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7 6 月, 2024 6:58 下午

lee teng hui
图片来源:美联社/达志影像

2023年1月15日,是前总统李登辉的百岁冥诞。李登辉留给台湾许多精神上的遗产。特别是当下这样的时局——民进党地方大选惨败,中国并吞台湾机会大增的情形下,李登辉的思想,特别值得当下台湾人参考。

外来独裁者仍有两项贡献

我们先不厌其烦,再度强调李登辉在台湾史上的特殊性。话说将政权交给李登辉的蒋经国(1月13日是他的忌日,逝世35年),其实算是台湾历史上执政成绩数一数二的外来政权独裁者,也是第二位有意识到自己会葬身台湾的外来领导者(第一位是日本时代的明石元二郎,死于台湾总督任内,遗愿是葬在台湾)。蒋经国对台湾最大的贡献,最主要就是改变蒋介石的国策,把当时台湾的「军事总动员体系」,悄悄调整以基础建设为优先的模式,例如历史课本经常提到的「十大建设」以及李国鼎、孙运璿推动的科学园区政策,都属于蒋经国的「本土化转向」的一环。

特别一提的,李登辉之所以在1970年代初期成为政务委员,也是因为蒋经国希望调整农业政策,将军事总动员体系下剥削农民的政策(如肥料换谷等),调整成稳定农村发展的政策。而李登辉农业经济的背景,特别是对于发展中国家农业政策的研究,被蒋经国视为改变农业政策的不二人选,因此李登辉以专业农经学者之姿,跃入党国权力核心当中。

蒋经国第二大贡献,就是拔擢李登辉。 80年代时蒋经国身体越来越差,但因为蒋答应美国人不再让蒋家人接班(蒋万安是人民选出来的不算),所以每个人都各自盘算谁能成为独裁政权里的接班人,李登辉大概是权力核心当中最不可能的一位。当时不少人认为同为本省菁英的林洋港上位的机率也很大,但当蒋经国宣布李登辉为副总统的时候,确实跌破了众人的眼镜,一直到李登辉坐稳国民党主席位置之前,大多数权贵还是认为他只是过渡人选。

李登辉格局远高于其他本省菁英

当然以结果论来说,李登辉的政治格局远在林洋港等人之上。比方李登辉并没有经营家族政治,但林洋港家族在南投的势力却代代相传,包括林洋港本人、他弟弟林源朗,姪孙辈的林明溱都前后担任过南投县长,三代共21年。而目前林洋港的长孙林儒旸,2022年也选上南投县国民党籍议员,竞选过程中不断打出「阿港伯唯一传承」口号,家族影响力不言而喻。

由此可见,李登辉与林洋港,虽然政治之路十分类似,都先后担任过台北市长及台湾省省主席,但因为蒋经国不喜欢林洋港的政治经营风格,所以才让李登辉得以出线,不得不说是蒋经国慧眼独具之处。

这里额外说一个小故事,全台湾仅有一条路以李登辉来命名(淡水的登辉大道只是「俗称」),这条「登辉路」就在南投县草屯镇旁的山坡上,笔者之前在南投工作时,还不时骑车经过。原来90年代的时候,草屯镇长为了支持省长宋楚瑜,原本要把当地一条新开的路名为「楚瑜路」,后来据说宋楚瑜推辞美意,而当地人觉得用台语念「楚瑜」很像「滑去」,感觉这条路会很容易摔车,所以干脆就改成「登辉路」,一直用到今天,算是李前总统另类的「政治遗产」。

前总统李登辉已经过世两年多,直到今天我们还在讨论他的精神遗产,都还可以作为当代政治思想的参考。李登辉从蒋经国手中接下一个威权体制领导者的职务,但他没有滥用手中的党国权柄,反而透过渐进改革的方式,为21世纪台湾法治民主奠定了基础。

李登辉、彭明敏、史明各用其方式点亮台湾

《思想坦克》蔡其达主编与我分享,他认为李登辉有点像是义大利「建国三杰」的综合体(马志尼、加富尔、加里波底)。我则是想到,其实建国三杰的角色,也很像战后同世代的彭明敏、史明及李登辉三人,分别代表理念思想、革命行动及体制内改革三种路线。他们都生长于1920年代,接受了完整的日本教育,太平洋战争爆发时正好在念书,战后又遭逢内战及二二八事件,他们的青春岁月,恰是台湾最动乱的40年代。他们都有着极其坚韧的意志,以及深厚的思想底蕴——但他们三条路线其实是相互交错的,请原谅我将这三位可敬的先贤并列在一起,他们生前虽有线上的歧异,但我相信他们的行动路线终究会在未来一点上交会。

李登辉与同时代国民党的台籍官僚,最大的不同是,他拥有十分深厚的思想底蕴。在其秘书李静宜的回忆录当中,不断述及李登辉对于京都学派的哲学家「西田几多郎」的热爱,甚至还印了几篇西田先生的文章,发送给各机关首长阅读。而李静宜为了书写相关文稿,硬是把西田先生的书都看了一遍,获得了李登辉大大的赞赏,鼓励她继续阅读下去,深入理解西田先生讲的「场所理论」是什么意思(到底是总统还是指导教授?)。

