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3 6 月, 2024 10:47 上午

当我的第三个孩子出生时,我们家九十平米的二居室内住五口人就显得有些拥挤,这个老小区建于二零零零年,没有电梯,小区内没有任何儿童游乐设施,甚至连小区内步行道都没有设置人车分流,孩子们没有一个安全可以玩耍的地方。我丈夫白天要上班,我一个人照顾三个年幼的孩子还要做家务,我们双方的父母都远在湖南,没办法帮助我们,且我们夫妇都决定由我们亲自来教育孩子,不隔代教育,不把父母当保姆使用,这样对父母和孩子都好,父母能轻松安享晚年,孩子们也不会被溺爱。思来想去,我们夫妻商量后决定,我们没有足够的钱买大房子,但我们可以将现在的房子租出去,换一个离市区更远的小区环境更适合孩子们玩耍的四居室的房子,这样出租房子的收入就刚好能够填平租房的租金。

经过多方考察,我们看中了一套位于双流区九江街道蓝光长岛国际社区的房子,这是一个刚交房不久的楼盘,小区的绿化环境很不错,儿童游乐设施也齐全,还有一条小河环绕着小区,河边上是还未开发的荒地,因为交通不便,所以小区入住率不高,房租也相对来说不算高,但物业费却很贵,每个月的物业费3.5元一个平方,每个月近500元。一般这种新小区,很多业主在入住前都拖欠物业费,但对租客来说,大家都会按时交物业费,我们入住时物业公司真的恨不得举旗夹道欢迎我们。我们也与房东签订了三年的合同,房东和我们愉快的约定,三年租期满了后还想住再决定续约就是了。

刚开始住进这里,我感到非常的快乐,成都是一座非常美丽的具有吸引力的城市,成都是中国唯一一个往外开车车程两小时就能到达高原欣赏雪山、耗牛、冰川,和享受一年四季温暖如春的亚热带气候的千万级人口的大城市。我和我丈夫都是湖南人,我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美术专业,我丈夫毕业于西南交通大学。我们在大学期间相识相爱,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我丈夫说他喜欢成都并决定毕业后就留在成都工作,硕士毕业后我也就跟随他来到成都,后来我们都应聘进高校做了大学老师。

谈恋爱时花前月下非常美好,可是婚后柴米油盐天天相处,我们的矛盾越来越多,我的一只眼睛在小时候的一次意外事件中受伤了,周围总会有人用异样的眼光来看待我的不幸,与父母缺乏沟通,这导致我从小性格就比较抑郁,总是觉得活着很痛苦,再加上夫妻矛盾的增加,使我更感到对生活很绝望,每天醒来都不知道活着的意义是什么。这样浑浑噩噩的痛苦的生活着,直到有一天有人来给我讲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人从那里来,将要去那里。她告诉我人是被上帝所造的,上帝才最了解我们,如果我们不认识造我们的主,那么我们将永远不知道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其实基督教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非常熟悉,众所周知基督教是一个从事美术专业的人绕不开的话题,许多西方世界名画都是与基督教有关的,此前我只是把基督教当作是一个文化现象来看待而已,跟我的生命并毫无关系。人们常说:“人的尽头,是上帝的起头”,当我自己处在绝望当中时,我才愿意谦卑下来去了解上帝是谁,耶稣是谁,当我真正去了解和信靠祂的时候,我的生命就发生了改变,我不再绝望且看见了盼望,也有了帮助别人的动力。我的丈夫后来也跟着我一起信上帝成了基督徒,我们夫妻成了基督徒以后,就过着非常简单的生活,认真工作,真诚正直的对待别人,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我们周围非常需要帮助的人,因此我们从来没有仇人。

生活在这座美丽的城市,住在这个美丽的小区,有一个温和谦躬的丈夫,还有三个可爱的孩子,我的信仰我的主教导我们要凡事谢恩,我满足和感恩于现在的生活。但是我们的梦魇却在这时候悄然降临了!

从去年冬天开始,首先是我发现我出门和回家都有不明身份的人员在我的后面偷偷拍照,有好几次都被我逮个正着;接着有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员经常出现在我家门口,有几次我们还差点撞了个满怀;有一天天气很冷,我买了菜,煮了一锅火锅,想请我和我丈夫的朋友一起到家里来吃火锅,结果我们的朋友在楼下被一帮不明身份的人员和两个自称警察的人拦住,不允许上楼来吃火锅。之后就有更恶劣的事情发生,有好几次我们停在地下车库的汽车轮胎被放气,被破坏,车下被安装GPS定位追踪器;门锁被长铁钉砸入锁孔破坏锁;半夜电表保险丝被人拔掉,破坏电表;水表异常,刚刚充的费,几乎还没有开过水龙头,马上就欠费三百多元;物业公司工作人员堵住我们的门,不准我们出门,还抓扯伤我丈夫的手臂;就在昨天,我早上起来发现家里没电了,赶紧去看电表箱是不是又被破坏保险丝了,结果整个电表都不翼而飞了。

最最最邪门儿的还不是以上这些遭遇,而是每次我们家里出事儿后,我都报警,请求负责保护公民人身安全、财产安全的警察(每次都是由双流公安分局九江派出所出警)处理这些恐怖事件,但是每次警察来了之后,简单问两句就离开,从来没有立过案和进行过实质性的处理,有些时候警察甚至会把我们吼一通,搞的本来就很恐惧的作为受害人的我们还要再次受到警察的惊吓。更很奇怪的是,有几次我都看到跟踪恐吓我的不明身份人员居然跟警察有说有笑,谈笑风生,这令我感到很疑惑,难道他们彼此都很熟悉吗?

近来,曾经和我们相处的不错的房东突然变脸色,通过电话来询问我们,商量说要解除房屋租赁合同,我们认为约定的租期还没有到,我们也没有违约的情况,无论物业费有多贵,我们也都是按时交足了的,完全没有解除合同的情况,所以我不同意解除合同。当我表达不同意解除合同之后,被物业公司和其他不明身份人员警告,本周五要清场。就在昨天,物业公司突然将一张《解除房屋租赁合同通知书》张贴于我的门上,内容是房东说收到了公安机关即双流公安分局九江派出所出具的《治安隐患整改通知书》,而作为当事人的我却没有收到九江派出所出具的《治安隐患整改通知书》,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何事上违法了。而居住在这个大型小区其他期的另外三个家庭,即王松舒琼夫妇、宣斌、许佳纯等的遭遇可以说和我家是一模一样的,而且他们也在同一天差不多同一时刻收到不明身份人员张贴于门上的《解除房屋租赁合同通知书》,除了抬头名字不同之外,内容是完全一模一样的,他们也都像我们夫妇一样,都是热心善良正直的普通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在何事上违法,更没有收到公安机关的《治安隐患整改通知书》。

我们不知道这周五将要发生什么,让我们安安静静的等待正在争取创建文明城市的成都,看看我们有相同遭遇的这四个家庭,接近二十口人会不会被暴力清空,看看这次警方会不会介入以及介入后会怎么处理,看看会不会有吓爆级大新闻发生!

来!亲爱的朋友们,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成都市,双流区,九江街道,蓝光长岛国际社区公民陈艳

于2023年3月22日吓爆大新闻倒计时第三天

来源:利百加/林生亮提供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notfre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