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平:中国的改革开放也许是一个偶然

0
 立平坐看云起 老孙荐读 2022-09-22 05:30 Posted on 北京

洪:我们今天聊一个稍微思辨一点的问题:您说中国改革开放的发生是必然的吗?

孙:华盛顿大学的国际研究与社会学教授丹尼尔·西罗(Daniel Chirot)说到人类命运的偶然性时说:如果你站在1940年的欧洲,你会发现1945年的胜利是多么偶然。如果作为对手的极权主义的“他们”不犯那么多愚蠢的错误的话,(将会怎么样)。

其实,历史很难说是必然的,也很难说是偶然的,往往是必然与偶然混合在一起。远的不说,就说现在作为人们关注焦点的俄乌战争,你说现在走到这一步,是偶然的还是必然的?是混合在一起的东西。能够使这两种因素混合在一起的就是过程,动态的过程。

洪:对了,这让我想起您在90年代末期提出的过程–事件分析,好像解释的就是类似的问题。

孙:记得我当时打过一个比方:在公共汽车上,因为一个人不小心踩了另一个人的脚,最后双方打得头破血流。在这个事情中,从开始的因到最后的果,其演变的机制是什么? 即使是这天公众汽车上人多很挤,即使这两个人脾气都很暴躁,即使这两个人头一天都挨了领导的批评,即使这两个人出门前都和老婆吵架了,即使眼看就要迟到了会被罚款,因为踩了一下脚,就一定会打得头破血流吗?不会的,没有任何因素注定了最后一定是这样的结果,这是一个过程的产物,是偶然与必然在过程中交织在一起的结果。

那导致了这最后结果的是什么?是事件发生过程中由偶然因素与必然因素交织在一起生成的新逻辑。事情的过程可能是这样的:被踩的人,在被踩的前一秒钟,都不知道自己会被踩,否则他早就躲开了。而在被踩之后,他必须在几秒钟之内做出反应,或者决定不做出反应。结果,一句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的话就冒了出来:你没长眼睛啊?!其实,在他这句话刚出口,甚至还没有说完的时候,自己就已经意识到这个反应有点过分了。但男子汉大丈夫硬着头皮也得把这句话说完了。于是一个过程开始了。

洪:是的,在过程中,新的因素出现了,新的逻辑形成了。就此来看中国的改革开放过程,我们怎么认识在过程中出现的新因素,形成的新逻辑?

孙:在这当中,发生的最重要的事情是,改革与开放相遇了,或者说,出现了改革与开放的耦合。在《中国改革何以发生?底层逻辑是什么?对今天的启示是什么?》的那个对谈中,我曾经说过,改革首先是基于中国社会自身的要求,自身的需求,是要解决自身的问题。更具体地说,改革之所以发生,是因为那时旧体制处理代价的空间基本被用尽了。也就是说,中国的改革之所以发生,是有其自身的逻辑和动力的。

但这并不意味着会发生实际上发生了的这场改革。这个时候,有两个因素出现在中国历史演变的过程中。一个是领导人的自然更替。任何改革都意味着对之前某种程度的否定和切割。否则怎么会有改革呢?当时领导人的自然更替使得重新评价过去,实现与过去的切割和转折成为可能。而当时的国际形势又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使得本来是权宜性的改变,逐步酝酿成一场影响深远的体制变革。

洪:这就涉及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改革与开放的关系,或者说改革与外部环境的关系。许多人认为,没有开放,就不会有这场影响深远的改革。尽管现在看,这场改革本身也有许多局限,但如果没有对外开放,可能就是连这样的改革也不会有。

孙:所以,光说对外开放是不够的,开放不是你想开就能开的,没有合适的外部环境,你想开也开不了。这个问题我们可以这样想:如果当时的外部的环境不是那样的,即使是改革,即使是开放,情况也可能完全不同。在苏东剧变之前,一些东欧国家也曾进行过一些有相当局限的改革,但效果都不明显,这可以看做是一面镜子。

而在中国改革开始之后,依时间顺序,有三个很重要的事件起了作用。

第一,中美关系正常化。在改革之前,当时世界正处于冷战状态,美国的主要对手是苏联。更重要的是,当苏联准备对中国进行外科手术式核打击时,美国出手进行了适时的干预。在这一背景下,中美关系开始缓和并逐步走向正常化。这使得中国的改革在一开始就处于一种比较宽松的国际环境中。第二,苏联解体与苏东剧变,冷战结束。这一方面使得在经济上走向市场化成为无二的选择,另一方面也使得在其他方面的变革更为谨慎甚至踟蹰。第三,中国加入WTO。由此,中国更深融入国际经济秩序,经济发展进入加速时期。

洪:您的意思是说,中国的改革之所以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是与当时世界上的诸多因素耦合的结果。如果当时这些因素有所不同的话,情况就会很不一样。

孙:这里特别要说一下的是当时西方的状况。大体上说,冷战后的西方,是处于一种慵懒的状态。《专家之死》作者汤姆·尼科尔斯说,美国这几年变成了一个不认真的国家。这是和平、富裕和高科技带来的奢侈。人们不需要担心那些曾经占据他们头脑的事情,如核战争、石油短缺、高失业率、高利息。甚至恐怖袭击也变成了只需派遣志愿者奔赴沙漠角落就可以解决的威胁。这是当时中国改革和发展的基本环境。

从上述种种因素看,可以说当时的中国改革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国际和国内这么多的因素碰在一起,是很不容易的,这是一种幸运。所以我说,中国的改革开放也许是一个偶然。不仅如此,甚至有人认为,整个世界过去几十年的繁荣与发展,都是一种天时地利人和造就的偶然,老天给脸、大国妥协、民众矛盾缓和。天时地利人和,碰到一起了。另外还有技术进步的因素。

我们在这里刻意强调偶然性,不是说我们在历史的进程中应该无所作为,而是说,我们要珍惜历史的机遇和幸运,因为历史的幸运并不会永远与我们相伴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