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1 7 月, 2024 5:01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会场 10
汉藏人士共同筹备组织了「3•10」西藏自由抗暴纪念日网路视频会议。

廖天琪 田牧(德国)

每年的「3•10」,是一个不能忘却的日子。 64年前,西藏人民为了摆脱中共专制统治举行「抗暴起义」,在达赖喇嘛带领下,藏族人民艰辛地走向世界,五湖四海为家,走过了64年的辉煌历程。自从尊者达赖喇嘛倡导「寻找共同点」汉藏对话活动以来,这一天也成为了汉藏人民共同反对中共专制统治的团结之日、友谊之日。

今年的3月8日,由汉藏朋友共同筹备组织了「3•10」西藏自由抗暴纪念日网络视频会议。这次会议,令所有人感受到西藏的人权危机还在持续、还在恶化。同时令人振奋的是,无论是来自于哪国哪族的朋友,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我们的共同敌人是中国共产党,我们团结一心与中共的专制独裁斗争到底。

为什么要坚持纪念「3•10」

西藏行政中央驻台湾代表、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董事长格桑坚参演讲道:1951年,中共强迫签订所谓的「和平解放西藏的17条协议」,吞并西藏后,仅仅在8年的时间里,他们便完全撕毁了17条,对西藏进行了所谓的民主改革。中共这样的专制政权,没有执行协议的法律精神,导致西藏人爆发抗议活动,最后遭到镇压。西藏人有一个佛教术语叫「缘起」,我们知道,每一个人、每一个族群、每一个民族,都不可能各自独处于这个世界,当你身边的另外一个民族遭受苦难之后,大家如果不能发出强烈支持的声音,保持沉默,那这样的苦难在不久的将来,便会应验到自己的身上。中国建政70多年以来,西藏遭受了这么多的苦难,而广大的中国人、包括新疆维吾尔人、南蒙古人,包括现在的香港人、台湾人,也正在遭受中国政权的威胁和苦难。曾经在中国实行的社会主义改造、大跃进、文化大革命,整个中国在中共统治下所遭受的这种苦难,可以说是罄竹难书。西藏人在1959年的自由抗暴运动至今已经64年了,达赖喇嘛包括西藏的合法政府流亡印度,西藏人分散到世界各地,回不了家乡也已经60多年。同样有更多的中国人、包括更多的维吾尔人、南蒙古人、香港人,也都陆陆续续地流亡到世界各地。但是,自从1989年发生了北京「六四」天安门大屠杀以来,中国的知识分子,包括很多人都逐渐认识到,中国的专制政权,不仅迫害弱小的少数民族,连对它自己的人民都不手下留情,进行赶尽杀绝。所以我们这么多的族群才能走到一起,才形成了今天这样的战斗伙伴关系。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表示:六十四年前,中国发生了一件大事。中共的舆论把它叫做「西藏叛乱」,我们认为那是一场人民自发的抗暴运动。中共以邓小平为首的集团,出动了百万大军,残酷屠杀西藏人民,制造了一场巨大的惨案。这场屠杀不仅局限于西藏地区,也包括了青海,四川,甘肃和云南的藏区。有些地方不分男女老少,被杀成了所谓的无人区。这是中共建国之后仅次于镇压反革命和大饥荒的惨案。

英国中国观察协会理事长、中国民主党英国总部主席王冠儒表示:「3•10」自由抗暴日,是西藏人民抗击中共统治,捍卫他们的信仰和自由的日子,这一天是西藏人民的历史,也是世界人民的历史。我们聚在一起,不仅是为了纪念西藏人民的勇气和抗争,也是为了寻找解决西藏问题的途径,必须牢记中共独裁统治者对藏人犯下的罪行,呼吁各国政府和国际组织,共同监督和制裁中共政府对藏人犯下的罪行。同时我们也要支持达赖喇嘛尊者提出的「中间道路」政策,以和平、民主和对话的方式来解决西藏问题,保护西藏的语言、文化和宗教,以及维护藏汉民族的平等、和谐。我们也要在藏汉两族之间促进友谊和互相理解,共同为西藏和平稳定的发展而努力。

《光传媒》创办人王安娜女士曾是青海省政协委员和一家旅馆的经理,她指出藏人于1956在西康、1957甘南、1958 青海就都开始反抗中共暴政,1959年则在拉萨爆发抗暴。所以藏族人是中国全国内最早开始识破中共的残暴、最早遭到血腥镇压的族群。 50年代时大批青年藏人被失踪,被消灭,比如青海玉树就遭难严重。

