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5 7 月, 2024 2:23 上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束星北先生号称“中国雷达之父”,早年毕业于麻省理工,后任教于山东大学,是中国理论物理界泰山北斗级的人物。诺贝尔奖得主李政道就是他的学生。但他曾经说过,李政道并不是门下最好的学生。他最欣赏的学生,叫做王镇皋。

物理天才的特务人生

束星北先生

王镇皋,浙江绍兴人,1950年考入山东大学物理学院,天资极为出众。束星北很欣赏这位弟子,考虑王镇皋身体虚弱,束星北专门让他在有暖气的办公室里学习。束星北甚至单独为他一个人教授量子力学。

束星北名震天下,但是为人坦荡直率,不喜掩饰,素有“束大炮”之称。他对知识分子热衷政治的行为极为反感,曾说过大学不是党校,谁要是做政治家,就应该去专门的学校。1957年反右开始束星北因为作了一篇题为《用生命维护宪法的尊严》的发言,公开声称“历次运动的错误在于粗暴破坏宪法,时弊的根源只因有人治而无法治”,随即而被定为“极右分子”,开始了长达21年修水库、扫厕所的被整生涯。

在此期间,为了监视束星北的动向,中共想起了他最欣赏,也是最信任的学生,王镇皋。他在毕业后留校任教,担任恩师的助教,深得信任。山东省公安厅通过山东大学保卫处处长的巩念胜找到了王镇皋,表示组织要交给他一项艰巨的任务——监控束星北。

这个原本在学术上前途不可限量,深受恩师器重的天才,为了组织上允诺的职称、待遇,还有神秘的荣誉感,欣然接受了这一任务,开始了对自己的恩师、包括山东大学的同事和学生长达26年的监视任务。虽然严格说来,这种线人角色在那个鼓励告密的年代中很多,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小角色,但却让王镇皋感觉是党交给自己的光荣任务,显示自己被组织无比的看重。

《束星北档案》中有一条举报记录,记载了1955年8月13日揭发内容:“王某某:揭发束星北反对党的基本理论,反对马列主义,宣传实用主义的事实:①破坏辩证唯物论的学习。②公开反对马列主义宣传,说哲学是玄学,辩证唯物论是骗人的。③在课堂上散布传播唯心论。”

这个揭发的王某某,就是王镇皋。因为他的秘密揭发,束星北在1958年被定为“历史反革命分子”,开除公职,“管制劳动”三年。

在此期间,王镇皋完全放弃了自己的学术研究,把线人生涯过的严肃认真,即便把自己的恩师送进了劳改营,他依然没有停止。在长达26年的时光中,他白天用心留意同事们的一言一行,每周撰写思想动向报告,定时向山东公安厅报告。他对自己这份工作是如此的投入,以至于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在盯梢、跟踪或者偷听上,每日早出晚归,搞得自己好像就是党不可或缺的耳目一样。正是因为这种疑神疑鬼的生活,在妻子眼里王镇皋是不可理喻难以交流的人,导致前后两次的婚姻均以失败告终。但即便如此,他都无怨无悔。自始至终都认为自己是“秘密工作者”,“没有害过束星北先生和任何一个学生”。事实上,当年山东大学被划为右派的学生,相当一部分是因为他的告密。

其实当年中共在束星北的学生中物色了多个线人,但是其他人都已不能胜任为由搪塞推脱,唯有王镇皋任劳任怨的干了26年。

由于长期荒废学术,没有拿得上台面得成果,王镇皋在多次职称评定中原地踏步。为了提高待遇,王镇皋在1979和系书记大吵一架,激动中主动公开了自己的潜伏生涯,认为自己“劳苦功高”,学校应该“评功摆好”。结果消息很快传遍山东大学,他从此声名狼藉,一败涂地。直到退休,也没有评上他心念念的教授。他晚年接受采访耿耿于怀的说:

我是束先生最好的学生,为什么不给我评教授?

来源:万维读者网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