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毛澤東要將台灣交給美國代管 ——文革後期的台灣問題

0
850
image0

毛澤東要將台灣交給美國代管

——文革後期的台灣問題              

作者:金

文革研究中的一個遺憾是,忽視了文革十年存在一個明顯的分水嶺:1971年的林彪事件。以此劃為前期與後期。前五年翻江倒海,後五年一路滑坡,直到1976年眾神的末日。這是有目共睹的事實。19816月鄧小平制定「建國以來歷史決議」,承認林彪叛逃「客觀上宣告了文化大革命的理論和實踐的失敗」。無異於表明文革下半場便是收拾殘局。但毛澤東的梟雄性格,從來不信邪不認輸。吳法憲說他「詭計多端」,又從內鬥失敗華麗轉身,發動一場對外的戰鬥,名為「聯美反蘇」。實際上是將1959年已經開始的中蘇交惡,推向新的高潮。歷史決議編織謊言和詭辯,為毛粉飾洗面,對這場驚動國際的大戰略的是非得失,卻隻字不提。

美國務院解密聯共反蘇內幕文件

毛展現頑強反蘇的野心,不共戴天的仇恨,縱橫捭闔,左右開弓,拉攏西方,駕馭亞非拉。披掛上陣,和白宮高層交往密談,並充當第三世界領袖,接見外賓之多,沒有先例,見人就臭罵蘇修社會帝國主義。向來主持外交的周恩來成了他的「跑腿」,甚至被誣為「蘇修的兒皇帝」,被「幾個娘兒們」鬥得顏面掃地,趕下外交舞台……這段中美「秘密外交」,以其離經叛道、恩將仇報、醜態畢露,只有1960三年大饑荒的慘況,可以並列為中共兩大絕對保密的事件。我們有幸,透過1999年美國務院對「中美會談記錄」的解密,可以一窺部分真相。當年台灣駐美記者傅建中先生,成為該記錄的中文譯者,他將相關材料集為《基辛格秘錄》一書在台北出版,並致函給我,盼助該書在香港推行(傅先生去年在華府不幸病逝)。本文將摘引書中有關台灣的部分內容。

台灣問題,因中共內鬥不斷升級,已似「靠邊站」。六十年代有李宗仁1965年「回歸」和196312月,周恩來秘密赴東沙島會晤蔣經國之舉(此事開放雜誌1998年有專題報導,當局至今秘而不宣),別無大事可陳。此番中美合謀反蘇,不料台灣成為大國三角博弈的小配角,穿插其間。可見於尼克森到訪前的預謀,基辛格、黑格(副國安顧問)先後曾秘密來北京三次。原來中美結盟,不僅是毛的反修大業,也為尼克森求之不得。毛既是惹不起的山中大王,朝拜必有「投名狀」,台灣便有如貢品。尼克森尚未登上空軍一號,一份「對台五原則」的承諾,便早已經雙方談妥呈報天朝。

五條中最重要的是「一中」──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不支持任何台獨運動。另外有:支持和平解決台灣問題,希望和北京建交等。──不可忽視的是黑格對周恩來說的一段話:「蘇聯企圖讓你們喪失能力,然後進攻美國。我們將維護中國的獨立和生存。希望尼克森訪華能加強總統的世界領袖形象。」這段有虛構有誘惑的話,可謂暴露了尼、基計謀的底蘊。

尼克森基辛格厚顏超凡的政客計謀

尼克森富於權謀而懷有苦衷。除為了連任外(總統任期4年,連任不過8年,實在不過癮),還有一單必須掩蓋的醜聞:不久前和約翰遜(詹森)競選1969年總統,他與基辛格設計毒招,收買南越阮文紹拒赴和會,使即將簽署的巴黎停戰協定流產。詹森頓失優勢,從FBI獲知尼作弊,大罵尼克森破壞外交的「叛國行為」。但已成事實,尼克森以+0.7%險勝當選。後果是越戰延續到1973年停火,美國額外犧牲二萬餘士兵。故此尼克森上任後打出訪華牌,譁眾取寵,撈了一大筆,1973年連任成功,但終因水門竊聽事件下台──可見,尼克森兩任總統皆是滿褲污穢,並不光彩。但1969年作姦犯科案,獲法律庇護,至50年後才得以解密公開(2018年,美國MSNBC播出),當事人多死去,世人已無興趣。

美國出賣和台灣數十年基於民主抗共的友好關係,除尼克森基辛格這樣無良政客操縱外,利用當年美國的反戰運動,和中共強勢的文革虛假宣傳的影響(如老基自稱在哈佛教書,要學生讀毛選),不少人視毛為烏托邦領袖。有此背景,周恩來設計「美國總統和中國皇帝」首場會面,議題「談哲學」,於是19722月尼、基見毛,恭敬之至,面稱主席是「專業的哲學家」「你的文章推動了中國、改變了世界。」雙方又拿「漂亮妞兒」說笑(周成功地預防了馬戛爾尼見乾隆帝的尷尬)。最後,尼克森也趁機自道風流──他和毛一樣出身窮苦,一路爬到國家元首地位。「歷史結合了我們兩人」,彼此「都是腳踏實地、起自民間」。現在問題是,我們能不能突破歷史,在未來幾年裨益於全球?──恰是印證黑格的暗示:總統要搭毛這條船,和毛比肩做世界領袖!

