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成:俄乌战争,历史回顾和历史拐点

0
俄罗斯在普京时代,自2000年算起,开始还继续其民主化方向,亦即亲欧美方向。后来却渐渐地反民主,反欧美,搞起了个人独裁。今年二月,更发动了侵略乌克兰战争,给乌克兰,给俄罗斯自己,给欧洲,给世界,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俄罗斯二十多年来,一路变坏,坏成现在这个样子。实在不堪回首,不堪目睹。谁之罪?
当然普京个人负有最大的责任,是罪大恶极,不可饶恕。但是,许多其他人的因素也很大。比如正如胡平在在指出的,邓小平六四屠杀不仅改变了中国,而且改变了世界,在国际关系方面,也在价值信念等诸多基本方面。又如基于六四后政治之演变,中国出了个大恶霸习近平,他与普京结成国际团伙,他们自恃两大国互补,有地盘有钱,有钢铁有石油,有巨大的市场,有偷来的技术,有一群流氓喽罗,有很多厉害武器,有人口,有炮灰,强调中俄关系无限好,我是流氓我怕谁? 又如老奥巴八年的空话大话,实际无能。又如老特朗四年的病态人格,价值混乱。又如老莫克十六年(2005-2021),缺少远见和智慧,既绥靖中共暴政,姑息普京独裁,又同时姑息纵容乌克兰的极端民族主义。
此外更加,想当年,乌克兰极端民族分子,一味强硬,一味挑衅,越来越滥用国际同情心,越来越激进,越来越滥用暴力。于2014年长期占领首都的独立广场, 数度冲击并一度占领总统府,暴力追击时任总统,暴力驱散亲俄的国会议员。之前与之后,全面取消俄罗斯语的母语地位,如此等等,不一而足。乌克兰极端民族主义者,包括那些愚氓和那些愚氓政治家,不顾法制,不通情理,任性胡闹,愈演愈烈,硬是把一盘民主好棋,下成臭棋死棋。
回首历史。从2014年那时起,乌克兰就几乎没有了回旋余地,几乎注定了俄乌关系必将继续冤冤相报,恶性循环。从而几乎注定了 that 普京,或迟或早,要以军事手段解决乌克兰问题。从那时起,世人大约就只有盼奇迹盼上帝,才能和平解决乌克兰问题了。何种上帝奇迹? 曰:要么习恶霸突然死去,要么普恶霸突然死去,最好是两个恶霸都突然死去。很遗憾,任何上帝奇迹都没有出现。于是,俄罗斯侵略乌克兰之战争,于是这场战争给人类造成之灾难,于今年2022年2月,就终于发生了。呜呼,呜呼!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各种合力,恶性互动,遂演变成了今天这样的大崩溃,大灾难。
如何收场? 希望 that 物极必反。我们正处在历史的拐点(胡平曰)。第一步是必须战胜普恶霸。关键是这场乌克兰战争。胜了这一战,然后宽开时日,全人类战胜习恶霸。
(2022-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