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3 7 月, 2024 6:47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徐庆全与八十年代 2023-09-12 16:22 Posted on 北京

中共中央对林彪的定性

1971年9月13日,林彪及其一家人乘机摔死在蒙古的温都尔汗。这一摔,摔出了一个林彪人生的历史分界线:此前,林彪是中共“九大”党章中白纸黑字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此后,成为“叛党叛国”的人。

1971年9月18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林彪叛国出逃的通知》,郑重其事地说:“中共中央正式通知:林彪于1971年9月13日仓皇出逃,狼狈投敌,叛党叛国,自取灭亡。”“通知”还说:“林彪叛党叛国,是长期以来,特别是党的九届二中全会以来阶级斗争和两条路线斗争的继续,是林彪这个资产阶级个人野心家、阴谋家的总暴露、总破产。”

这个通知也是“九一三”事件后中共中央给林彪的最早定性。

1973年8月20日,中共中央通过将林彪开除出党的决议中,将林彪定性为“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反革命两面派、叛徒、卖国贼”。

此后,林彪的名字在媒体并不“过敏”,因为他是1974年大批判的靶子。那一年,一场轰轰烈烈的“批林批孔”运动在全国展开。在这场批判运动中,不管批谁,都要把他带上。有时候也让人感到很滑稽:这厢批这位“秃子”(他光头,媒体称之为“林秃子”)是“不读书、不看报的大党阀、大军阀”,那厢又说他是“地地道道的孔老二的信徒”,在《辞海》中夹条子、做批注。那就是说,林彪至少还能读懂《论语》这样深奥的书的,还喜欢翻《辞海》这样的大部头。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1981年,著名的“两案审判”中,林彪又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确认为“反革命集团案”主犯。伴随着审判,林彪继续带着原有的罪名被批判了一段时间。审判结束后,尤其是1981年《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公布后,林彪的名字,除了在有关“两案审判”的报告文学中出现外,基本上不再提了。

为何如此?林彪毕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元帅(排名第三),毕竟是党章规定的“中共中央副主席”,在1980年代初期思想解放的年代,“实事求是”之风在全社会弥漫着,要继续批判林彪,也不能回避林彪是怎样当上元帅的,是怎样当上副主席的事实;更不能回避的是,毛泽东怎么居然会把这个“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反革命两面派、叛徒、卖国贼”当作自己的接班人。

但是,当年思想再解放,对上述关于林彪的这些问题,如果中央没有精神,媒体也只能回避。此后,林彪这个名字开始“过敏”了,基本上淡出了媒体。

陈云开了一个口子

1983年7月7日,锦州辽沉战役纪念馆将他们所收集整理的有关辽沉战役的回忆文章汇集成册,定名为《辽沉决战》。在交付出版社之前,纪念馆希望陈云能够题写个书名——陈云在东北工作过,而且是和林彪并肩作战过。

陈云欣然题写了书名后,感到这件事比较大,涉及到对林彪的评价问题,不是一个辽沉战役纪念馆能够拿捏得住的。 8月9日,陈云特意召集辽沉战役纪念馆和出版社的人来谈这本书稿的总体编辑方针。谈话中,陈云谈到了被历史遮蔽了的林彪的作用。他说:要全面的、符合历史唯物论地看待辽沉决战,林彪作为四野的司令,在当时正确的地方,我们也不必否定。

陈云进而提出建议:这本书在编法上要改变一下,可以考虑加进一些重要的历史文件、电报,还可以加进一些在各方面有代表性的同志写的回忆文章。为了把这本书改编好, 可以请几位当时在东北工作的老同志,比如张秀山、王首道、马洪和韩先楚、刘震他们来主持编辑工作。还可以把这本书的编辑作为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的一个项目,由辽沉战役纪念馆和它合编。书编好后,要送中央军委、杨尚昆同志把关。改编的工作也许要花一两年的时间,不过,只要能把这段历史立全面、立准确,多花些时间是值得的。 (根据《陈云年谱》和张秀山著《从西北到东北,我的八十五年》“编辑《辽沉决战》”一节,这一节的相关叙述,均依据这两书的材料,不再注明)。

陈云讲话中特意说到林彪的作用,又强调要“把这段历史立全面、立准确”,而如何评价作为辽沉战役总指挥官林彪的作为,是“把这段历史立全面、立准确”的关键点之一。可以说,陈云的这次谈话,为实事求是地评价林彪,开了一个口子。

8月13日,陈云就《辽沉决战》一书改编问题召集座谈会。会议印发了陈云关于编写该书方针和方法问题的意见。讲话中,陈云再一次强调:有关苏联和林彪在东北解放战争的作用问题是两个敏感问题,但在编写时都不能回避,否则这段历史说不清。