讀者莫笑。臨別時,已有相見恨晚的氣氛,毛十分滿足擺平了老美(後來尼克森下台毛還尊稱他偉大總統,接來北京作臨終訣別)。毛尼正式會談只有1972221日這一次。餘後的會談全部由基辛格領銜主談,他和毛談了五次、周恩來八次。基辛格現年99歲,在毛周時期訪華十餘次,中共報導,他訪問大陸共有九十次!很多次是非官方身份。不少大公司曾派專機載他往返大陸,諸位可以想像這位共產黨的老朋友,從1971年經手這秘門獨家生意五十年,賺了多少?又資共媚共多少?只有天曉得!林立果生前曾駡基辛格是「小流氓」,他豈能知道這位熊貓外交家竟功名利祿,長命百歲。

毛聲言一百年後再解決台灣問題

毛晚年談台灣問題,並未有多少記錄。197311月和基辛格會談,是對台灣問題談得最有心的一次。那次會談長達三小時,因為中美已經在毛基上次會談中,擺明「已結成反蘇聯盟」(得到美國務院確認)。因此這次對談就顯得「肆無忌憚」。毛發洩對「水門事件那樁屁事」不滿,引起女譯員譯「屁事」難為情,眾人一陣訕笑後,毛說中美關係要延用「日本模式」(美台先斷交),隨即表示:

「和台灣的關係相當複雜,沒辦法和平解決。」毛解釋道:「他們都是一夥反革命分子,怎麼會跟我們合作?我說我們可以暫時不要台灣,過一百年再去管他。對世事不要太急。有什麼好急的呢?那只不過是個千把萬人口的小島罷了。」

毛再對基辛格說,和美國建交,你們要快、要緩,我們可以配合。老基解釋和中國建交的困難,在於不能馬上和台灣切斷關係(暗示美國內親台勢力反對),設立聯絡處,是可行的辦法。毛會意說,不急。我們對香港、澳門都不急、不碰。但是扯到蘇聯,毛立即變臉。說我跟日本人說過,「我們不僅支持你們要求歸還北方四島,而且還包括歷史上蘇聯從中國割去的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土地。」毛一再強調,建交不如關係好重要。又嘲笑赫魯曉夫訪問美國和總統(艾森豪)交朋友;「1958年他提出聯合艦隊,我們開始決裂。」……當基辛格說到美蘇關係,用「粗暴」一詞指戰爭時,遭到毛的訓斥:「我不喜歡你同我耍外交詞令。」老基立即改說戰爭。毛笑了:「人家都說我是個好戰分子。」

毛這次說,台灣問題可以一百年之後再解決,當然不是外交詞令。立即傳遍美國外交使團。君無戲言。老美們無不感到釋懷。怎樣銓釋毛的台灣政策?不妨先看看官方的反應。2013年的《毛澤東年譜》第六卷,詳細記錄了197311月和基辛格的談話內容(長達一頁半)。但是對於台灣問題這罕見的部分,只錄取一句話:「我們和台灣的關係,複雜了。世界上的事不要看得那麼死,那麼著急幹什麼?」上述黑體字的要點全部不見,刪除了。

毛對領土的態度,充滿江湖義氣。1962年正當中印為麥克馬洪線的領土紛爭爆發邊界戰爭時,他會見印共領袖高士說,這些地方(包括藏南九萬平方公里),你們革命成功後,都歸你們了。北部灣中一個具戰略地位的白龍灣島,為抗美所需,越共胡志明向中共要求借島,毛1957年批准連島帶人無償交給越南。至於毛放言向蘇聯討回北方1860年北京條約割讓的150萬平方公里,外加蒙古國──在中蘇友好時,從無糾葛。如這次中美建交問題一樣,毛只看兩國實質關係,「哥倆好」,邊界共產主義,不分你我。一旦關係破裂,翻臉不認,寸土必爭。

這次宣稱台灣問題可擱置一百年,不外如此。正值和美結盟,有博美歡欣之嫌,何況美有棄台意向。當時毛對蘇之仇恨恐懼已壓倒一切,台灣沒有威脅,根本不放在眼下。政治上看,中共奉行的是皇權式獨裁統治,毛「一句頂一萬句」,朝令夕改、口是心非,皆是聖旨。因此,一百年、一萬年雖無法律約束性,但執行上,如鄧小平所說「毛在,毛說了算;我在,我說了算。」毛在,沒有人敢動台灣。毛死,就可以陽奉陰違,另搞一套。毛年譜刪掉一百年,沒人管。但問題在於,毛的巨大權威,至今無人敢於公開否定,因此,不由人懷疑,在台灣如此敏感的問題上,毛死近半世紀,無人敢於突破僵局,毛的一百年說有無潛在影響?(我曾聽秦家驄說,喬冠華私下告訴他:我們永遠不會打台灣。)