甚至最后李静宜的博士论文的架构,也是以西田几多郎、卡莱尔及新渡户稻造等李登辉最喜爱的几名哲学家为基础。从这个侧面的例子,就可以看出李登辉之所以是「李登辉」的原因(但括号内「李登辉」不是一个固定的、具体的李登辉,它只是一个「价值上」的李登辉)。

虽然台湾的先贤尚未无法完成建国的志业,但台湾要建立一个新的公民民族主义,一直是无法一步到位的,需要好几代人接力完成。二战后全世界殖民地都发起独立运动,但台湾意识迟自1920年代才刚萌芽,在二二八事件前后,初生的独立苞蕾就被国民党揉碎。台湾人意识从无到有,从思考到行动、是需要所有台湾人耗费数十年甚至百年,不断接力完成的,这样的传承不是具体的利益,不是像林洋港家族传承的派系结构那种,而是李登辉、史明及彭明敏等人抽像的价值观,并实践在日常生活当中。台湾才能继续前进。

重读〈贱民宣言〉启发灵感

但台湾命运如此多舛,我们的空间如此压迫,时间如此短暂,我们还能怎样有余裕进行哲学思考呢?每每在遭逢逆境的时候,例如2018年、2022年的地方选举大败,我们独派时感挫折无助、悲愤难当,我都会重读一次学者吴睿人的文章〈贱民宣言——或者,台湾悲剧的道德意义〉,里面最后一段十分适合回应今日时局:

我们必须在政治现实的结构性困境中,修习、砥砺、磨练治理的技艺。我们必须在不公正的世界中,创造一个公正的城邦。然而公正的城邦是否能够带领贱民突破帝国的围堵?没有人知道。但我们确知的是,公正的城邦是一把火炬,照亮帝国的荒芜与伪善。我们并非天生的良善公民,也不是尊贵的王者之族;是困境迫使我们学习美德与技艺,围堵逼使我们面向世界。被迫向善——这是贱民的道德系谱学,奴隶复仇的另一种型态。

所以贱民所能期待的解放,不是结构性的解放,而是精神的自我强韧,以及尊严的自我修复。还有蓄势,为不可知的未来历史蓄势,当帝国突然崩解,或者当帝国挥军东指……

回到现实的层面,2022年年底,台湾方才从瘟疫中苏醒、还要接连面对无孔不入的中国认知作战,泛本土派在地方选举遭到国民党重重的打击,至今一个半月,我们还仿若困在荒原中茫然无措,不断相互猜忌、追找战犯。笔者也是深受打击,至今难以从挫败中回神,但我也经常在想,如果是李登辉这些先辈,他们会怎么想、怎么做?

先辈会怎么行动,我们今日已不得而知,我们只知道他们会怎么克服逆境:李登辉遇到政治生涯上的难关,会找曾文惠女士一起祷告;史明则是会打坐冥想。并且他们都会读书、读大量的书,从书中寻找精神力量与现实解方。虽然我们不是像李登辉与史明一样是大人物,但是基本的个人修为:静心、阅读思索、并且同时实践,谋定后动,却是乱局中对抗洪流,最为基本也是最为可靠的方法。

民进党检讨要回到价值本身

赖清德副总统近日不断巡回座谈,向基层党员寻求批评与建议。但2024年大选与地方大选不同,地方选举与基层组织结构绑得非常紧,民进党掌握基层组织的能力败给国民党,在理念价值上又不得中间选民青睐,才会惨败如此。其实中央选举,还是要收拾初心,回归价值,例如蔡总统宣布「恢复一年役期」政策,就是在逆流中稳定民心的艰难做法;而最近三读通过的《农民健康保险条例》,也是照顾农民、发展农业的重大改革,也是继承李登辉「农为国本」的理念价值。而这些进步政策,也要配合地方组织重整,把消息透过实际社群,人找人、口对口传播出去,才能突破网路认知战的困境。简单的说,民进党要改革前进,必然要找回最珍贵的资产——价值本身。

2024年大浪来袭之前,个人除了当兵、参与抗中保台的组织外,我们能多做什么?先好好生活吧,照顾自己及家人、好好吃饭睡觉、运动并读书。可能组织读书会、可能多找亲友吃饭聚餐、透过实际会面,正面影响身边一到两名原本游移不定的亲友,让他们知道现况、理解正确的讯息,到了明年就可能会有一股正向积极的洪流出现。

只要我们自己生活有余裕,有深刻的思考及认真的行动,我相信我们不需要再有李登辉先辈那样的政治英雄,不要再一次造神,不要再像柯文哲那样打包了后三一八运动的政治资产——我们只有靠自己,世上再无李登辉、或者说,人人都可以是李登辉。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notfre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