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宁:忠臣(清官)的危害,为什么比奸臣(贪官)更大?

0
17

刘军宁 千字君的疫会言传 2022-09-24 20:34 Posted on 贵州
本文选自《天堂茶话》第十八章 《忠奸之辨》,有删节。

Image
对话者:

老子(约公元前570 年左右—前 470 年),姓李名耳,字伯阳。公认的中国第一思想家,故有“老子天下第一”之说。

孔子(公元前 551 年-前 479 年),姓孔名丘,字仲尼。公认的中国第二思想家,故其雅号为“孔老二”。
一日,天堂春日午后,湖边茶馆,老子、孔子相约前来茶叙,同时享受和暖的阳光。

孔子:您知道,我们儒家跟您一样也追随天道。可是,我们儒家崇尚的,您似乎都不以为然,您对仁义、智贤、孝慈、忠君等等都持十分负面的看法,甚至可以说是还很反感。要不是您的《道德经》写在我的《论语》之前,我还以为您的这些看法是冲着我来的。

老子:我真不是冲着你去的,因为我是早就有言在先。我也的确对你所提的这几条不甚以为然。其实,我也不是反对这些事物本身,只是认为它们都是天道畅行以后的副产品。如果天道得到了落实,仁义、孝慈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我反对的是倒果为因,把天道抛在一边,去孤立地追求什么仁义、孝慈。如果恪守天道,这些是不需要特别提倡的。如果抛开了天道,越提倡仁义与孝慈,仁义与孝慈越短缺!我并不是不讲仁、智、孝和忠,而是主张应该在遵循天道的基础上谈这些。仁义忠孝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那种药方。几千年来的临床结果证明,这些药虽能暂时缓解症状,却无法除去病根,是治标不治本的。不守天道,才是最严重的背仁弃义。真正的“仁”是执政者关爱百姓,真正的“义”是执政者为民谋利。执政者若真想施仁义,根本用不着去倡导别人行仁义,自己做到轻徭薄赋、无为而治就是最大的仁义。民众有了生存的条件,自然会对老人尽孝,对子女慈爱。如管仲所言: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

孔子:您说您不反对仁义和孝慈,我也知道您一向反对尚贤。那您对忠,怎么看?哪一个社会、哪一个国家不需要忠臣?

老子:你一提到“忠臣”,我就想到了“忠君”。这两个词,看上去很接近。从语法上来看,差别很大,忠臣是偏正结构,意为忠诚的臣子,就是你说的,“臣事君以忠”;忠君是动宾结构,意为效忠君王。忠臣是臣要忠君,忠君是君要臣忠。忠臣强调对君王的效忠,而不是对全体民众和国家的效忠。从逻辑上看,忠臣必然通向忠君。大家都说奸臣祸国。其实,忠臣也祸国。忠臣也罢,奸臣也罢,他们都是君王的臣子。一个敢谏的忠臣,一个分文不贪的清官,他们都誓死维护无道的昏君暴政。这样的忠臣与清官要得吗?另一方面,忠臣与奸臣都是暴君的牺牲品。忠臣千言,不及昏君一念。说远的,在宋高宗赵构的昏庸统治下,岳飞与秦桧都不得好死。说近的,斯大林清洗了多少亲密战友?这些人谁又死得其所呢?忠君与奸臣之间的最大公约数是忠君,君王越是昏庸暴虐,忠臣与奸臣的忠贞越凸显。如果忠臣与奸臣忠于的都是昏君暴君,那不都是为虎作伥吗?从后果上讲,忠臣与清官延长了不道政体的寿命。在这一点上,他们与贪官的努力方向是一致的。甚至,连奸臣都主张造反了,忠臣仍然对暴君不离不弃。

孔子:我明白了,您认为,我们要效忠的不是任何统治者,而是天道。对任何统治者的效忠不应该高于对天道的效忠。

老子:完全正确。在违反天道的政体之下,说极端点,忠臣奸臣都是奸臣,只是程度的差异。因为他们都是只忠于暴君而不忠于天道。忠臣是忠于昏君、暴君之臣的简称,不是指忠于天道之臣。君与道不发生冲突的时候,对忠臣来说,无所谓是忠君还是忠道。君与道发生冲突的时候,只有忠于君的臣才是忠臣。所以,我根本就主张取消君王,除非是虚君。我向往的是共和。只有实质性共和的政体,才可能是合乎天道的。要是我界定的话,忠诚的终极对象只能是天道,而不能是政府、政党或政治人物,甚至不能是民意。我认为,忠诚的最高境界是:“忠诚的反对。”即忠诚于天道,反对一切违反天道之人、事和制度,尤其反对暴政。可是所谓清官、忠臣的选择是什么?明知政治黑暗,他们还在誓死维护暴政。

孔子:我一贯强调,昏君、暴君不值得效忠。我们主张只效忠于明君贤君,难道这样也有害处吗?

