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平:坏人有没有可能变好?怎么变的?

0
7
 立平坐看云起 老孙荐读 2022-09-27 11:25 Posted on 北京

几乎我们每个人的头脑中都有一个天问式的问题:好人会不会变坏,坏人有没有可能变好?如果会的话,是怎么变的?

这个问题看起来简单,实际上弄清楚很不容易。

辛德勒的转变过程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个素材。《辛德勒的名单》这个电影,大家都熟悉。人们感兴趣的点也是不一样的。我关心的是,他的转变过程。因为这里实际上包含着一个有关人性的深层拷问:一个有劣迹,甚至劣迹斑斑,甚至有恶行的人,是如何转变为一个为正义而战的英雄的。

本来,你可以说,辛德勒是个奸商,为了商业利益和纳粹打得火热,或者本身就是一个纳粹,还可以说他是个酒色之徒,私德也不怎么样。但最后他成为一个不惜成本和代价,一次次冒着风险甚至危险,开始救助这些同类的英雄。

这个转变是如何发生的?是什么因素促成了这个转变?

首先,从辛德勒对犹太人的态度上,我们可以看到人性的丰富性和复杂性,人性不是立体的。他想发战争财,为了这个,他可以把犹太人作为压榨甚至奴役的对象。

但你可以看到,这就是他的边界,是他的底线。再往前走,他不能接受了。当他看到大量的犹太人被无辜地屠杀的时候,他觉得不能接受了。他心灵中的这个坎儿过不去了。此时,他身上的人性开始复苏,开始被唤醒。被唤醒的是什么?是对同类的同情、恻隐和悲悯。

但只有这种人性的唤醒还是不够的,还不足以使他做出义举。这时还需要勇敢、勇气和冲动。我们知道,当时具有这种同情之心的,应该是大有人在。那么,为什么很多人没有行动呢?说明,正义的举动还需要别的因素。

这时什么东西起了作用呢?个人英雄主义、争强好胜、就是想牛逼、就是不信这个邪、就是想用一己之力制止你这集体的强大的邪恶,通过这个过程得到自我的满足。所有这些因素可能都起了作用。所有这些因素既造就了他强悍的性格,也激发了他强烈的冲动。

不信我们可以反过来想,如果没有这种复杂因素造就的强悍的性格和强烈的冲动,如果他是一个性格懦弱的人,他的同情和悲悯之心,能够转化为不惜代价的行动吗?

我的意思是说,能够最终促成他的这种义举的,不一定都是闪光和高尚的东西。有的可能就是说不出口,拿不出手的东西。

这告诉我们什么呢?正义的壮举,可能是复杂人性的产物。

这个启示是重要的,它让我们明白,我们不要使人性过于干瘪。如果人性干瘪了,正义的行动也许就会消失,在非正义面前只有懦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