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和:7355颗被撕碎的思念

0
photo1663762256
photo1663762256

今天我愿借此机会,向看到这幅特别作品的每一个人,讲述一个苦难家庭的故事。

我叫耿和,是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我和我们的两个孩子,已经14年没有见到我丈夫了。至今,我们甚至不知道他是否还活在人世。我和孩子无尽的思念中,让我们做出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制作成功了一幅【高智晟浮雕作品】。

2021年底,我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参加“林昭自由奖”颁奖典礼期间,认识了参加典礼的雕塑家陈维明老师,我们受到了美国外交委员会官员和一些其他政要的接见。我讲述了我先生高智晟遭到中共残酷迫害,还株连亲人,致使他的姐姐被逼迫跳河自尽、姐夫也跳楼自杀,双双身亡。陈先生非常难过,觉得这超出了人类情感所能容忍的底线。他表示要为声援高智晟早日获得自由做点事。

不久,陈先生听说我儿子喜欢射击,就提议去位于沙漠的雕塑公园中的天然靶场,他联系了几位我儿子同龄的义工一起去打枪。受邀陪同儿子第一次去沙漠射击,闲暇时我们就捡孩子们打完枪留下的弹壳。陈老师看着弹壳若有所思,他突然说:这弹壳可以做个艺术品吧?wow,我被他激发了灵感,随口说,那就做个高智晟的吧!

好久好久都没有我丈夫的任何消息,他一个大活人被万恶的中共劫持、消失了整整5年!就像人间蒸发一般!如果能用子弹壳创作一幅高智晟肖像,这也符合高智晟苦难的经历和坚强的性格。人间哪有什么岁月静好?是因为有了像高智晟这样的人在前面为我们挡子弹。

陈先生说:只要攒够5千左右的子弹壳就可以开工。想法敲定,接下来儿子就没有闲暇时光享受自己喜爱的射击所带来的快乐。为了攒下足够的弹壳,他不停的打枪。一颗颗子弹带着对父亲的思念飞射而出,清脆的枪声持续回荡在沙漠靶场上空……我们也千百次的弯下腰捡回蹦跳的子弹壳。这哪是弹壳啊?分明是我们思念亲人的破碎的心!

一颗子弹就像一颗心!一颗一颗的捡,生怕失去哪怕一颗……
参加这第一次沙漠公园射击活动后发现,我们获得的弹壳,和高智晟浮雕作品需要的材料数量比,远远不够,接下来只能让儿子用课余时间穿梭在各个室内及室外的靶场去捡了。我担心他不认真,捡不回足够的弹壳,就立下规定:他每次打完枪,必须把所有弹壳都捡回来才能换下一批子弹。我没想到的是,对这件事,儿子从来没有这么用心过。每当他捧着沉甸甸的弹壳递给我,仍显稚嫩的脸庞满是疲惫,凝重代替了他以往射击的快乐。想到儿子与同龄人种种不一样的承受,我的心在纠结,开始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甚至怀疑儿子是否能完成这项我们全家肩负的使命。

没想到,18岁的儿子还是靠着对父亲的牵挂思念坚持了下来,历时6个多月,终于攒够了大约5千发子弹壳,我们全家对能赶紧开始这项艰难工程充满期待和兴奋……

6月15号,我和儿子把所有弹壳装上车,向沙漠农庄出发,一同上路还有兴奋和期待。陈先生在农庄迎接了我们。沙漠阳光灼烈、热浪滚滚,气温达到华氏107度(接近42摄氏度)!我本能的用手遮挡着眼睛,担心儿子受不了在这样的高温下工作。如果子弹壳不够,儿子还必须在莫哈维沙漠高温下继续射击,再捡回子弹壳……

开弓没有回头箭,我来不及多想。当晚10点多,我们还要开车到拉斯维加斯机场 ,去接凌晨到达的义工熊大姐和她儿子。第一天,我们把带来的所有弹壳都摊开在地上,大家围着这一大堆弹壳席地而坐,开始各自分拣弹壳,按弹壳大小、颜色、新旧不同分类装好袋,再统计数字准备开工。

大家的心情都像手中的子弹壳一样沉甸甸的,我们聊起了高智晟的经历,他受的苦,经历的迫害,他们家族这些年经受的煎熬……我一边说一边叹息流泪,大家都为难过并为我先生祷告,悲怆的氛围也在激励着大家齐心协力完成这件浸透高智晟和我们家人血泪的艺术品!

