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小舟: 普大帝封狼居胥,习君臣卑躬屈膝

0
下载 (3)
下载 (3)

习近平出访中亚,引发国内外瞩目。对此热议无数,但多属就事论事,或虽结合乌国抗俄之战及欧美与俄关系,然未必言及关键。

关键应在于,习皇出访之前,由其或新沙皇普京主导,在俄罗斯凭不平等条约所强占的中国外东北疆土及其附近海域所进行的“东方-2022”军事演习。此次军事演习,已为习皇的中亚之行定调着色了。

一、侵乌犯欧败象已显,睥睨习共绰绰有余

表面上看,“东方-2022”军事演习系由俄罗斯军方及普沙皇主导,筹备于2022年8月,举行于9月。参演国有俄罗斯、阿塞拜疆、阿尔及利亚、亚美尼亚、白俄罗斯、印度、吉尔吉斯斯坦、中共国、蒙古、塔吉克斯坦、哈萨克斯坦、老挝、缅甸、尼加拉瓜、叙利亚。由参演国名单可见,除了印度这个有名的周旋各方以图己利的“骑墙派”,大部分参演国均为专制、半专制国家,系俄罗斯的小弟、铁杆或密友。但这些专制独裁国家中,除了中共国有份量,其他国家势微力薄、国际影响力不仅很小甚至颇为恶劣,且多属内陆小国,有些国家远在西亚、南亚甚至非洲(如阿尔及利亚),此类内陆小国及非洲国家远赴远东海域参与以海军为主体的军演,颇有些不伦不类,有凑数之嫌,很可能是被某个最习惯于“量人民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的政权不惜血本特意请来充当此次军演的陪衬,以免因军演只有俄共参与而使文明国家更为坚信习普二人怀有迫切进行军事结盟、准备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可怕目标,也免得使军演沦为俄共双方的自炫游戏、显得形单影只而贻笑于世。

故而,此次军演的真正主角,只有俄罗斯与中共国。

军演目的何在?俄军方所谓“防御性军演”,不过是一句鬼话。军演目的无他,像俄罗斯这样的侵略成性、狂宰邻邦的虎狼之国,军演目的更无他,无非是对内安抚鹰犬与愚民、对外耀武扬威、睥睨他国。但问题是,俄罗斯睥睨何国?

在西方,此时俄罗斯在侵略乌克兰之战中败象已显。虽然乌克兰有欧美力挺,但浴血奋战的军民多数是乌克兰人,堂堂世界面积第一大国、军事强国俄罗斯,居然在国小力弱的乌克兰面前一败再败,又有何脸面睥睨乌国?乌国尚且无法睥睨,就更别说去睥睨乌国背后的靠山——欧洲诸国与美加澳等国了。普沙皇环顾之下,西方强邻环伺、劲敌如林,黑海、波罗的海已无军演价值:不仅军演极可能进一步加强欧洲诸国的反俄情绪与军事反制力度、甚至“擦枪走火”,而且,已在俄乌黑海之战中屡吃败仗的俄罗斯海军,还有脸去战胜方的眼前搞军演??即便普沙皇早已被独裁权力熏的半醉,也不至于出此昏招,更别说尚有几分军人荣誉感与自尊心的俄罗斯军人了。

当然,虽然黑海、波罗的海已不适于军演,但俄罗斯倒还可以去极北之地摩尔曼斯克及宽广浩瀚的北冰洋透一口气,那里尚是俄罗斯后院,尚无火药气味和走火之虞,可以演习一下,但问题是,俄在欧洲已无友邦,且苦寒之地,天遥海远,友军难至,无人捧场,让企鹅和北极熊当观众吗?

不过,“西方不亮东方亮”。虽然普帝侵乌犯欧败象已显,偌大西方竟无海上军演空间,但是,所谓“一物降一物”,普帝尽管一败再败,但睥睨小弟绰绰有余,习共素来对普帝极尽巴结讨好之能事,习共如此自辱,普帝必辱之,顺带辱华和恐吓日韩。日本军力受限、且北方四岛沦为俄军的抵颈之刃,美国在东北亚的力量颇为有限,韩国势孤,因此,普帝在东北亚尚有耀武扬威的巨大空间。

