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夏提:新疆警察档案 — 陈全国秘密讲话

0
14
bfcf181a f53d 4acc 8431 6eae28a7ffa3
bfcf181a f53d 4acc 8431 6eae28a7ffa3

资料图片:2017年10月19日,在北京举行的中共第十九次党代会期间,时任新疆党委书记的陈全国在新疆代表团会议上。 路透社

“新疆警察档案文件集”里,如我在上一篇文章《赵克志秘密讲话》中讲解的,包括由中共高级领导的讲话,也有自治区领导的讲话。以我个人的研究分析,其中信息量比较大的是赵克志在2018年6月15日在乌鲁木齐就其调研的总结性讲话,和陈全国在2018年6月18日向自治区干部传达赵克志讲话的讲话。

陈全国6月18日的讲话很长,总共二十页。然而,讲话内容和赵克志的讲话相比,陈全国的讲话,赤裸裸且杀气腾腾,凸显其酷吏本质;同时,也揭示习近平中国政府针对维吾尔人种族灭绝之野蛮残暴!陈全国的讲话通篇不断重复强调习近平的领导作用,在再一次肯定习近平是针对维吾尔人种族灭绝罪魁祸首之外,其杀气腾腾的威胁性、恐吓性充满血腥的语言,更加详细地揭示中国政府将维吾尔人及其他突厥裔各民族视为中华帝国国家敌人,除之而后快的邪恶目的。

首先,陈全国如同赵克志一样,以大量引用习近平讲话,直接证实习近平就是维吾尔种族灭绝的罪魁祸首。

如陈讲话第3页最后一段,“自治区党委贯彻总书记的治疆方略,五年全面稳定符合党中央的要求,一年稳住、两年巩固、三年常态、五年全面稳定……”

第5页第10行,“赵克志同志引用总书记的话,‘新疆民族分裂势力以宗教极端为思想基础。’”

第7页第6行,“总书记在政治局常委会上研究新疆工作时讲到,‘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明确新疆工作的着眼点和着力点,新疆工作的着眼点和着力点就应该是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新疆的反分裂斗争是长期的复杂的尖锐的,有时甚至是十分激烈的,在某种意义上,这也可以说是新疆的永恒主题。’”

第9页第1行,“总书记在中央研究兵团改革的会议上提出,无论怎么改,兵的属性不能改没了,军的功能不能改没了,兵团的组织能力和动员能力不能改没了,兵团是一支维稳的力量。”

同一页第13行,“总书记派我来新疆第一不是来做官的,第二不是发财的,第三也不是徒有虚名的,总书记让我来新疆就是让一个稳定的新疆出现……。”

上述我引用的陈全国讲话直接指明,是习近平派他去担任维吾尔自治区书记,是习近平要求他五年实现稳定,是习近平告诉他对维吾尔人的镇压是长期的、是永恒的。说得透一点,这所谓的永恒,意味着直到完成种族灭绝维吾尔人为止。

习近平还明确告诉陈全国等一众殖民官员,兵团的“改革”,其“兵”和“军”的属性不能改没有了,也就是直接明了地告诉他们,兵团必须继续承担党卫军角色,必须成为维吾尔种族灭绝的主要工具。

依据陈全国讲话,对照陈全国简历,可以说,陈全国自2016年8月28日到任维吾尔自治区书记,2021年12月25日离任,在任五年,完全是在执行习近平种族灭绝维吾尔人的极端政策。

习近平选中陈全国,是因为他在自2011年8月起,至2016年在图伯特任书记的几年中,以野蛮镇压图伯特人,在拉萨等城镇建立三步一哨、五步一岗的警察站,建立集中营而获得习近平的赏识。

根据唯色女士发表于自由亚洲电台的《2009年以来自焚抗议的159位藏人简况》文章,陈全国执政图伯特那几年,尤其是他统治图伯特第二年,2012年,是图伯特人自焚人数最多的一年,有86位图伯特人自焚。

据此,如果说陈全国是一个双手沾满维吾尔、哈萨克等突厥裔各民族和图伯特人鲜血的残暴酷吏的话,则习近平是公然以升官许诺鼓励陈全国这个酷吏,以图实现其种族灭绝非汉民族、称霸世界野心的真正幕后黑手。

陈全国讲话的另一个特点是杀气腾腾地要求执行种族灭绝政策,揭示了所谓职业教育培训中心是种族灭绝维吾尔人的集中营。对于我们认识这场种族灭绝的规模和残暴程度,提供了如山铁证。

如讲话第2页倒数第6行,“对我们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他(赵克志)看了不少,给予了高度评价。这些学员是受害者。十年以下不判刑了,进行教育转化……。”

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十年以下不判刑,这是个什么样的学校?学员进去就意味着要么被判刑,而且是十年以上,要么进行无限期教育转化?