「3•10」也牵动着受中共迫害天下人的心弦

台湾驻德国大使谢志伟说:对台湾来说,2019年的问题「今日香港,明日台湾」?眼下又改成了「今日乌克兰,明日台湾」?指的当然是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对台湾的武力威胁。台湾人再度强烈地感受到「国家安全及人民生命,还有我们所骄傲的自由民主」可能毁于一旦的忧虑。从这个角度来看,西藏人因中共入侵所造成超过一甲子的无家可归、流离失所,或人在家乡为异客的集体悲惨遭遇,对我们台湾人来说,不但引起我们心有戚戚焉的同情,此时此刻,更让我们深深感觉到,受到中共政权残暴迫害的人与人之间同舟共济的连结,命运共同体的心手相连之必要与关键。


内蒙古人民党主席、南蒙古大呼拉尔(议会)会长席海明指出:中共在同化与统治的民族政策方面,南蒙古(内蒙古)是中共的成功范例。对蒙古族来说,对我而言,中共的同化模式,是建立在蒙古人的痛苦与悲惨基础之上的,是对蒙古族的最残酷、最彻底的迫害与压榨。可惜与可恨的是:整个世界似乎将蒙古人遗忘了,西方人最不应该遗忘蒙古人呀,在历史的长河中,虽然我们有过长年的血腥战争,但我们也有过长期共存的和平和睦岁月,欧洲国家应该不会遗忘这段历史,更不会忘却这个世界上蒙古族的存在!

回忆尊者对世界宗教理念的贡献

德国莱茵马斯职业高校教师、牧师罗兰德•库讷(Roland Kühne),讲述的是一段往事。
1993 年 8 月 28 日至 9 月 4 日,来自 125 个不同宗教的 6,500 人聚集在芝加哥,参加那里举行的世界宗教大会,会上通过并承认关于「全球伦理」的文件宣言,达赖喇嘛尊也完全支持这个文件。库讷认为,全球伦理的主轴和相关宣言是世界和平、解放和正义的重要里程碑,也是不同国家之间平等共存的重要基石。今天我们特别想到了中国和西藏之间的关系。全球伦理的基本信念是:1、没有全球精神,我们的地球就无法共存;2、没有宗教间的和平,国家间就不可能有和平;3、各种宗教不进行彼此对话,它们之间就没有和平;4、缺乏基础研究,在不同宗教和文化间就无法进行对话;5、无论宗教或非宗教,如果不能有意识的认知改变,就无法形成全球伦理。

1993年9月4日世界宗教大会结束时,达赖喇嘛在芝加哥的格兰特公园,向来自世界各地的宗教代表宣读了全球伦理的文本。其中几段让数千名听众发出了热烈的掌声,达赖喇嘛是第一个签名的人。四项指导原则构成了全球伦理宣言的基础,它们是:1、致力于非暴力文化和尊重所有生命;2、致力于团结文化和公正的经济秩序;3、致力于宽容的文化和诚实的生活;4、致力于男女平等和伙伴关系的文化。

中共对西藏民族的统治变本加厉

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欧洲之声社长廖天琪说:尽管64年过去了,但中共政权对藏区的控制更加严厉决绝,近期以来他们在藏区大规模对藏人进行DNA检测,还有在那里设立强制性寄宿学校,让藏族儿童从小接受中共的洗脑。在2020年8月的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会议上,习近平定下了治藏基调:「维护祖国统一,加强民族团结」,要把西藏中国化,藏人变汉人,藏传佛教变成中国佛教,让藏人失去自我认同。这种文化灭绝政策是非人道的,我们必须提高警惕,坚定地抵制这种政权的犯罪行为。


西藏之页主编蒋扬次仁表示:当前,西藏境内的藏人依然在中共的铁腕统治之下遭受着永无止境的苦难。据媒体报道,在西藏自由抗暴日临近前夕,所谓的「西藏自治区」在各地加强了管控,当局严密监视藏人的一举一动,并且随意检查藏人的手机,试图找出所谓的敏感内容。 3月2日上午,在西藏日喀则南木林县,23岁的藏人妇女杨措就遭到警方的逮捕,当局指控她向境外发送敏感照片和视频。当然,这只是我们了解到的中国政府侵犯人权的冰山一角。

德国西藏组织主任丹增•措希鲍尔(Tenzyn Zöchbauer)表示:在拉萨,这些年来监控摄像头的数量明显增加。警察「每公里都在随机搜查路人,特别是控制手机」。藏人家庭之间都说「敏感」日子不要互访,因为太危险。中国共产党在其全面监视、隔离和封锁西藏大部分地区的政策上非常成功。每天都有 600 万藏人的基本权利受到威胁:行动自由和宗教自由受到限制,教育系统受到监视,其目的不是为了教育和发展,而是为了强迫性的文化认同。