此后,陈云一直关注着这本书的进展,并时常提出自己的意见。

1984年1月11日,陈云在给张秀山的回信中,特意提到:对四野一纵的人,要注意吸收他们的一两篇文章。 1纵和2、3、4、6纵都是四野初期组建的部队,是四野的主力之一。除了在“文化大革命”跟林彪干了许多坏事的人,其余人不要使他们因为过去曾是林彪的老部下就抬不起头来。林彪是林彪,林彪的老部下是林彪的老部下。同样高岗是高岗,高岗的老部下是高岗的老部下。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应当采取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

这一次,陈云明确要求编写组要充分照顾到林彪自己班底的前线指挥员的作用,意思当然是说,不仅要实事求是评价林彪的功劳,也要实事求是地写出林彪老部下的功劳。

1984年9月17日,陈云将自己与肖华谈话的记录送给张秀山等人。谈话中,陈云明确地说,写辽沉战役时要讲到林彪的作用,但重点应该写罗荣桓,他是政委嘛。

由于陈云在中共中央的地位,他关于《辽沉决战》谈话中对林彪的评价,不仅给该书编者评价林彪提供了依据,而且为正在编写的中国大百科全书军事卷对于“林彪”条的写作,提供了依据。

杨尚昆强调“评价要公道”

陈云的谈话中提到,要把关于辽沉战役的书稿送给中央军委,尤其要“杨尚昆同志把关”。此时,杨尚昆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委副主席,主持军委工作,故陈云有此说。稍后,这部书稿就送到了杨尚昆手上。

1984年7月9日,杨尚昆应邀到全军党史资料征集工作座谈会上讲话。讲话中,他强调,对历史人物,一定要“摆在具体的历史条件下来评价”,“写历史要各方面都站得住,评价要公道”。他以林彪为例,就如何评价林彪在历史上的表现,做了具体的分析。他说:

对林彪怎么估价?林彪在东北那一段,除了在若干问题上与毛主席对立外,包括进关,一直打过长江,打到海南岛,应该说,肯定的方面不少。不能因为他以后叛国了,就说他从东北起就一坏到底。无论如何他还是红军的一个战将,他是打了不少仗的。对这样一些人物作历史评价,要由中央来讨论。

在谈到关于对于历史上有功有过的人的评价时,他又以林彪作例子来说明问题:

像刚才说的林彪,就不能说他从头到尾都坏。前些时候,东北的同志拍电影,排戏,都不敢写林彪。陈云同志不是说了吗?对林彪应该放在具体历史条件下来考察。涉及这些人的有些重要历史问题的结论,不是你们能作的,要由中央来作。那是将来的事。 (杨尚昆:《在全军党史资料征集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党史通讯》1984年第11期)

杨尚昆提到的所谓林彪“与毛主席的对立”,主要指的是,辽沉战役中,林彪与毛泽东在战役的部署上发生分歧,林彪主张先打长春,但感到困难时,又想南下打锦州,但南下时又对国民党的兵力考虑太多,准备再北上打长春。后来,他接受了毛泽东和中央的意见,南下打锦州。 “九一三事件”后,林彪与中央的争论,被渲染为林彪在辽沉和平津两大战役中“有意对抗毛主席的战略方针和战略部署”。

如何看待这一点,杨尚昆用了“对立”一词,但没有再使用既往的“对抗”,想来也是有所考虑的,符合他所说的对林彪在历史上的表现,“应该放在具体历史条件下来考察”。辽沉战役和平津战役,林彪都是司令员,即使在若干问题上与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指示曾有过“对立”,但他后来还是按照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要求,正确指挥了两大战役。且不说古人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惯例,即使从党的组织原则上来说,下级对上级可以提出不同意见,所以不能说林彪提出意见本身就是错误的,更不能说他是“有意对抗毛主席的战略方针和战略部署”。

前述陈云也谈到了这一点。他说:“如果按照林彪的打法,主力围困长春不南下,以后占领了义县又不打锦州而要回师长春,那就不会有辽沉战役,东北的胜利就不可能来得这么大,这么快。”也只是陈述历史事实而已。

黄克诚强调功过分明

大约在1983年前后,有关方面正在酝酿编辑《中国大百科全书》,其中“军事卷”人民解放军军事人物条目释文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承担。为此,总政成立了“百科全书编辑部”,承担这一任务。

1984年下半年,总政百科全书编辑部将已完成的人物条目释文分送有关人员征求意见,这其中就包含了“林彪”的条目释文。林彪的部下、曾任四野第二兵团政委的黄克诚就其中“林彪”条释文谈了具体意见。

黄克诚首先强调说:“林彪死了十几年了,对他也要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去写他的历史。林彪在我军历史上是有名的指挥员之一,他后来犯了严重的罪行,受到党纪国法的制裁,这是罪有应得。但是在评价他的整个历史时,应当一分为二,一方面是他在历史上对党和军队的发展、战斗力的提高,起过积极作用;另一方面是后来他对党、国家和军队的严重破坏,造成了极为严重的后果。”

