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疫情失控 公交车半夜拉人

0
id13827566 faccdb2c 035c 47ea 9b83 3a0266feeaa0 600x400
id13827566 faccdb2c 035c 47ea 9b83 3a0266feeaa0 600x400

拉萨疫情失控,当局为了达到社会面清零,半夜将大批民众拉至方舱集中隔离,方舱隔离条件非常差,许多人被阳性。(微博截图)

西藏拉萨市有80万人口,民间估计四分之一的人口染疫,但是官方对外隐瞒,拉萨公车半夜一车车拉人去隔离,据说是为了20日清零,却造成阴性、阳性人员混杂,感染人数不断攀升。

拉萨市居民张晴(化名)16日告诉大纪元,“(官方)每天报导的染疫人数增加60个,那是胡扯的,一个小区出去的人,都不止60个。”

被滞留在日喀则的易崵(化名)也是质疑官方宣称的染疫人数,他说,“西藏这边做核酸总感觉好假,基本上都不会捅到嗓子眼,就在舌头中间刮一下,新闻发布会公布的都是假的。”

恐怖公交车 半夜一车车拉人隔离

张晴居住在拉萨市城关区八一社区,从8月2日开始被隔离在公司宿舍,已经40多天,感觉到拉萨情况越来越恶化。

她所在社区已经4天没有做核酸了,原本14日当天,有社区人员跟他们联系,要来做核酸,后来社区电话都打不通,有民众说,社区的人都被拉走隔离了。“今天(16日)下午城关区,我们好多客户都被隔离,拉了十几车走。还有很多同事,藏族的、汉族的都被拉走。”

张晴说,“我们现在进去(方舱)的同事朋友都是这样,三四天不做核酸,一做核酸就是阳性,码都变红了,(社区)白天给你打电话,晚上收拾东西,出来门口集合,坐公交车。”

她说,一个小区或一栋公寓里面,只要出两三例阳性,可能整栋楼全拉走,“公交车一来真的是很恐怖的,每天拉,拉个五六天,基本上(小区)就能拉空。”

“而且公交车都是晚上九点半上班,去社区拉,白天就送从方舱隔离完出来的,白天从方舱往出拉,晚上往里送。”张晴说,年轻人这样拉人可能还能承受,但是很多是老人、小孩,根本不忍看,整个公交车上连排坐着、塞得满满的拉人。

“拉萨这边,如果说最后连信仰都没有的话,估计大家也坚持不下去了,心里面的那种恐慌越来越大,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拉走。”张晴说。

万一被拉走,首要担心的是隔离环境差,张晴说,15日开始,拉萨新建方舱,开始改搭帐篷,隔离条件比打地铺的清水房还要差,“拉萨能用的地方基本上都已经满了”。

张晴说,从8月12日当局宣布静默管理三天后,就三天、三天、无限期的延长,现在说秋天过去,可能还会再加个冬天,而且就算解封了,市区也没人了,都给拉到郊区隔离了。

当局为求清零 阴阳混杂隔离扩大感染

居住在城关区的赵女士9月16日告诉大纪元,拉萨的人口只有80万人,民间的说法是,已有20万人感染,还不包含日喀则,现在当局为求20日清零,大面积地拉人进方舱。

赵女士介绍,拉萨原本有十几个方舱,是在疫情还没有开始前搭建的,每间约可容纳一两千人,“我有一个医护人员的朋友在那里,没想到不够用了,感染人越来越多,郊区开始又在修建方舱,但是修建的时间不够,现在临时征用学校、工地,还有很多未交屋的期房,都是清水房,让他们住在里面,这种(隔离点)差不多大大小小有十个之多”。

微博截图

她说,拉萨还有三座大型的方舱,分别在柳梧、堆龙、东郊,其中堆龙方舱约可容纳一万人。但是现在也住不下了,全部拉到墨竹工卡县和曲水县去隔离。

拉萨官方数据显示,截至9月14日0—24时,拉萨市新增本土新冠病毒感染者86例,其中新增确诊病例8例、无症状感染者78例,新增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均在城关区、均在闭环隔离管控中发现。对于官方数据赵女士非常质疑。

赵女士提到,现在拉萨居民最怕半夜公交车,“我们城关区的说是全部要被清走,为了全面消杀,现在城关区(居民)每天晚上睡不着觉,在等公交车来敲门,说要把城关区的人清完,就解封,结果阴性的人白白去感染成阳性,所以说为什么真实的感染人数有20万。”

微博截图

而在拉萨市区新旧城交界处、原本热闹的商业区嘎玛贡桑街道,日前传出抗议事件。赵女士说,嘎玛贡桑是这次疫情封得最早的街道,那边感染的太多了,他们已经十几天没有做核酸,没有吃的,“我一个朋友打电话给社区,社区说因为你是阳性,不能送吃的。”

日喀则长时间封城 隔离条件差

滞留在日喀则的易崵9月15日告诉大纪元,他本来要从四川南充到阿里帮亲戚做生意,先到了拉萨,前往阿里途中,被封在日喀则。一开始住隔离酒店是免费,还有供应盒饭,后来检查呈现阳性后,他曾要求复检,或者做抗原检测,但是投诉无门。他被直接拉到了方舱,目前被隔离在日喀则第三方舱医院。

“里面条件不是理想中的那么好,是在一个中学的车库,做成方舱医院,里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床,上下铺,所有阳性人全部混在一起,好几千人住在里面,天天扎堆做核酸,就算怀疑自己不是阳性的,待在里面,肯定也会变成阳性了。”易崵说。

他表示,日喀则这边拉得人也多,“洗澡洗不了,厕所是公用的,环境挺差的,反应了也没用,这里也没人管你,相当于就是换了一个地方睡觉。”

记者致电西藏自治区、拉萨市、拉萨市城关区疫情联防联控领导小组办公室电话均挂不通或者是无人接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