俄(苏)长期以来一直以为中国可欺可辱,俄(苏)侵华掠地的历史,是中华民族的一本血泪账。自从晚清迄今为止,在长达近二百年的漫长时期,只要是专制独裁的时期,无不是对内镇压盘剥、对俄(苏)屈膝跪舔!前有满清,后有红朝,中间的民国统治大陆期间,只是在北洋政府时期因徐树铮将军出兵外蒙而多少在对苏俄的博弈中找回一点尊严,蒋介石统治大陆期间,不论是出于主观因素还是客观因素,在对苏博弈中不仅没有任何收获,反而弄丢了外蒙,痛失驼铃千里的锦绣河山!在中共统治期间,虽然对苏(俄)时恭时倨,但总体仍以苏为师、跪舔为主,因为苏共是中共的父皇帝,不仅对中共有深恩厚泽,还掌控着中共不可告人的大量隐秘。中共惧苏惮俄,主因在此。在习近平统治时期,习更是将媚俄做到极致,为实现像普京那样的强人统治、长期独裁和帝王之威,以普为师、以俄为朋,媚俄媚普无所不用其极。

面对如此自辱的习共政权,已惯于宰割软蛋、欺凌怂包、睥睨红朝的普大帝,岂会放过如此良机。借军演之机,不仅可以将在乌克兰战场和整个西方失去的脸面找回一些,还可以向其独裁统治下的鹰犬、愚民炫耀其国际支持力量仍然可观。对于充溢着大国情结的俄罗斯人而言,纵然参与军演的一些小喽罗可忽略不计,中共国这个大喽罗是不能不计的。一时之间,普京在东方出尽风头,在从中国强占的土地上大显威风,在海兰泡、江东六十四屯、海参崴等处遭受俄军屠杀的万千同胞的埋骨之所上,大演“封狼居胥”、顾盼自雄、不可一世!

所谓“败军之将,不可言勇”,此非教条、刻板之论,而是由军人的基本价值观和基本尊严决定的。然而,普帝及手下均为乌国战场的败军之将,竟可在作为中华之痛的海参崴大炫其勇、大展其威!主要原因就是习共的自甘其辱和百般跪舔所成全和衬托的!普帝及其左右军头倨傲地脚踏本为中华领土的海参崴、骄悍地检阅俄共二军的霸主神态,无不透出这样的心底话和潜台词:我们干不过乌克兰和北约,但骑在你们这些“知耻而后怂”的贱货头上充当大爷,还是易如反掌!

一时之间,《普京戎装远赴海参崴  视察中俄等国联合军演》之类的新闻成为各国媒体焦点和网络热搜,让不少俄罗斯人大呼过瘾!

然而,每一名愤恨俄罗斯侵华割地之恶、心存收复失地之志的中华儿女和炎黄子孙,无不心头流血、双目喷火、拳头紧攥!!

试想,一个长期横行霸道的流氓邻居强夺了你家的大块土地,还在这块土地上的与你紧邻的、本属你家的标志建筑上耀武扬威,你还需要怀疑他是向谁耀武扬威吗?!

难道,这还不是无以复加的奇耻大辱吗?!

试问,这与被人捅了一刀、还被人在伤口上撒尿有何区别!?

漫漫百年虽已逝,而习共种种媚俄媚普,仍令国人恍若置身晚清!呜呼悲哉!!

鉴于习派媚普媚俄早已无底线,而且,普京于此连败之际用另一场耗费巨大的、远离战场、远在天边、无补实际的军演以壮声威,总有些“打肿脸充胖子”的意味,因此,完全可以进一步推论,“东方-2022”军演的幕后导演和金主,极可能不是普京,而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住普帝的脸面与地位的习皇!他宁可以自侮自辱方式让普京像沙皇般威风八面地脚踏被割占的海参崴、“封狼居胥”,宁可自掏腰包也让普帝极有脸面地检阅俄共二军,只为让普京的国内支持度和国际号召力上升那么一点点!!

原因在于,习普情同手足,利出一体,已然无可分割!而且,习皇之依赖普帝,更超普帝之依赖习皇!因为,普帝有些英雄情结,敢于冒险,而且早就尝够了帝王滋味,在最后关头,不排除宁可战死也要维护帝王尊严,“敢做也敢当”,因此,未必需要极端依赖谁。而习皇不同,他是养尊处优、少历险难的王孙贵胄、公子哥儿,而非像普京那样从底层一路打拼上来的硬汉,他色厉内荏,欺软怕硬,依赖性较强,加上其未长期享受帝王般快感,更需一个久踞帝位的大国独裁者充当其“连任榜样”、“连任依据”和兄长角色,为其连任提供各种精神支持、理论支持与现实支持。当然,习皇极为依赖普帝,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习皇的连任阻力已超过或不亚于普帝的保权困境,内忧至此,因此挥霍民脂民膏以保盟友、长获外援之心就更为迫切!