这里,尽管黄克诚用词谨慎——说林彪“在历史上对党和军队的发展、战斗力的提高,起过积极作用”,但他强调的“一分为二”评价林彪的原则,则实际上肯定了林彪在历史上有过贡献,词条编写者要正视这一点。

接着,黄克诚根据自己的经历,从不同历史时期盘点林彪“起过积极作用”的历史。他说:

据我了解,毛主席和朱总司令在中央根据地指挥红军作战时,他们手下有几个著名的战将,一个是彭德怀,一个是林彪,一个是黄公略。红四军是毛主席、朱总司令创建的,成立红一军团后,红四军就是林彪指挥,他是红四军军长。开始时一个军团三个军,在这三个军中,战斗力最强的是红四军,战功最大的是红四军。

说到这里,黄克诚再次强调“据我了解”这样的字眼——言语中依然透露着谨慎。他说:“据我了解,林彪的确有指挥作战的能力。他生前我是这么说,他死了以后我还是这么说。有人说林彪不会打仗,这不是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不符合历史事实。”

说到这里,黄克诚觉得意犹未尽,进一步强调说:

在毛主席、朱总司令领导下,他指挥了不少战斗。在我们军队中,他可以说是一个战将。要承认这个事实。一军团在我国革命历史上,起的作用是很大的,打过很多仗,在一军团基础上发展起来的部队也很多。当然主要是毛主席、朱总司令领导的。后来林彪是军团长。

如何写林彪在一军团中的作为,黄克诚如数家珍,一一道来:

在写这一段时,我想可以写他指挥过红四军、一军团,在一至五次反“围剿”和长征中,他指挥了渡乌江、腊子口等战斗。在广西全州战役中,他在前线指挥一军团和三军团一部分作战。那时我是四师政治委员。我带部队到全州地区时,他指挥我们。我亲自找了他,他告诉我部队怎么摆法。土城战斗是他指挥的,不过那次战斗没有打好,没有消灭敌人。

谈到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林彪的作为,黄克诚说:

在抗日战争初期,林彪指挥了平型关战斗。平型关战斗的胜利,对鼓舞全国人民的抗日信心,树立八路军在全国人民中的声威有重大作用。这个战斗是林彪和其他同志一起指挥的。他是一一五师师长,聂荣臻同志是副师长,罗荣桓同志是政治部主任。不过主要指挥还是他。毛主席、朱总司令当时都不在前线。后来有人说,平型关战斗打错了,这不是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

解放战争时期,1945年冬我们进军东北的部队是十万多点,经过三年,到1948年12月部队进关时一百多万人。带十万人进去,带一百万回来,建立了东北那么大的解放区。当然不是林彪一个人的功劳,这是整个东北局和东北部队指战员和东北人民的功劳。但是,林彪是主要负责人,也不能抹杀这一点。不然外国人会说我们写历史不顾历史事实。在“林彪”这条释文中,对他的成绩也需要稍微具体一点,概括地写几句话。譬如,他与陈云、罗荣桓、李富春等同志,共同领导了东北的解放战争,解放了整个东北;后来尽管指挥平津战役,解放华北;以后又进军中南,直到中南地区全部解放,他才回来休息。总之,对他历史上的成绩也要概括地写出来。

尽管罗列了林彪在战争期间的作用,但在当年的历史条件下,黄克诚还只能用“成绩”而不是“功绩”这样的词汇,来谨慎地评价林彪。

关于如何写林彪的错误的问题,黄克诚也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不是林彪的错误,也不要生拉硬扯地说成是林彪的错误。譬如,批判林彪时,林彪曾有一项家喻户晓的罪状:他的革命低潮时,丧失信心,提出“红旗能打多久”的问题。对此,黄克诚说:

林彪写信给毛主席,提出“红旗能打多久”的问题。在党内来说,一个下面的干部,向党的领导反映自己的观点,提出自己的意见,现在看来这是个好的事情;如果把自己的观点隐瞒起来,上面说什么就跟着说什么,这不是正确的态度。林彪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尽管观点错误,但敢于向上级反映,就这一点说,是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态度。

谈话最后,黄克诚以“总起来说”概括自己的意见:我的意见就是要按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用历史学者的态度,来写林彪的历史,好的、坏的两方面都写,不要只写一面。 (《黄克诚同志对大百科全书“林彪”条释文的意见》,《党史通讯》1986年第6期)

