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5 6 月, 2024 1:50 上午

128886522 gettyimages 1247751850
中国2023年“两会”拉开帷幕,作为第一场重头戏,总理李克强在政府报告中公布了本年度经济增长目标——5%左右。

对全世界大多数国家尤其是发达经济体来说,5%是极为可观的增长,但中国在多年两位数增长率下,最近十年增速已逐步回落到个位数,加上疫情扰动经济,诸多因素导致最近几年的年度增长目标飘忽不定。

在2011年之前,中国的GDP增长目标参考性不大:2005年之前连续六年都设定在7%,2005年开始连续七年都设定在8%,而这13年几乎每年实际GDP都大幅超越设定目标。比如2007年的目标是8%,最终完成13%。

2013年李克强担任中国总理后,每年的增长目标开始波动,而且颇具参考价值——在疫情来袭之前的8年,每年的实际GDP增长与当年设定的目标差别都不大,差别最大的一年为0.5%。

上任之初,李克强在公开讲话中阐述过设置GDP增速目标的意义——为引导社会预期,设置经济运行的合理区间,下限就是每年的GDP增速目标,这是根据就业计算出来的,保增速就是保就业;而上线是物价指数(CPI),不能过度刺激,使物价过高增长,影响居民生活。

然而,疫情袭来的2020年,中国30多年来首次未设置GDP增长目标;2021年,目标设置在6%,实际增长8.4%,超额完成2.4%之多;2022年设置为5.5%,却因为反复封城,仅实现3%,少了2.5%之多。

今年5%的目标一公布,立刻引发广泛关注,一方面因为该数值低于几乎所有机构和经济学家的预测;另一方面,中国内部和国际社会都在解读这么做背后传达的信号是什么。

上海豫园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疫后的经济复苏,消费是难点。分析称中国服务消费恢复将显著快于商品消费。

信号一:复苏开启,回归常态

受访专家普遍认为5%的目标太过保守。经济学人智库(EIU)中国分析师李子谦(Chim Lee)介绍,该机构预计中国将轻松超过5%的目标,实际GDP增长预计能达到5.7%。

香港香港中文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庄太量认为,今年是中国经济的反弹年,其实应该超过6%,甚至7%也可能触及。

如此乐观的预测,有两个原因。庄太量称,脱离疫情后,人员开始流动,会带来交通、住宿、旅游、零售等消费的复苏,这是自然的反弹。

数据佐证了这一判断。按照中国税务总局给出的增值税发票计算,在今年春节期间消费相关行业销售收入,较去年猛增12.2%。

中信证券在研报中进一步称,服务消费恢复将显著快于商品消费。

服务消费指理发、看电影、演唱会等,这些领域的消费在疫情中被压抑较强,放开后出现报复性反弹。比如,今年1月中国电影票房突破100亿元,创历年来1月票房最高纪录。

乐观的第二个原因是低基数效应。庄太量介绍,2020年中国经济放缓,实际增长2.2%,2021年强劲复苏,达到8.1%,这两年平均增长率为5.1%;同样的模式,2022年增长受挫,为3%,如果2022和2023两年的平均增长率在5%左右,那么今年的实际增长率将会是7%。

兔子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信号二:困难不少,后遗症强

经济学家如此乐观,但政府为何设置如此保守的目标?

因为疫情给中国经济带来的后遗症不容小觑。高强度防疫贯穿去年一年,财政刺激的增量是往年财政安排中没有的,同时中国政府为了刺激经济而减税减费,楼市萎靡造成政府卖地收入减少,“一增两减”下,地方政府财政吃紧。

“两会”上公布的预算案透露,对于未来一年的卖地收入,预期仍然低迷,土地出让金为主的政府性基金收入在2022年大幅下降超20%,缩水至7.8万亿元,而2023年此项收入也仅预计微增0.4%。

去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勉励地方政府着力保持经济增长,今年却要求他们防止债务累积,点明一些地方政府预算不平衡很严重。

李子谦认为,消费强劲复苏的势头终将消退,在中短期,最关心的是固定投资能否恢复,其背后的主要驱动力是基础设施、房地产和制造业。其中今年楼价即便上涨,但反弹动力也主要是二手房交易,并非新房建设和销售,而促进固定投资的恰恰是后者。

这体现出地方政府的困局——政府高价出售土地,以获得财政收入,资助公共投资。如果严厉监管房地产行业,政府收入大受影响;如果监管不到位,该行业累积大量债务,容易造成金融风险。

因此,长远来看,中国的地方政府可能不得不寻求其他财政收入来源,比如房产税,以抵消房地产市场的波动。

中国酝酿在全国范围内征收房产税已有十多年,但面临着包括地方政府本身在内的利益相关者的阻力,他们担心这将侵蚀房产价值或引发市场抛售。

本次“两会”上还没有出现任何关于房产税的讨论声音。

马化腾、马云、李彦宏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较低的经济增长目标可能意味着政府不会放松之前的监管措施,这对互联网和房地产巨头不是好消息。

信号三:监管不放松,刺激不盲目

虽然有上述困难,但5%的目标定得足够低,再加上今年前2月已经实现可观的复苏,以及财政赤字适度增加和计划发行的3.8万亿元国债,这些因素都为中国政府留足容错空间。

这个空间用处很大。

李子谦认为,从外部看,它给予政府很大灵活性应对任何“黑天鹅”事件,比如类似“气球门”的事件。

从内部看,今年是习近平的第三个任期,是新总理李强的第一个任期,特别是李强,他需要空间来证明自己。

在经济层面,这个空间可以用于来解决结构性问题,而不是盲目地刺激经济,加重已有问题,比如地方政府的高额负债。

“两会”期间,官方的发言也透露这一意图。中国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赵辰昕表示,5%左右的预期目标符合经济运行走势和经济发展规律,也有利于引导各方面更加注重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

因此,市场并不能指望政府在现有政策组合之外进一步加强对楼市的刺激。政府工作报告再次警告要防止该行业的“无序扩张”,这表明去杠杆仍将是主题。

“相反,有可能会进一步加强对经济的控制,比如刚刚发生的金融监管机构改革(组建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国家数据局等)。”李子谦称,3月13日的总理媒体见面会可能会释放一些信号,不过实质政策可能会在中共二十届三中全会上宣布,该全会预计在2023年第四季度举行。

文章来源:BBC中文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