因此,莫以为习皇的媚俄辱国就到此为止了。为了实现普京那样的帝王之梦并时刻以普京为师,为了让普京这个“连任榜样”能够一直存在,为了时刻体现普习之间的深情厚谊,为了在彼此困顿的非常时期抱团取暖、互相策应、长保权位,习皇的“另一盘大棋”又启动了。

二、上国下邦尊卑依旧,难兄难弟前途堪忧

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凡有求于对方,或己方于对方的期求大于对方于己方的期求,总是带着殷勤献媚之心去联系对方、拜见对方。人与人的交际如此,国与国的外交又何尝不是如此?

然而,恭敬前去,居然不得入对方门庭,只能在对方邻居的陋室中见面。此种情况,不论原因如何,都可谓是万分尴尬,双方均大失脸面。

很不幸,习皇与普帝这两个“大国领袖”,偏偏只能在“蕞尔小邦”的俄罗斯小弟那里见面,仿佛见不得人的偷情。而且,见面地点也不是稍微“高大上”一点的首都,而是两大国民众都很少听闻的“撒马尔罕”。

习皇中亚之行目的何在?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习皇访问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主要目的显然不在中亚,而在于与普帝会面,例行小弟卑躬屈膝之问安,尽力助大哥解决燃眉之急。此时,俄罗斯沦为文明国家共讨的对象,习皇固然急于向大哥献媚,却不敢直扑克里姆林宫行跪舔大礼。倒不是习皇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反正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他也做过不止一两件了。只是因为此时赴俄,更是坐实了习普二人沆瀣一气、共同对抗文明世界的亲密关系,滚滚舆论谴责和各国制裁打压会顺势而来,进一步冲击他的本就摇摇欲坠的统治基础和似近实远、阻障重重的连任目标。

有分析称,习皇访问中亚是为了巩固与加强上海合作组织,不甚符实。媚俄媚普才是习皇对外政策的核心,如果巩固与加强上海合作组织有利于实现其媚俄媚普的目标,习皇也许会上心,但此事并不涉及习皇对外政策的核心,他绝不会单单为此而破例出访。

有观点认为,习皇出访中亚为了重振经济,并煞有介事地列出中亚“一带一路”经营对大陆能源供给和陆上运输的意义。此论更是不着边际,如果习皇如此重视大陆经济,就不会实行清零暴政和以疫锁国了。习皇的“一带一路”在中亚的效果并不佳,墙内关于“一带一路”的赞歌不乏夸大渲染、甚至无中生有之词;事实是,中亚各国抵制“一带一路”的力量一直十分强大,在新冠疫情爆发后,中亚“一带一路”效果进一步弱化,在俄罗斯侵略乌克兰后,中亚各国对“一带一路”的抵制力度再度加强,如,本年度3月初,致力于经营哈萨克斯坦市场的投资控股企业Kusto Group联合创始人卡纳特·科普巴耶夫发表公开信,认为普京是希特勒,与普京关系亲密的政客是墨索里尼,对习共及本国亲普京、亲习共势力表现了极度反感,代表了中亚各国朝野的各界有识之士的普遍观点。至于大陆主要能源,尚可自给,俄罗斯、伊朗等国也足以满足大陆能源需求;而且,即便从波斯湾到大陆的能源运输海路被封,陆路也不会受影响,且运输地位自然加强,因此,习皇费心劳神对此无关宏局的细节进行事先安排,并无此必要。

还有论点以为,习皇此次中亚之行的主要目的,为了填补俄罗斯因“俄乌冲突”而让出的战略空间、阻止土耳其染指中亚、祸及新疆。此说显然过分夸大了土耳其对中亚地区的扩张欲望、渗透能力与潜在影响力,以及土耳其对疆独恐怖势力的影响与操控。综合相关资科,对中亚政局影响最大的并非外来势力,而是邻国矛盾以及各国经济、政治、宗教矛盾,各种伊斯兰极端势力短期难以在中亚兴风作浪,而且,来自土耳其的伊斯兰极端势力只是伊斯兰国家中的极端势力的一小部分。说到土耳其对疆独的影响,疆独的最重要的境外基地应主要在邻国,如阿富汗,塔利班一直是疆独的重要支持者。但习共连塔利班卷土重来、阿富汗变天都不怕,对美军撤出幸灾乐祸、对塔利班掌权乐见其成,还怕土耳其所谓的“染指中亚”、“祸及新疆”吗?

