一点,美国就会被视为中共的头号劲敌。但从北京的角度来看,更糟糕的是美国将台湾视为盟友和伙伴。而且,自从这个自治的岛屿最近几十年已经蜕变为一个充满活力的民主国家以来,美国也大幅提升了与台湾的非官方关系。

在台海兴风作浪 真正目标是美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台湾海峡不断挑衅的大战略,是为了推动中共的史诗级全球斗争,对抗世界资本主义民主国家的领导者美国。台湾海峡的所有重大危机,都是中共为了促进这项对抗美国的大战略而挑起的。

为了抗议美国陆战队登陆黎巴嫩,并抵制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对美帝及其中东行动的“马克思主义修正主义”和“反革命投降主义”,毛泽东在一九五八年八月对台湾占领的离岛金门和马祖发动猛烈炮击。整个世界都因为台湾海峡的这场危机濒临核战末日。

毛泽东的私人医生李志绥后来观察到,“这是毛对赫鲁晓夫试图缓和苏联和美国之间紧张关系的挑战…对毛来说,炮击金门和马祖只是一场表演,是一场使赫鲁晓夫和艾森豪明白他们无法束缚中国,并且破坏赫鲁晓夫寻求新和平的游戏。这场游戏是一场可怕的赌博,全球面临原子弹大战的威胁,可能赔上数百万中国百姓的无辜生灵。”

在一九九五年和九六年,中共又在台湾附近发射导弹,制造另一场台海危机。这是为了恐吓台湾选民,但更重要的是威胁华盛顿。事后,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吹嘘道,“在台湾问题上…我们在台湾海峡的两场军事演习震慑了美国政府内外。”

这种马基维利式的诡计一直延续到今天。中共认为,美国所谓反中共阴谋的关键,是一套“既交往又围堵”(engagement plus containment)战略。中共也相信,北京的反制之道应该是“以对抗促合作”(to use confrontation to promote cooperation)。

这种算计引发了当前的台海危机。它的目的是最大限度地升高台湾海峡的紧张情势,胁迫被认定为软弱和优柔寡断的美国现领导阶层按照中共的条件与北京合作。它企图迫使美国放弃支持热爱自由、主权和民主的台湾的决心,借此折损美国的全球威望和领导地位。

这或许是一场假战。但它有一个真正的敌人。

(余茂春曾在川普政府担任美国国务卿庞皮欧政策规划办公室中国政策首席顾问,现为哈德逊研究所中国中心主任及2049计划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以及胡佛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国际新闻中心陈泓达译)

来源:自由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