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乡客:看他起高楼,看他楼烂尾

0
v2 1f141c62f37e721af2c433a5616838ff 1440w
图片-600亿换来的烂尾楼,备受追捧的天津117大厦,为何成了烫手山芋- 知乎

几天前,香港富豪榜上有名的高银金融集团主席潘苏通被香港高等法院颁令破产。这则新闻并没有引来太大的关注,毕竟比起恒大、融创那些负债千亿、万亿美元的巨无霸企业来说,高银金融集团还真不够看。但是,潘先生做了一件足以“青史留名”的事,给天津市留下了一幢地标式的建筑物 – 117 层高的摩天大楼,可惜是烂尾楼!

位于天津市西青区高新产业园的天津高银 117 大厦,结构高度 596.2 米,排名世界第四位,在中国则是仅次于於上海中心大厦的第二高摩天大楼。该楼在 2008 年动工,2015 年 9 月 8 日实现结构封顶。由于后续资金未能顺利投入,该大厦进入停工状态。2016 年 4 月,高银地产及其控股股东潘苏通同意由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与潘苏通(高银特殊机会)组成合资公司,向高银金融 117 项目继续投入 180 亿人民币。2017 年初,117大 楼再次复工,主体钢框架(不包括观景台)及四枝主力柱封顶。7 月 13 日,已使用 4 年的巨型天秤拆除,并改装上较小的天秤,以继续幕牆铺设工程,同时建造顶端观景台结构。2018 年 9 月,大楼恢复顶部观景台钢结构焊接工程。2019 年 4 月,主塔楼第二节点及幕墙安装启动,自称 2019 年底前完成电梯及幕墙工程,但直至 2020 年底依然没有完成。

天津高银 117 大厦过去的十四年,有过股权置换,如今的股东包括高银特殊机会、中国信达及深圳银基宏业。2018 年 3 月间,曾有传闻盖大楼将易手融创中国,但是遭到否认,结果证实只不过是传言。对于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向天津高银 117 大厦项目注资,有经济学家认为,政府利用金融机构为房地产等行业提供更多担保将树立一个糟糕的先例,会让开发商以为政府最终将为所有人纾困。经济学家的担忧不无道理,回看某些大型房地产商,陷于“大到不能倒”的迷思之中,不断地加杠杆,以高额借贷支撑企业体量的扩张,于是当市场形势逆转的时候,试图甩锅政府,让政府当接盘侠。这当然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于是一个个雷就爆了。

回过头来说说高银金融集团主席潘苏通。尽管他破产了,却不能不承认他是一个“能人”。根据公开资料显示,1963 年出生于中国广东韶关,1976 年移居美国,大约在 80 年代回归香港进入家电贸易市场。关于潘先生青少年时期的生活轨迹,并没有详实的报导。媒体基本上聚焦他 1993 年在香港成立松日集团以后的各类商业、社交活动。他是松日集团创办人、高银集团主席、高银地产控股有限公司主席、高银金融(集团)有限公司主席、国际马球联合会副总裁、香港马球发展及推广协会主席。他的集团还收购了美国加州纳帕谷著名的 SLOAN酒庄及葡萄园和法国波尔多庞美洛区的 Chateau Le Bon Pasteur、圣艾美伦区的 Chateau Rolland-Maillet 和拉朗德波美侯区的Chateau Bertineau St-Vincen 酒庄。潘苏通在《福布斯》 2019 年香港富豪榜排名第 16 位,身家达 50 亿美元。对于某些能人来说,破产可能是一种策略性的手段,当“时与势”降临,未免不能“满血复活”,就像美国前总统川普一样。后续发展是不是如此戏剧性,暂时没有迹象,只能存疑。

俗语说“三十年河东,山十年河西”,人世间兴衰荣辱,并无定数,但有因果。回顾潘苏通其人以及天津高银 117 大厦,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留给世人的却不只是一幢烂尾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