老子:如果世上真的有明君、贤君,那就根本不需要忠臣,而奸臣也无法立足。如此一来,忠臣与奸臣都是多余的。但是,我从来认为世上不可能有什么明君、贤君。君王的明与贤,都是相对而言。汉朝的高祖与文景二帝,唐朝的高祖、太宗,堪称最贤明的君王了,但他们草菅人命、残害至亲的事例多得是。只要是君主,只要用暴力强迫大家做他的臣民,在我看来就是专制者,就是潜在的昏君、暴君,在本质上就无明与贤可言。更何况,君王贤明与否,评判权根本就不在为臣的手里。君王不论贤明与否,不论如何对待臣子,为臣的都必须无条件地忠诚。纵然有为臣的可能抱有改造君王的幻想,但是他处世办事的唯一准则,只能是顺从君王的意志,在哄骗君王手法上,甚至还不如奸臣。

孔子:在危亡时刻出现的忠臣,于国于民,难道不也是幸事吗?

老子:表面上,忠臣对国家对社稷都是好事。但是,在我看来,忠臣是暴政的寄生物。可以说,忠臣是暴君脸上贴的金。要想忠臣辈出,办法很简单,先行暴政。君王腐败昏庸暴虐,他身边一定就会有忠臣涌现出来。有人说,忠臣的最高境界是“文死谏,武死战”,这种忠臣必死的政体怎么可能是好政体呢?忠诚的文臣必死于谏,这种杀绝忠臣的昏君还值得效忠吗?所以,有人说,忠臣之祸甚于奸臣之祸,清官之祸甚于贪官之祸。这话虽然不悦耳,但是也不无道理。奸臣与贪官为害是大家都看得见的,而忠臣与清官的危害更隐蔽,其对暴政的寄生是大家不容易看见的。奸臣与贪官作恶,是加速了暴政的灭亡,但忠臣与清官的“正直”,却是延长了暴政的寿命、麻痹人民的痛感。

孔子:听您的意思,似乎对奸臣还颇有同情之心。

老子:你不会说我要为奸臣翻案吧?古今中外的奸臣都难有善终、罪有应得,他们主动参与作恶,所以他们也常常成为暴君的替死鬼。在浙江杭州的风波亭,后人把秦桧夫妇一直罚跪在岳飞墓前至今!可是,如果不是宋高宗赵构有杀岳飞之心,秦桧敢吗?跪在岳飞墓前的应该是赵构。而现在却有秦桧来替赵构代过挨骂。不追问君王的昏庸,而一味辨忠奸,能辨得清楚吗?陈柱说得好:“太平之世,安有忠臣?安乐之家,岂有孝子?然则睹忠臣之可贵,必国之昏乱矣;睹孝子之可贵,必其家有不和矣。然则知仁义之可贵,则天下必不仁义者矣;是犹鱼知水之可贵,则必已有失水之患者矣。”

孔子:那不忠君,忠于王道又如何?

老子:依我看,忠君与忠于王道是一回事。王道不是天道,而是君王之道。王道让我想起:“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忠于王道,其目的和出发点都是为了维护君王的统治。民众只是统治者赖以汲取的资源,而不是服务的对象。此外,人治才需要忠臣,因为专制者昏庸乱来,暴君才亟需忠臣。忠臣是否得志,主要取决于最高统治者清醒程度。但是对此,法律是毫无办法的。这样的统治者,不论清醒与否,都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而且随着年龄的增加,最终必然走向昏庸。
天道章句之⼗⼋

⼤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

统治者背弃天道欺压百姓,当局才提倡仁义;统治者智诈欺世巧取豪夺,官场才流⾏虚伪;家中六亲不和睦,当局才号召孝慈;专制者昏庸乱来,暴君才亟需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