这幅高智晟浮雕也符合高智晟曾经的军人经历和他永远会为别人挡子弹的秉性。我们大家都感受到了它非凡的象征意义。现在回味着创作这件前所未有作品20天的日子,真是令人难忘。我们大人孩子每天6点来钟起床,熊大姐为我们准备着早餐,我们跟随艺术家陈艺术家一起投入创作,我们象一个大家庭一样生活工作,围坐在一起,一边做工一边看着他,一边聊着他,一边回忆着他。

4.8英尺正方形实木底座,平放在坚固的茶几上,再把复印好的设计稿高智晟头像铺在黑色底板上,调整好尺寸比例后,我们几人围在一起,对照高智晟照片远看、近看,看哪里不像,陈先生就会用笔反复勾画反复调整,图片定稿后,用胶贴固定,我们便开始制作。

大家先挑选出大小、颜色都合适的弹壳,然后用电钻钻孔,用吸尘器吸掉木屑,再用榔头在孔洞内钉一颗钉子,然后用胶枪在弹壳里打胶,最后把弹壳按在钉子上。安装好一个弹壳最少需要完成6道工序。

第一天下来,我们每人的双手都有不同地方磨烂,特别是用胶枪往弹壳里推胶,几小时下来手腕都会肿起来,手指也红肿到使不上劲。这时候,我只能借助两腿和膝盖,夹击助力坚持完成。一天下来会手肿腿青、伤痕累累。每天收工都在夜间12点甚至到凌晨,一天平均工作18小时。这里,在此特别感谢志愿者熊大姐抱病携儿子从纽约赶来义工,为我们准备丰富的三餐,并打扫清理现场。在厨房既没有空调也没有风扇环境下,熊大姐以超人的毅力坚持到最后。回到纽约一下飞机就直接住进了医院。

我们全家也感谢艺术家陈先生。二十多天下来,陈维明老师倾注了他全部的创作热情和赤诚心血。

透过这幅艺术作品,我看到它凝聚了所有人的心。7355颗弹壳中,饱含着无数份爱和正义。

大恩无以言谢!我知道,7355颗心的后面,还有无数颗善良的心。他们都在为一个人,我的丈夫高智晟,一个仅仅因为坚守律师的职业操守,坚守做人的良知底线,竟招致中共残酷迫害,不仅失去人身自由,妻离子散长达14年,他更是在黑监狱里经受共产党打手持久的数不清的酷刑折磨。在他短暂出狱后也仍然被严密监控,既没有人身自由也无法看医生,直到五年前再次被非法绑架,至今毫无音讯。

在此,我们呼吁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国会,美国政府寻找美国公民耿和的丈夫,美国公民耿格、高天宇的父亲高智晟。我和孩子被长达五年的思念折磨到生不如死,我们只想找到高智晟,只要接到一个高智晟的电话,亲自听到他一句简单的话,就满足了。

我们用 7355发子弹壳制作的这个高智晟浮雕,象征我们7365份被撕碎的心,撕碎的思念。浮雕上钉下的每一个弹壳,都似乎钉在了我的心里,好像万箭穿心。我们仰望苍天:这样的人间惨事,到底还要延续多久,正义到底哪一天才会真正到来,我们這個苦难的家庭何时才能团圆!

我和孩子,及所有关注同情我们的善良人,都在期待着那一天明天就来临!

谢谢大家倾听我的故事。

耿和 2022年9月20日于美国首都华盛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