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中国向奠边府决战提供了多少军粮——当代中越关系由来

0
1105
 观潮钱江 钱江说当代史 2022-10-09 12:29 Posted on 北京

 

引言:对当代中越关系的思考没有穷尽

编辑部通知,2019年笔者修订出版的《越南密战——1950-1954中国援越战争纪实》,去年9月第5次印刷,全书72万字,689页,这个周期目前完成。算上1991年出版的初版《在神秘的战争中》,这部书 3 次大增添修订,一路走来,印行了10版(次)以上了。

Image

对历史的观察、思考和修正是无穷无尽的,每一次送出修订稿,马上会发现新的问题或是不足,这些新问题积累起来,如果条件具备,就会产生新的修订版。

从这个意义上说,出版著作令人兴奋,又充满遗憾,因为作品永远不像希望的那样完美。

进入21世纪,互联网世界飞速发展,深入地渗透社会生活各个层面,出版一部历史著作颇为不易,要经历程序繁复的审稿,当然还要由读者市场来决定功成与否。

就完成一部70万字的著作来说,交稿时要考虑出版社的意见,要考虑对篇幅的剪裁。这会使有些篇章的处理和原先拟定的计划难以一致。《越南密战》一书中关于“中国向奠边府战场运粮”就是这样。

出于多方面考虑,书中将这个命题概述成第28章中:《来自中国的军粮》和《艰难险阻运粮路》两节。

其实此中很有内涵,读起来感觉简单了一些。后来想到的解决办法,就是在《湘潮》杂志2015年4期上发表文章《中国向奠边府战场提供了多少军粮》,比较完整地提供了更多的历史叙述。这篇文章被多家期刊网站如《知网》收入,可以查询。

Image

  2021年版的《越南密战》一书

近日整理文档,发现还有许多当年记录的卡片资料没有用上,这些记录依然是有价值的,有助于印证在奠边府战役这场决定越南民族独立的决定性战役中,中越两国如何密切协助。中方的军粮援助和弹药援助一样,对于越南在奠边府战役中的胜利,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

这些卡片勾起我对当年在云南从事这项研究时的回忆。那时,中越边境冲突战争虽然进入尾声,毕竟还在延续,因此如何梳理当代中越关系的由来,继续成为广泛关注的事情。着手这个命题是为了解析:“同志加兄弟”这个关系是怎么构造起来的。

一个人的生命历程有限,因其有限,有些特别的经历就在记忆田野里犁出深深的沟痕难以忘怀。

我有过中越边境战争的战场感受,亲眼看到战争场景,看到了伤亡,感受到战争的震撼性影响。带着这样的震撼,我采访一个个中越关系亲历者(他们中的许多人就生活在身边),日积月累,最后完成了这部著作。其初衷还是想弄明白,在当代历史风云中,中国和邻国越南的相互关系,在发轫之时经历了哪些阳光和风雨?有过怎样的融合与争纷?

特别庆幸上世纪80年代中期就开始了对当事人的采访,其中包括对重要越南当事人的采访,其中最高职务者是前任越南国防部副部长陈文光上将,他是奠边府战役的亲历者。我记录了他们的回忆和叙述。不然的话,那些鲜活记忆会随着时光的脚步消失在历史三峡中。

通过对往事的记述会更加明白,历史大潮不是笔直向前的,必有起伏的波浪和湍急的漩涡,这在今天的中越关系潮流中,人们还可以看到。

从发表那篇“向奠边府运粮”文章,又是许多年过去了,看到当年笔录的历史卡片,决心对历史原文再做一番修订和充实,使它更接近于历史原貌。

互联网提供了条件,它可以随时接受读者检验。如果新完成的文稿与过去有所不同,在通常情况下,总是新稿叙述得更准确。

Image

2004年5月,笔者和越南前任国防部副部长陈文光上将合影于北京

1.实施西北战役是奠边府战役的前奏

奠边府战役是从越军总部1953年11月初拟的“西北战役”发展起来的。在这个月,越军总部和中国顾问共同拟制了 《1953年冬1954年春作战计划》,有4个主要内容:

一、主要作战方向是越南西北莱州地区,以308、316 师各两个团,会同在西北作战的第148独立团,配属相应的炮兵和工兵,总兵力25000人,旱季开始后(通常在12月中旬)向西北机动,1954年1月10日左右攻取莱州。得手后,以两个团兵力于2月初进军老挝上寮,夺取丰沙里,2月底进逼琅勃拉帮。此时,将以另一个团插到琅勃拉邦以南和川圹之间,开辟战区。

二、将312师和304师集结在越南北部的福寿一带,如红河三角州的法军出犯中央根据地,即以这两个师出击。诱敌深入,相机歼其一部。

三、在越军攻取莱州的同时,以304师的一个团和越南中部325 师的一个团分别沿着8号公路和12号公路进军中寮,分割在老挝的法军。

四、越军在进攻中寮(老挝中部地区)的同时,以一个加强营并配属较强干部,出击下寮的波罗芬高原以东地区,使战场遍及整个老挝。

按照这个计划,如果战局发展顺利,越军就可能攻占老挝大部分国土,使法军侧翼完全暴露出来。

Image

1953年冬至1954年春印度支那战场态势图(取自《越南密战》2021年版)

