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力下自救,中国烂尾楼房主的“占领行动”

0
11
fb257c67c3type jpeg size 700 178 end
图片-留园新闻速递NEWS 德媒:压力下自救,中国烂尾楼房主的“占领行动”-6park.com

如果说以前让中国买房者焦虑的问题是居高不下的房价和小区的服务配套质量,那现在的主要焦虑就只有一个:不要烂尾。在经济下行的巨大压力下,摊上烂尾楼的购房者,用自己的方式,向政府和房开商施压。

六个月来,徐女士的家是她三年前在中国南部城市桂林购买的“秀兰郡府”楼盘中的一个公寓。当时被宣传手册上的江景和城市的清洁空气所吸引,她就签下了购房合同。

然而,房开商的承诺很美满、房主的现实很骨感。买的房子墙面没有粉刷,电插座上有洞,没有煤气和自来水。她每天都要爬上爬下好几层楼,拿着沉重的水瓶,用外面的水管装水。

“家里所有的积蓄都押在了这所房子里”,55岁的徐女士在“秀兰郡府”的烂尾楼里告诉路透社记者,她的房间里除了一张覆盖着蚊帐的床、一些必需品和地板上的空瓶子外,其他地方都很空旷。她以此事的敏感性为由,拒绝透露自己的全名。

徐某和其他约20名住在大楼里的购房者共用一个临时的室外厕所,白天聚在一起,坐在中央庭院的一张桌子和长凳上。

他们是中国各地购房者运动的一部分,他们搬进他们所谓的 “烂尾 “公寓,要么是为了给开发商和政府施加压力,要求他们完工,要么是出于经济需要。在中国房地产严重不景气的情况下,许多资金紧张的建筑商停止施工。

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7月估计,停滞的项目占到了中国2022年上半年第一季度住房市场的3.85%,面积达2.31亿平方米。

虽然一些地方政府已经采取措施,通过设立救助基金来支撑房地产市场,但像徐女士这样的买家,已经提前支付了定金并承担了抵押贷款,目前仍处于困境之中。

停贷潮

未完工的公寓大量涌现,在社交媒体的推动下,引发了史无前例的集体抗争。6月下旬,至少有100个城市的数千名购房者威胁要停止支付抵押贷款,以抗议停滞不前的施工进度。

因为在中国购买的90%的新房都是图纸上的期房,还没有完工,所以整个房地产市场对未完工的公寓非常敏感。上海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说。

他说:”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就会影响到房地产交易,影响到政府的信誉,也会加剧开发商的债务问题。

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严重下行,加上严格的新冠防疫措施造成的干扰——就在执政的共产党准备下个月召开五年一次的党代会时,中国的经济受到了拖累。

从天堂坠落

徐女士2019年初购买了她70平方米的两居室公寓,也就是房开公司佳登宝开始建设并销售这块楼盘约一年后。价格约为每平方米6000人民币。房开商当时承诺,公寓将配备地板采暖和共享游泳池等设施。

起初,工程进展很快,计划中的34座塔式建筑群相继拔地而起。

但在2020年6月,佳登宝房地产公司成为头条新闻。法院指控其母公司非法集资,并没收了其价值3.4亿元的财产,包括秀兰县的一些公寓。

纵观网络上中国媒体对桂林秀兰郡府的报道,可以发现这个楼盘是2021年当地“最受关注”的楼盘之一。项目自2018年9月开盘以来,一直在临桂楼市销售名列前茅。然而自从20年6月被爆出其房源被查封之后,众多购房业主一直通过各种渠道探知项目处置进展,期间还出现了数次集体维权。建筑工程在2020年中期停止,几个月后徐女士发现了这一点。她将自己当时的感受描述为“从天堂坠落”。

2021年5月中旬,有网民在中国官媒人民网“地方领导干部留言板”上又一次咨询“秀兰郡府无法交房”的问题,当时中共临桂区委办公室给予了答复,表示各方已经“商议尽快开工建设事项”。随后的7月22日,房开商佳登宝和当地政府部门就宣称计划在当年8月进入破产重组程序,在10月前实现项目复工复产。并于2022年春节前,实现已复工复产的楼栋分批交房。

当时网络上也出现了一些秀兰郡府部分楼栋外立面已呈现的照片。但这些对徐女士寄予希望的完工交房都没有产生实质作用,直到2022年的9月,徐女士和其他部分业主仍必须守着他们空空如也的烂尾楼。佳登宝房地产公司也没有对路透社的评论请求作出回应。

自2021年债务危机爆发以来,因为资金紧张的开发商破产或放弃棘手的项目,又导致数以千计的购房者陷入了类似的困境。

栅栏和灌木丛

如今,秀兰郡府的主要建筑群被高高的蓝色栅栏包围,而在宣传材料中吹嘘的会所却被茂密的灌木所覆盖。水泥搅拌器、铁杆和成堆的杂物散落在周围。

失业的徐女士说,她为自己唯一的儿子买了这套公寓。希望他能够在这里养家糊口。她说她的儿子和丈夫住在遥远的河北省,如今把家庭面临的经济困境归咎于她,并且不再和她说话。

她说:“我们不知道还将在这里生活多久,因为政府还没有过正式表态”。她希望桂林政府能够出面帮助。当地市政府没有回应路透社的置评请求。

保定是徐女士的老家和房开商佳登宝母公司所在的中国北方城市。该市的住房管理部门表示:去年11月,保定市政府和中共保定市委成立了一个小组,来解决这个问题。

徐女士表示:“如果政府真的想保护人民的生活,并恢复建设,我们就会回家”。

而如今从桂林市政府最新的政策指向来看,“烂尾楼”的问题绝对不是秀兰郡府一家的问题。2022年9月14日,桂林市印发了《桂林市城市商品房预售资金监管办法》,对开发企业、行业管理部门、监管银行等各方的权利义务进行强调及细化,让商品房预售资金监管更具规范性和操作性。试图从房开方滥用透支商品房预售金这一问题的源头,遏制更多的“烂尾楼”出现。/ 德国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