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云南金平怎样向奠边府前线调粮——奠边府战役军粮供应之二

0
1109
 观潮钱江 钱江说当代史 2022-10-15 13:06 Posted on 北京

 

接前文:中国为奠边府决战提供了多少粮食

1953年底,云南金平县确定为奠边府战役军粮基地

(全文根据历史原始档案写成)

对越南奠边府战役的规模,中方预有准备,确定向奠边府前线运送军粮由云南省承担,具体由云南省粮食厅负责,向金平县边境小镇勐拉调集粮食,中共滇南工委和滇南卫戍区负责组织民工向越南境内运送。

Image

经中央军委批准,1953年底,在云南省金平县边境囤粮。随着奠边府战役逐渐展开,1954年1月至4月,云南省组织民工向奠边府战场越军运出粮食1870吨(374万市斤),75吨(15万斤)马料(主要是玉米),15吨(3万斤)食盐。

这批由云南金平县委和政府,及云南省粮食厅产生的档案材料,现存云南省档案馆,是充分说明中国对奠边府战役实施援助的重要历史文献。本文作者于20世纪80年代后期和90年代初查阅和研究了这部分档案。

Image

20世纪50年代初,越南北方的支前运输队(主要由妇女组成)在运送粮食。

奠边府距离中国边境的云南省金平县约130公里,有一条名叫藤条江(当地又称金水河)的河流从中国境内注入越南,流向莱州,汇入黑水江。金平县境内群山四起,苗、瑶、傣和汉族人民世代生息,当时差强温饱,生活还不富裕。新中国成立后,金平人民就肩负起援越抗法的任务,越军第148独立团经常从金平得到补给,该团军官不时进入金平商谈受援事宜。

云南山地多,平坝少,历史上是少粮地区,新中国成立之初军粮耗用很大,在短时间内调集大批粮食支援越南是有难度的。当地军政首长接到援助越南粮食的任务,都坚决执行了。

从滇南地区集中粮食,囤积于金平国境线上,准备随时援助越军的工作,早在 1953 年11月20日法军空降奠边府前就开始了。

11月14日,根据云南军区命令,云南省粮食厅以省财经委员会名义向蒙自地区发文,命该地区迅速调集500吨大米,于12月25日前集中到金平县勐拉镇。为此,云南省粮食厅派出运输股长汪树铭前往协同筹办。在当地财委的组织下,动员人力、畜力,以破界入库折征大米等方法,至12月28日,已经将500吨大米集中到了勐拉。

根据云南省粮食厅工作记录记载,蒙自专区财委接到省厅的电令后,“即向金平县财委作了布置,(粮食)仍在勐拉集中,争取元月20日完成。该县接到240万斤的任务后,经县财委研究,决定以该县全部力量,坚决完成这一任务,并计划由一区发动牲口1500匹,调出大米70万斤;二区牲口700匹,调出大米30万斤;三区牲口700匹,调出大米30万斤;四区牲口500匹,调出大米30 万斤;五区牲口1500匹,调出大米80万斤。自1月1日起开始向勐拉集中。”

且不说粮食,在金平动员驮粮的牲口就必须克服许多困难。当时,金平县库存的牲口饲料仅7万多斤,不够供应。为此蒙自专署动员了蒙自、开远、建水、石屏、屏边、龙武、曲溪等7个非边境县(这些县已经深入云南腹地)的牲口1000匹,驮马料30万斤,前往金平帮助运粮。所需民工、牲畜的开支统由政府财政支付。

金平县与越南接壤,境内遍布高山林莽,当时还有土匪骚扰。在向勐拉集中第一批500吨粮食的时候,一支运粮队行经茨通坝乡老林,设伏的土匪突然开枪,打死民工1人,打伤2人。事发后当地立即组织民兵护送运粮,并由县内各区设立茶水站、医药站。勐拉粮食集中地则由驻军负责警戒。

前项任务还没有完成,12月17日,云南省又接到通知,再向金平增调大米1200吨。由于预有准备,云南省粮食厅和蒙自地委、滇南工委和滇南卫戍区密切协作,到1954年1月27日,调集的1370吨(274万斤)大米集中到了勐拉和金水河村。

大批粮食突然集中到边境小镇勐拉和边境地区金水河乡,带来了一系列问题。勐拉的仓容不足,运来的大部分粮食只好搭草棚用麻袋包装堆存。勐拉地处河谷,天气潮湿,常有雨雾,堆积起来的上、下层粮食很快就受潮了,如果不及时运走就会霉坏。

由于将滇南各地粮食调往勐拉,其中金平县库存粮食一时间只剩400吨,造成了当地百姓恐慌。

越南干部范玉珊前来调集奠边府军粮

1954年1月11日17时,越南人民军范玉珊副团长,持越军总供给局邓金江副局长和中国军事顾问团副团长梅嘉生的介绍信来到金平,向当地驻军师师长及云南滇南工委提出,紧急援助粮食。