就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和警务站,陈全国讲话第3页第1行“克志国务委员看了以后表态,这是国家联合作战平台,……等有关部门继续支持新疆把国家的反恐维稳一体化平台提升成为世界一流水平。”“新疆建便民警务站就是公安部对全国的改革方向……”

第4页倒数第3行,“我们党委一分钟都不能停止反分裂斗争,就算五年实现了基本稳定,下一个五年还是要继续严打……”

第5页第8行,“谁也不能打监所的主意……只要有动的,果断开枪。”

第8页第5行,“希尔扎提能把新疆搞独立吗……不行那就抓吧,孩子、老婆都抓起来了,他老婆专门搞了个假检查,心脏病的证明,老婆拿在手,吓东川,心脏病也要抓你,死在监狱拉倒。”

西尔扎提·巴吾东,可以说是个一辈子为中国殖民政府卖命的维吾尔逆子,却最终落得孩子、老婆都要被抓起来,心脏病也不放过,还要让其死在监狱,斩草除根。这杀气腾腾的架势,恐怕任何在座的维吾尔狗腿子们肯定都心惊胆战。

第9页6行,“我经常对武警、兵团的同志讲,只要有人挑战祖国统一、民族团结的底线,危害人民群众生命,果断开枪。”

谁拥有绝对的开枪权力呢?完全处于殖民政权掌控中的武警和兵团。这是授意武警和兵团可以以编造理由,开枪射杀维吾尔人;只要是维吾尔人,持枪武警和兵团认定可以开枪,就可以在维吾尔人家里、在大路上、在广场,或者是在山川树林开枪射杀!

第10页倒数第6行,“给了敌对势力机会,境内外敌对势力认为这是机会来了,超生扩大人口比例这一招,培养宗教极端势力这一招,意识形态领域失手又一招,干部队伍里的两面人大量培养又一招。”

维吾尔人生孩子,也成了以超生扩大人口比例、伺机分裂的机会。这正是在新疆南部大规模抓捕维吾尔人,尤其是女士,将他们判刑入狱,制造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悲剧政策的源头,是种族灭绝政策的核心。

陈全国很明确的说出了种族灭绝政策的最终目的,因为维吾尔人,在自己家园,人口太多,对中国殖民政策构成了威胁,所以要通过判刑入狱、酷刑折磨和强制堕胎、强制避孕等野蛮政策消灭维吾尔人!

第18页第4行,“三本书害了不少人,说这个人已经死了,东川组织个专案组,死了也不行,死了也要对他立案……死了也要给他秋后算账。”

在此,陈全国公然昭示中国殖民政府的野蛮和邪恶:就算是已经过时了的维吾尔知识分子、维吾尔精英也都不能放过,也要刨坟鞭尸,还要缺席审判。

陈全国讲的三本书,是指著名维吾尔诗人、历史学者图尔贡·阿勒马斯先生的《古典维吾尔文学史》、《匈奴简史》和《维吾尔人》。图尔贡·阿勒马斯90年代末,就书被禁、人被软禁。

图尔贡·阿勒马斯先生,四十年代他两次被国民党政府抓捕入狱,后被东突厥斯坦共和国施压救出,前往伊犁参加了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建国事宜;文革期间,又被共产党抓捕入狱、书稿被没收。这期间,他利用一切机会潜心研究中文历史资料,在所谓“改开”后,写出了上述三本书,又引发了对他的另一轮迫害。2001年9月11日,图尔贡阿勒马斯先生在乌鲁木齐家中去世。

总之,只要是维吾尔人,普通人,包括农牧民、市民,因为受到“极端宗教影响”需要被教育转化判重刑;干部、公务员因为是“两面人”要被抓捕重判,老婆孩子也要死在监狱里;精英,因为受到了“泛突厥主义和泛伊斯兰主义”影响,也必须要教育转化或被判重刑;维吾尔女士,因为生孩子“扩大维吾尔人口比例”,也必须被教育转化、抓捕判刑。活的、死的都不放过。

陈全国的讲话是维吾尔种族灭绝的直接证据,也是将来审判中国殖民官员,上至习近平,下至乡村派出所、武警和兵团官兵的又一罪证。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