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宗超:《四洲志》、《海国图志》与《瀛环志略》——从开眼看世界到开眼看懂世界

0

一、《四洲志》

林则徐在广州查禁鸦片时,为了了解西方国家的情况,曾组织人员从澳门搜集外国资料进行翻译,其中最主要的是英国人慕瑞的《世界地理大全》。据此,林则徐编成《四洲志》一书,凡一卷。书中记述了当时世界上五大州30多个国家的地理和历史,是中国第一部较有系统的世界地理志。因此,鲁迅称林则徐为“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人”。

1841年(道光二十一年),因禁烟获罪的林则徐,在流放新疆的途中,行至镇江,与忘年交的年轻书生魏源相逢。魏源参加过鸦片战争中的定海之战,还亲自提审过俘获的“英夷洋兵”。两人就在一家简陋的客栈之中,彻夜长谈如何救国救民的问题。林则徐感到个人的命运莫测,而《四洲志》又没有刻印出来,于是就把这本书的底稿交给魏源,托他在此基础上写一部完整的认知世界的书,以刊行于世。

二、《海国图志》

魏源受林则徐嘱托,在《四州志》的基础上,继续搜集外国人的著述,于1843年写成《海国图志》50卷。1847-1848年,增补为60卷。1852年扩充为百卷。前后两版本,皆刊行于世。该书除了更详尽地记述了世界各国的历史地理外,还倡言学习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提出“师夷长技以制夷”的看法。这在今天看来,没什么了不起,在魏源生活的时代,則是石破天惊之论。什么是外国的长处呢?魏源说:“夷之长技有三:一战舰,二火器,三养兵练兵之法。”一句话,就是船坚炮利。意即学习外国的长处,用来抵抗外国的侵略。因此,他主张在广州官办造船厂、火器局各一所。其它地方,让沿海商民创办民用工厂。

魏源还痛切地指出:“广东互市二百年,始则淫巧奇技受之,继则邪教毒烟受之,独于行军利器则不一师其长技,是但肯受害而不肯受益也。”尖锐地批评了当时某些人只接受西方有害的东西,并没有学到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

《海国图志》一书,对当时中国的思想界有所震荡,但丝毫没有引起守旧清廷的重视,这有如投入平静湖水中的一块石子,激起了几圈涟猗后又恢复了平静;但该书传到日本后,反响远比中国强烈,日本正是首先通过这部书了解西方的,并成为后来推动日本明治维新的一个思想因素。

魏源与林则徐同为中国早期开眼看世界的人。但他们开眼看到的世界,只是英国等西方国家在军事上的先进,即船坚炮利,而没有看到先进军事背后的东西,即先进的经济、先进的政治、先进的思想。因此,他们虽是最早开眼看到世界的,但却是没有真正看懂世界。那么,是谁首先真正看懂了世界的呢?

三、《瀛环志略》

下面我们就从美國的华盛顿纪念碑讲起吧。美国为建华盛顿碑,向海内外征集关于华盛顿的纪念物。在来华美国传教士帮助下,浙江宁波民间人士,也买了一块上好石碑,勒石为文,飘洋过海,送到了华盛顿纪念馆。

华盛顿纪念碑位于华盛顿市中心,早在1848就奠基,但施工进度缓慢,中经南北战争还停了工,直到1885年,历时41年,这座高耸入云的169米高的大理石方尖碑,才大功告成。整个碑身简朴,没有任何花哨,是一个没有一个字母的无字碑。

华盛顿纪念碑内部中空,内壁上镶嵌有世界各国与美国各州市、各大团体及名人所赠送的193块石碑。

在纪念碑的第十层,有一块用汉字文言直排的别具一格的神秘石碑。就是上述浙江宁波府人赠予的,而镌刻的碑文,竟然是出自福建巡抚徐继畬写的《瀛环志略》,這可就了不得了。我们且看看碑文吧:

“华盛顿,异人也。起事勇于胜广,割据雄于曹刘,既已提三尺剑,开疆万里,乃不僭位号,不传子孙,而创为推举之法,几于天下为公,骎骎乎三代之遗意。其治国崇让善俗,不尚武功,亦迥与诸国异。余尝见其画像,气魄雄毅绝伦,呜呼,可不谓人杰矣哉。米利坚合众国以为国,幅员万里,不设王侯之号,不循

世及之规,公器付之公论,创古今未有之局,一何奇也?泰西古今人物,能不以华盛顿为称首哉!”