2.法军空降奠边府,阻断越军西进老挝通道

法军司令部判断出了越军的作战意图,要着手阻断越军主力向西北进军,更要阻断他们进入老挝北部地区。

根据法军新任印度支那远征军司令纳瓦尔指定的计划,法军于1953年11月20日,向越南西北部靠近老挝边境的盆地奠边府空降两个营1827人。以亡11人,伤52人的代价攻占此地。越军两个连在战斗中阵亡90人,被俘4人,退出奠边府。

法军随后向奠边府空降1.6万人,迅速构筑了在当时堪称坚固、可以彼此活力支援的防御攻势,等待越军的进攻,准备越军进行野战的时候,用火炮予以大量杀伤。

法军于11月20日空降奠边府的消息传到越北中央根据地时, 越军总部正在召开师以上干部会议,确定旱季作战实施方案。中国顾问韦国清、梅嘉生,还有中国派驻越南总军委作战局的顾问茹夫一与会。会议从11月19日持续到24日。

Image

1953年11月20日法军空降奠边府示意图

越军总司令武元甲和中国军事顾问都认为,不管怎么设想,法军空降奠边府都是一个天大的错误,法军统帅纳瓦尔将一个千载难逢的战机向越军拱手托出了。它至少说明, 纳瓦尔不是对越军新增添的重炮和高射炮力量毫无所知,就是估量得太低了。眼下,越军手里有了榴弹炮团和高射炮营,正好用来打奠边府。

3.抓住奠边府战机,越中将领决心实施大规模围歼战

越军总军委决心:投入3个步兵师共9个团,加一个工兵炮兵师,其中包括新增高射炮兵一部,总共3.5万人,投入西北作战。预计战役持续时间约45天。后来,总军委又增调了兵力。

越南劳动党中央政治局批准总军委的作战决心和计划,决定成立以武元甲为总指挥的西北战役前线指挥部,成立以政府副总理范文同为主席的“中央前线供给委员会”,保障战役后勤。陈登宁受命全权负责西北前线的道路修筑和后勤供应。

这是越南人民军建军以来进行的最大战役。

越军总司令武元甲亲任“西北战役前线指挥部”总司令,成立以政府副总理范文同为主席的“中央前线供给委员会”,负责战役后勤保障。中国顾问团团长韦国清、副团长梅嘉生和越军作战局中国顾问茹夫一在奠边府前线协助指挥。中国军事顾问于步血、董仁、徐成功分别担任越军主力师308、312、316师顾问,在奠边府前线协助师长指挥。

中国顾问马达卫是越军炮兵师顾问,他在指挥炮兵进入奠边府阵地时负重伤,由原野接任。

在广西境内完成集训的越军高射炮营赶到了奠边府,中国高炮顾问甚至配属到了连一级单位。

Image

中国军事顾问团首长,左起梅嘉生、韦国清、邓逸凡,这张照片摄于1952-1953年间。

奠边府战役规模巨大,预期时间长,中国军事顾问韦国清和梅嘉生特别关心的还有一桩大事,就是越军的粮食供应。

4.奠边府战役需要大量的粮食

奠边府位于越南西北,临近老挝,山峦起伏,地广人稀,产粮不多,越军集中4万多人的主力部队,1954年1月陆续到达,在将近半年的战役准备和战役实施期间,在前线的总兵力很快就保持在4万人以上,后期将近5万人,对后勤保障、尤其是粮食和弹药补给压力很大。

此次奠边府战役,越军总部决心将粮食供给改为依靠当地筹集为主,后方供应为辅,同时请中国负责很大一部分军粮,这在越军重大战役史上还是第一次。

中国后勤顾问向越方详细介绍了中国解放战争中在新区筹粮的经验,帮助越方组织筹粮队先期前往西北,然后组织民工队伍向西北运粮。

越军西北作战之初以民工背粮跟进供应为主。越南农民体形小,营养差,一个男子步行背粮不过30公斤,待他将粮食运到前线,自己在路上就吃掉了一半。背粮跟进的民工人数几乎相等于开往前方作战的越军正规军。

到1953年底,越军奠边府前线后勤部如期完成了3000吨筹粮任务。

随着奠边府作战规模的扩大,特别是越军308师进军老挝的上寮,先前筹得的粮食远远不敷所需,逐渐用尽了战地筹粮的潜力。

中共中央军委决定,由靠近战场的云南省对奠边府越军进行粮食补给。

云南省粮食厅负责向金平县边境小镇勐拉调集粮食,中共滇南工委和滇南卫戍区负责动员民工向越南境内运送。

以粮食计算,如按越军每个战士一天用粮0.75公斤的最低标准,中方提供的军粮可供4万人军队62天之需。在奠边府战役中,越军4个主力步兵师、1个独立团、1个工兵炮兵师共4—4.5万人在1954年1月中旬集结到奠边府战区,前线越军对军粮的巨大需求持续了4个月总共120天以上,直至5月战役全胜。

奠边府战役所需军粮是由越方自筹和中国支援两大部分组成的。笔者曾就此访问中国赴越南政治顾问团团长罗贵波,根据他的记录,奠边府战役中,越方在战役范围内的西北地区,共筹得粮食1460万斤(7300吨)。其中中方直接提供的粮食占整个西北战场军粮的接近三分之一,或达三分之一。

(未完待续)

(2022年10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