毛最後遺言:台灣由美國代管最好

到了19751021日,毛和基辛格作最後一次單獨會談,又有驚人的涉台指示:根據前述美國務院解密檔案

「台灣最好在你們手裡。要是你現在把台灣還給我,我也不要。因為現在要不得。現在那裡反革命分子太多了。一百年以後,我們就會要了(做手勢)打仗也得要。(基辛格:不用一百年)好難講。五年、十年、二十年、一百年。實在難說得很。(指著天花板)等到我上天堂去見上帝,我要同祂講,現在台灣由美國代管還比較好。」

此時,毛澤東之衰弱,已不能口語,多用紙條寫好交譯員讀,自稱「很快要上西天了」……解讀毛這段關於台灣的最後遺言,非同小可──毛重複1973年的台灣「反革命太多」之說,顯然指攻台不容易,會遭到台灣人嚴重的反抗,不如暫由「美國代管」。交美國代管是毛這次也是最後一次談台灣的中心旨意,而反對台灣地位未定,防止被美國拿去,是毛和中共對台政策一貫的強硬底線。為何毛最後竟然要如此決絕地予以放棄?誰敢設想毛對台灣二千萬「反革命」動了惻隱之心?言談中,毛又表示台灣還是要拿回來的……雖然語無倫次,欲取戰場上未有獲得之物的內戰心態,並未放棄。

現在,兩岸分治已七十三年,武統之聲,甚囂塵上。攻台口令已經更換:「統一」代替「解放」;「台獨」代替「反革命」。今日援引毛七十年代兩次露骨的對台言論,相信不會有人以毛之信口開河「一百年」為統一大限(即2075年),美國代管也未形成法律。但毛澤東確實有過和今日北京當局不同的對台策略,並非病人痴語,也不是外交詐術。1975年這次近兩小時的毛基對談,是毛會晤外賓最後兩次之一(另一次和福特總統),有鄧小平、喬冠華、黃鎮、王海容等在座。毛談世界反蘇形勢,讚揚基辛格如燕子般忙碌穿梭,老基則狂妄向毛保證:「只要蘇聯敢動歐洲一根寒毛,我們一定用核武器伺候他。」因此,毛年譜詳載這次會談整整一頁,但關於美國代管台灣的言論,一個字沒錄!數十年也無人敢於否認和批評毛的「胡說八道」,留下一個謎團。

衝破在台灣議題上的思想牢籠

究竟歷史的功罪何在?本文取「文革後期」的視角,指出毛澤東被林彪事件打得半死之餘,轉向「聯美反蘇」,甚至妄圖挑動一條橫跨美亞歐的國際「橫線」來打倒走向人道主義的「蘇修」,尼克森助紂為虐,不計主權的「代管台灣」便是對美國的酬勞。在這場世紀悲劇的最後,「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19762月,毛竟然將在美國狼狽下台的「疑犯」尼克森,專機接來北京,舉行一場臨終前的醜劇,閉門重演1972-221毛尼會,連宴會菜式都完全一樣!尼克森回國便攻擊毛欲排除的福特,助卡特當選(鄧復出聯手卡特攻打越南為赤柬復仇)。毛在干預美國政治得意的虛榮後死去,這個混世魔王混帳到如斯地步,至今沒有媒體敢於揭露!

在這樣超級荒誕猖獗中,台灣活了下來,哪管你大國爭鬥,鼠類狂囂,二千萬避秦遺民莊敬自強,孤傲不屈,終於成就亞洲四強之民主繁榮,享受事實上的獨立幸福。再兩岸三通,維持現狀……不料新世紀以來,妖風頓起,狂吠「自古以來」、揮舞一中大棒,企圖威逼、招降台灣。本文揭出毛之「美國代管」說,並非幻想習某人改弦易轍,而是寄望於被愚弄的億萬國人的良知,對於台灣未來、台灣命運是可以有多種思考和選擇空間的,應該衝破一黨打造的思想牢籠。

至於文革後期的論述,意在解構毛之十年文革,對內對外皆是徹頭徹尾的騙局和失敗,是對華族數千年生存的羞辱,完全摧毀了共產統治的任何合理性,自我孤立於當代人類文明之外。其災難性反蘇戰略在民族主義的掩蓋下為鄧小平繼承到1989年,兩大國因獨夫橫行而結仇三十年,傷害和蒙蔽了幾代人。至今在有關文革的史著中(如50後之大部撰述),還不能引起應有的醒悟。經過大災大難的民族,本應在毛死後,將毛及其殘暴體系打包存入歷史博物館,開啟一個新的人道博愛的時代,沒想到根植於野蠻的亞細亞生產傳統的共產黨,將人民的個人自由與精神權利,更加嚴密的捆綁在他們的領地上,企圖造就新的奴才部落。這是令人十分遺憾的事。

2022-11-15 紐約4800字)

 

(本文不代表本网观点及立场。欢迎转载,请注明光传媒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