中共对藏文化实施的灭绝政策

法国汉学家、作家玛丽•侯芷明(Marie Holzman)指出:百万西藏儿童被迫只能接受中文教育。她说道:3月8日,也是国际妇女节,我特别同情西藏的妈妈们。中国政府正在消灭西藏的母语文化,强制将一百万名藏族儿童送到各省接受教育,这一百万西藏儿童的母亲肯定特别着急,知道孩子只被允许讲中文,未来只会讲中文。她还表示:「我听一个维族的妈妈说,他的小孩也被送到中文学校上课。老师把贴纸贴在他嘴上说,在你不会讲汉语之前,你根本不许说话。孩子不敢跟妈妈说,因为老师告诉他,如果跟妈妈说,我会打你。这些中国汉语老师教中文的办法实在不人道。」

蒋扬次仁也谈了同样的问题:在习近平的强硬政策下,藏人儿童被迫进入殖民式的寄宿学校接受汉化教育;联合国专家对此发布报告指出,约有100万西藏儿童受到这些政策的影响。而西藏的宗教、语言和文化正在顺应所谓的「中国化」,面临濒临灭绝的状态。


中国民主运动理论家、《北京之春》名誉主编胡平发言道:达赖喇嘛批评中共当局对藏人实行文化灭绝。 2007年通过的「联合国原住民人民权利宣言」规定:「原住民享有不被强行同化或其文化不被毁灭的权利。」对原住民强行同化就是文化灭绝。他指出:中共对藏人的强行同化是不断深化的。有些汉人朋友认为,我们汉族文化是先进的,他们藏族文化是落后的,用先进的文化去改变落后的文化没什么不对。且不说对汉藏两种文化我们能不能简单的以「先进」和「落后」来界定,关键在于,不同文化的相互影响应该是双向的而不是单向的,应该是基于自愿与自主。现在中共当局对藏人的同化不是建立在藏人自愿自主的基础之上,而是中共强加于藏人,并且始终凭借政权的暴力,因而充满反人道的罪恶。对此,我们必须坚决反对。

《光传媒》王安娜女士在青海期间,亲眼目睹所谓的寄宿学校,那里的学生从幼童开始,就接受军事化的教育,让他们脱离家庭,被迫放弃自己的语言和生活习惯,完全被「同化」洗脑为汉人。以前的满族人在中国己经等于消失了,蒙古族也成为家乡故土上的少数民族。藏人将遭到同样的命运。
中共的民族政策重在「统治与压迫」

台湾政治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教授李酉潭表示:2011年,我曾访问印度达兰萨拉,拜见了达赖喇嘛,并于2015年访问过西藏,我走进藏人家里,样板的房子,客厅里摆着三皇五帝的相。三皇是毛泽东、邓小平、习近平;五帝是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客厅里都摆着独裁统治者的肖像。而他们自己的信仰,包括佛陀和尊者的像则放在小房间里,备受压抑。李教授说:我今天要在这边爆一个料,见尊者时不能录影、录像,有同团的私下录音。我去中国交流的时候,特别献上去给中国的官员,让他们往上送。尊者私底下见我们都主张「中间道路」,但中共为加强内部统治,明明知道尊者主张「中间道路」,却仍诬蔑尊者主张「独立」而打压他,可见中共这样一个政权的嘴脸,一切以维护中共政权统治作为最高目标。

胡平说:尽管在中共统治集团中汉人占绝对多数,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对汉人有任何优待。英国思想家穆勒早就指出:在有些实行专制统治的多民族国家,其专制政府「或许尽管出自其中的一个民族,但对它本身的权力比对民族感情感到有更大的兴趣」,它就会「不给任何一个民族以特权,并且不加分别地从所有这些民族中挑选他的傀儡」。中共专制政权正是如此。作为汉人政权的中共当局,它固然没有对汉人实行什么优待,但是它确实在歧视和压迫少数民族。最典型的表现就是对少数民族强行同化。例如西藏是藏族自治区,但是西藏的一把手却总是由汉人来担任,这表明中共当局对藏人的不信任,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当局让大量的汉人移民西藏,在公立教育上大力压缩藏语教育,在私立教育上则是百般限制;名义上允许藏人信仰藏传佛教,但是不允许藏人按照自己的方式、按照藏传佛教本来方式去信仰;名义上允许藏人依循他们自己的传统和习俗,但是在实际上却对之严加摧残。

本文仅代表作者立场,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来源:锐传媒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