徐继畬,何许人也?他写的《瀛环志略》是一部何等书?他是个进士出身,累官至福建巡抚。参加过抵抗英军侵略的鸦片战争。在鸦片战争失败的震撼下,他开始思考国运衰败的原因,研究西方为什么那么强大,竟然把大清王朝打得一败涂地。

1844年春,徐继畲和美国新教传教士雅裨理在厦门进行了历史性的对话,开始知道了以古希腊为母体的西方现代民主政治思想和制度。继而多方与欧美人士接触,了解近代世界的政治、经济、历史、地理等知识。

于是,徐继畲就在1844-1848年间潜心编写新著,以五年之功写成《瀛环志略》,1848年出版。该书突破了根深柢固的天朝意识和华夷观念,将中国定位于世界的一隅,引进了西方民主政治思想的价值体系,纪录了世界以民主政体为主导的各国各类政体。对通过选民的选票取得合法性的各国民主制度推崇备至。其中对美国的介绍分量很重,对美国的立国史、政治制度进行了较为详尽的研究分析和总结。

书里绘有多幅“世界地图”,内容详实可信;徐继畲是独立成

书,见识独到。连《海国图志》都大量抄录《瀛环志略》的内容。当时问世的类似著作,皆不可同日而语。而许多人却只知道《海国图志》,而不知道《瀛环志略》。

呜呼!徐继畲思想真是超前了,他才是在开眼看世界者中

把世界真正看懂的第一人哩。

《瀛环志略》问世后,毁誉不一。一些有识之士大夫读之耳目一新,誉为“海国破荒之作”。准备出使英国的郭嵩焘,初以《瀛环志略》述英法诸国之强,太过夸张,后出使英国,才叹曰:“徐先生未历西土,所言乃确实如是,且早吾辈二十余年,非深识远谋加人一等者乎?”而颟顸守旧大臣们則群起攻讦。或言“张外夷之气焰,损中国之威灵”,或言“称颂夷人,献媚夷酋”,或言盛赞华盛顿有讥讽天朝制度之意,犯大逆不道之罪。连曾国藩都谓之为“颇张大英夷”。好在当时已经不时兴文字狱了。徐继畬当即被皇帝罷了官,回到乡家面壁思过。从此,《瀛环志略》也成為了禁书。

直到十多年后,第二次鸦片战争失败,对外开放之势成为新潮,洋务运动兴起,中国第一个外交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成立,《瀛环志略》方才解禁,由总理衙门于1866年重新刊行。清末十多年间,《瀛环志略》一版再版。读书人“家置一编”,为国人打开了一扇世界之窗。与此同时,“精通夷务”的徐继畬重新召回京城,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任行走,相当于常务副总理,协助奕䜣办理洋务。进而任同文馆(今曰外语学院)事务大臣,当上了中国第一所大学校长。

徐继畲作为清朝的一位相当于美国州长的高官,竟然这般地盛赞华盛顿的人品与美国的民主制度,较之那190多块碑文,其赞美之词是无可比拟的,居高不下的。這就不仅引起了美國政府与民众浓厚的兴趣与敬佩,而且打动了一代又一代的美国人。认为此乃中美友好交往的历史见证。

美国第17任总统约翰逊和国务卿西沃德,请著名画家普拉特,制作了一幅斯图尔特的华盛顿画像的复制品,由驻华公使蒲安臣将这幅画像赠送徐继畬,并举行赠送仪式。徐继畬答辞称:“因思贵国中华盛顿首建奇勋,创为世法,以成继往开来之功,其必传于世无疑也”。一如既往地肯定了民主制度。当时,《纽约时报》就载文,报道了徐继畲因犯了称颂华盛顿的思想罪遭到放逐。称徐继畲“敢于重蹈伽利略的覆辙”,为 “东方伽利略”。

1998年6月,美国总统克林顿访华在北大演讲,说1853年中国政府把徐继畲文勒石为碑作为礼物赠送我国,我们十分感谢这份來自中国的礼物。它是150年前美中两国关系沟通的见证。

徐继畲去世28年后,徐氏家族一个男孩出生了,名叫徐象谦。就是后來的徐向前元帅,徐继畲之孙辈也。

作者简介: 余宗超,1935年3月生,湖北省孝感市一中特级教师,反右時被打成右派份子。文革後才回到社會,历任孝感市中学历史研究会会长与湖北省中学历史研究会理事。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了20篇历史教学研究与史学研究论文。在全国报刊发表了一百多篇科普性历史文章。75岁时出版了第一部古代中国女性史《红颜外史》。《孝感报》《长江日报》《楚天都市报》《中国历史网》有评介。今又以86岁高龄出版了《历史与教育新论》一书,经遴选上述论文结集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