范玉珊时任越军主力148独立团副团长,是职务较高的军官。

范玉珊提出,此次进入中国要接收500吨粮食(主要是大米)和一些食盐。运送粮食入越的工作最好从1月18日开始,由中国方面将粮食运至越南境内的巴丹交接, 然后从巴丹经水路运到莱州,再由莱州运向奠边府。

范玉珊心情急切,告诉滇南驻军首长:“莱州一带地广人稀,交通十分不便,而且处于法军空军的骚扰之下,奠边府前线总参谋长黄文泰要他带话:‘请求中国帮助运输。’”

范玉珊还提出,粮食移交时按500吨的数字一次交完。自起运时起,越方接受粮食的人员需要住在中国境内的金水河乡或勐拉。过境越方人员还要在中国境内买菜,拟在年前向中方预借人民币 1000万元(为当时币制,约合后来的人民币1000元),此外还需要麻袋2000条。

云南省委、云南军区于1月16日电报回复,同意范玉珊的请求。

Image

1953年, 一次会议后越南领导人和罗贵波继续商议。前排左起 罗贵波、胡志明、阮良朋 范文同(政府副总理,右后蹲立)、长征(左1)。后立者(后排左1)是阮康(中央委员)。

云南省委要求滇南负责人坚决完成援越任务

新中国成立之初,云南经济落后,产粮无多,一下子为越军提供大量的粮食有许多困难,也造成了当地农民的疑惑甚至口粮担忧。为此,云南省委于1954年1月26日致电滇南工委、卫戍区。要求向当地农民多做解释,坚决完成中央承诺的支援,电文为:

滇南工委、卫戍区,并报西南局,西南,军区:

金平县部分群众已经知道运粮给越方且对此有所怀疑,我们应向他们进行国际主义教育,使他们认识到越南人民的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争取民族独立的胜利斗争,对于保卫远东及世界和平的事业已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并有力地加强了世界人民的和平民主事业,我们中国人民应该积极支援越南人民的民族解放斗争,粉碎帝国主义延长和扩大越南战争的阴谋。这对于越南、中国和世界和平民主事业是有利的、必要的。

至于群众所疑虑的今后粮食会发生困难,则应告诉他们,政府正做有计划的调整,保证民食,不会因拨粮外运而影响当地粮食供应(当地粮食部门必须保证有足够的粮食供应当地,切勿产生缺粮现象)。

要求群众信任党和政府,同时在此次运粮中必须认真关心群众疾苦,使群众感到满意,切勿因有关之次要问题处理不当而造成群众对运粮给越方引起不满。对云南勐拉以外各地前往参加运粮之群众,如尚不知我以粮食援助越方的,则应进行一般的国际主义教育,但仍以军粮名义送粮,并防止我干部乱读我的粮食援越(文书),以致泄露党和国家的机密。在勐拉交粮给越方时,仍需通过部队转交。你们应注意防止敌特可能利用群众觉悟未高,对粮食外运不安而造谣挑拨,酿成风潮,于我不利。

同意给越方便衣20套。至于交接粮、盐等事,省委已于20日派出一个小组赴金平协助领导。

云南省委、省军区

1954年1月26日

Image

2004年5月11日,越南驻华大使馆主持,中越老战友在北京举行纪念奠边府战役大捷50周年聚会,笔者参加这场聚会,拍摄了这张照片。左1是中国前任驻越南大使张德维,前排左4是韦国清夫人许其倩,前排着白色军服的是越南前任国防部副部长陈文光上将;前排右1是时任越南驻中国大使陈文律。

来到中国境内几天后,范玉珊又提出,根据奠边府前线指示,希望中方在2月15日至3月20日,再运粮1000吨进入越南境内大约 20—30 公里处,在巴丹一带交接;在2月15日前越方还需要马料75吨、大麻袋1万个,食盐3万公斤等,也请中国提供。

从这个要求看,显然越方已经知道了中方勐拉第二批次增调1200吨粮食入越的决定,否则不会提出如此明确的要求。

在范玉姗的要求中,最感困难的是食盐,原定援助计划是向越南方面提供食盐1.5万公斤,而此时整个滇南地区的库存食盐只有1万公斤,不足部分需要调运。

另一个为难之处是越方运输人力、畜力不足,到2月初,越方总共调集了约千余人和550匹马,从中越边界线上中方一侧的金水河向巴丹运输粮食,每天仅能把大约30吨粮食运至巴丹。如果这样的话,运完1700 吨粮食将耗时近两个月(见滇南工委、滇南卫戍区1954年2月1日致云南省委、省军区电报)。

Image

1992年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在神秘的战争中》

(2022年10月15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