陈云和黄克诚的意见,在总政等部门产生了很大影响。此后,虽然公开谈到林彪的功过还有禁忌,还需要躲躲闪闪,但在学术界则可以实事求是地进行研究了。

胡耀邦主张林彪上银幕

1985年12月22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就军事历史题材电影发表谈话。他说:“解放战争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这一历史长剧的最高潮,是非常值得书写的。”“要反映解放战争这一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拍好三部电影就可以,一部是已经开拍的《风雨下钟山》,一部是“转战陕北”,再一部就是“三大战役”。

谈话整理出来后,胡耀邦批示:可请总政文化部同志看看。稍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电影制片厂迅速调集各方面人才,组建《三大战役》创作班子。 (盛平编:《胡耀邦思想年谱.下卷》,1165-1166页)

“三大战役”,第一大战役就是“辽沉战役”。 1986年2月,《辽沉战役》开始了拍摄筹划。

辽沉战役的主帅是林彪,创作组必然面临两个问题:第一,林彪是否出现在银幕?第二,如果出现,如何展现林彪形象?这两个问题不是创作组可以决定的,他们希望得到中央的指示。

1986年3月12日,胡耀邦在北京中南海接见八一制片厂《三大战役》创作组成员。创作组汇报了根据他关于军事历史题材电影的谈话精神,正在创作的《巍巍昆仑》(即上次谈话提到的“转战陕北”)和“三大战役”的情况。胡耀邦根据创作组的要求,就如何拍好解放战争题材影片谈了自己的看法。他为这类题材的片子定下了总的基调:“写历史片子,还要以历史的真实为主,不真实的东西不要加上去,这不是搞一般的文学作品,而是搞一个中国革命历史的片子”。他指出:

“三大战役”一方面要讲我们和蒋介石怎么斗,又要反映我们内部有什么争论,就是毛主席那个决心,辽沉战役开始时林彪不主张打,是先打锦州啊,还是先打长春啊?要展开为什么先打锦州的经过。林彪这个丑相还是要摆上去,他当时有错误嘛,他不想打,他要先打长春嘛!要写打锦州时敌人怎样增援。 (《胡耀邦谈毛泽东的历史功绩和如何拍好解放战争题材的电影》,《党史通讯》,1986年第8期)

从胡耀邦强调“要反映我们内部有什么争论”、“林彪这个丑相还是要摆上去”看,显然,创作组当时对于林彪是否出现,以及如何处理林彪与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部署的争论等问题,拿不定主意,特意向胡耀邦提出来的。

胡耀邦虽然用了“丑相”一词来形容林彪,但他的着眼点在于,“要以历史的真实为主”,林彪一定要在影片中出现。或许,胡耀邦用这个词还有策略方面的考量,即堵住不同意见人的嘴。

既然“要以历史的真实为主”,林彪在辽沉战役和平津战役的作为,“丑相”也就那么一点,“历史的真实”的林彪,当然是正面形象了。从这个角度来分析,可以说,是胡耀邦为林彪登上银幕开了绿灯。

在“三大战役”剧组创作过程中,陈云也接见《辽沉战役》主创人员,谈到如何处理林彪形象的问题。他客观地指出:

林彪虽然在以后的政治上犯了严重错误,但要把林彪的功过与错误分开,要把战争时期和建国以后分开,要把军事与政治分开。特别是在军事上,林彪对中国革命人民的解放战争,作出过重大贡献。今后在表现这方面的题材时,一定要按照历史唯物主义的原则,功过是非分开,不要因为以后的政治错误就否定以前的历史功绩,那样做会伤害许多人的。

《辽沉战役》从1986年2月开始筹划,到1991年才与观众见面,虽然历经五年的时间,人们才在银幕上第一次看到了“历史的真实”的林彪形象,但是,胡耀邦、陈云等中央领导提议林彪上银幕以及对林彪的评价,早已不胫而走。此后,林彪名字慢慢进入了“脱敏”的阶段。

胡耀邦提议创作的“三大战役”影片,1991年以“大决战”的总主题,分《辽沉战役》、《平津战役》和《淮海战役》三部影片问世。其中的《辽沉战役》和《平津战役》,作为司令员的林彪,戏份很多。因为强调“历史的真实”,林彪第一次以正面形象出现在银幕。至此,林彪在国人心目中算是彻底“脱敏”了。

2007年,为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0周年,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举办《我们的队伍向太阳——新中国成立以来国防和建设成就展》,林彪作为十大元帅的相片第一次出现其中。这应当是军方或者说是官方第一次公开表明尊重林彪历史的态度,所以,在当时是不小的新闻。

此后,林彪的名字就不再禁忌了。严肃史学家企图全方位来实事求是地评价林彪。也有人着重在“翻案”两个字做文章,以至于关于林彪的研究出现了许多有待于历史学家清理的乱象。

来源:

https://mp.weixin.qq.com/s/Lf2vRUwvDP8Dcik9g1qFqw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