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歧视,才是权贵的心态

0
12

蒋万安一直咬住陈时中歧视万华,真是可笑。万华是台北市最本土的地区,正是马英九、郝龙斌这伙权贵当了十六年的市长,歧视万华,大力发展东区,万华才沦为全台湾最贫穷与落后地区。柯文哲也是虎头蛇尾,最后还只关注产值很高且是单一项目的大巨蛋。还亏他们说得出陈时中歧视万华。

我是万华人。陈时中在防疫期间因为好多确诊者的足迹与万华有关不断被提及,我没有被歧视的感觉,而是感激指挥部不断的提醒。尤其设立警戒区,我就尽量不去那里买东西,本来约好一位朋友吃饭叙旧,也立即解约;我也尽量不出门,慢性病的复诊尽量拖后,避免我被感染,也避免我带病毒去感染别人。

我的住家被警戒区、第一果菜市场、环南市场等几个多感染点包围,我很感谢对万华的重视,陈时中、王必胜等凌晨牺牲自己的睡眠来协助果菜市场与环南市场处理疫情,让危机尽快过去。但我没有抢打疫苗,而是等到被权贵歧视的本土高端疫苗问世以后才去接种第一剂,接种完四剂高端,至今生活基本恢复正常也未被感染。我对指挥中心只有感恩,至于开始买口罩的不便,与其他国家的惨重死亡率又算得了什么?如果我还住在中国或香港,不知什么命运。

倒是万安改姓,不坚持姓章,也不改姓郭,而非姓蒋不可,这种攀龙附凤的心态,难道不是对章姓与郭姓的歧视?没有去验有没有蒋姓DNA而把两蒋当作自己的祖先,如果没有其他权贵的包庇,做得到吗?这是不是该查一查?

不论是选举,还是平时,这些权贵就有歧视性语言,不懂得社会分工缺一不可。例如蒋的团队口出狂言说牙医不是医师!我对台湾的牙医也充满感激之情,我来台湾前的中年阶段拔掉过两只牙齿,老掉牙年龄来到台湾,除了智慧牙,一颗也没有拔过。即使牙齿已经碎落如同庞贝古城的那座残破竞技场,牙医都有办法妙手回春,把它打理好装上牙套。歧视牙医的人,我期待他永远不要光临牙医诊所。柯文哲看不起牙医而一直杠上陈时中带坏他人。柯还歧视其他科别的医师,例如他说,妇产科医师「在女人大腿中讨生活」,难道他不是妇产科医师从他妈的大腿中接出来的?

人以群分。所以出现高虹安歧视夜校的言论就不出奇了。我从中国移居香港,就被香港人的勤奋所感动,好多年轻人白天工作,晚上读夜校;或提高本专业,或另学一技之长,这一行衰落失业,可以另做他行。我也利用香港的自由,一人做两项工作,再学投资来养家糊口,十年积累第一桶金买房才得以安身立命。

这些权贵的歧视他人,典范来自马英九,八八风灾时他对原住民说「我把你们当人看」;这种大汉族优越感根本违背人人平等的普世价值,也是台湾难以团结在思想深处的重要原因。

(作者林保华为资深时事评论员,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