因此,习皇君臣此行,不过是大哥火拼落难、小弟例行问安、小心伺候。

尽管位高权重、广受瞩目的习皇与普帝迫于国际视听、制裁等因素,其会见有些偷偷摸摸、尴尬可笑,但存在感极低的习皇侍从栗战书对俄罗斯的访问便无此忌讳了,此次担负行跪舔大礼之大任者,自然非他莫属。其与俄国家杜马议长沃洛金(Vyacheslav Volodin)等人的讲话被曝光,诚可谓是“不负皇命”。“问安”过程中,栗战书战战兢兢道:“可以说,俄罗斯被逼到了墙角,为维护国家核心利益而采取了一次反击。” “在涉及俄罗斯核心利益和一些重大关键问题上,中方对俄罗斯表示充分的理解和支持。” “美国和北约直接逼到俄罗斯家门口。……俄罗斯采取其认为应采取的一些措施,中方表示理解,而且从不同的方面给予策应。”  “中方愿同俄方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问题上相互有力支持。”

除了上述媚俄媚普言论成为国际热议,栗侍从与俄方会谈过程中的目光之畏怯游移、表情之拘谨低下、坐姿之屈辱惶恐,亦广受瞩目。反观俄方,无不昂首挺胸、目光如炬、霸气侧漏、表情严峻,且听且记,这根本不像是会谈,倒很像一干衙役轮番审问一个犯人,不愧是“俄爹”之风范!与“东方-2022”军演过程中的动作、神情、气场如出一辙!好一个扬眉吐气、盛气凌人!“俄爹”在乌克兰和北约那里所遭受的打击、屈辱,统统在这帮孝子贤孙身上找回来了!真是“俄爹虐我千百遍,我待俄爹如初恋”!但这就是习皇想要的效果!栗侍从此行就是代表习皇去克里姆林宫行跪舔大礼,只有把平素的奴相、奴姿、奴言放大几倍,才算符合“下邦”下臣的身份,才是诚惶诚恐、不辱使命!这不禁让人遥想当年的“儿皇帝”石敬瑭的奴才拜见“父皇帝”耶律德光的奴才,大约就是此等情形吧!

习皇对普帝的谄媚更是令人惊诧。习称: “中方愿同俄方一道努力,体现大国担当,发挥引领作用,为变乱交织的世界注入稳定性。”好一个“注入稳定性”!在习共看来,俄军侵乌无疑就是正当之举,正当之举当然就不是“破坏和平”,而是“注入稳定性”。那么,在习的逻辑中,乌克兰人民面对侵略逆来顺受、甘作俄奴才叫“稳定性”,反抗侵略和捍卫民主就是“破坏稳定”。此种颠倒黑白的逻辑,与毛时代的“台湾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亟待大陆人民解救等无耻愚民之词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不知,未有“毛时代”生活体验的普帝是否会理解习皇此语中的拍马奉承的“苦心”与“深意”?

虽然习对普帝献媚至此,但普帝仍龙颜不悦,认为习对乌克兰战争有“疑问与顾虑”,意即,习对俄侵乌之战不仅应助言出钱、还应毫无保留地支持,甚至投入战斗,才算尽到小弟本份。既然大哥不满,强忍怒气对小弟例行抚慰几句,已是给足面子,重述一下“一个中国原则”之类,或就足以让习皇受宠若惊,自觉拿到足够的愚臣、愚民的资本,算是不虚此行了。

总之,此番会见,习普双方再也不复冬奥期间的推杯换盏、意气风发、踌躇满志之气象,再无“哥俩好、六六六”之兴,见个面也瞻前顾后、缩手缩脚,不敢在家,而要在外开房,混到这地步,也够窝囊的。虽仍不失大哥、小弟之尊卑,但各怀难言之隐,已有些像难兄难弟在大难临头各奔东西前的最后一聚了。只是不知这哥俩此番一聚后,尚有来日之会否?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光传媒首发,转载请标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