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5 7 月, 2024 2:49 上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图片来自网络

一、引子

今年是佳士工人运动五周年,而在8月24日佳士工人声援团被深圳警察暴力清场纪念日前夕,由当年佳士工人声援团组建的“声援佳士工友”电报群(后文简称佳士群)管理层控制的电报频道“中国无产阶级斗争报”(后文简称斗争报的文章)在8月22日发表了一篇题为关于佳士斗争的十个谎言与十个事实》的文章佳士群管理员声称接到了博闻社记者的采访请求,希望其回应外界对他们的质疑,而他们因为“博闻社负责人韦石拒绝承诺完整如实地全文刊载其回复”决定不接受采访并在其电报频道上发布该文作为回应。

随后,光传媒则在8月25日发布了一篇署名“张鸣”的题为佳士工人运动五周年——走向分化的年轻毛左,后继无人的佳士路线?》的文章谈到了佳士工人运动核心参与者的现况以及后来年轻毛左圈子出现出现的明显分化。这篇文章出炉后被多个有影响力的电报频道、推特号转载,也招来了佳士群管理层及其支持者的强烈不满。后者不仅对光传媒的文章大肆抨击,甚至还跑到工劳快讯等几个电报频道的评论区张贴此前斗争报文章,声称“光传媒文章说的很多都是假的,斗争报的文章是声援团的官方回复”,要求转载光传媒文章的频道和网站撤稿。

一开始笔者还感到有些奇怪,为什么原本是博闻社采访,最后发表文章的却是光传媒?但这个疑问很快就有了答案,由当年佳士工运和北大马会事件后由主张联合毛左的民主社会主义者创立的“中国左翼民主联盟新闻部”(后文简称左民盟频道)电报频道也发布了一篇文章。该文披露,与他们有过接触的那位记者原本为博闻社撰写的报道因为博闻社其他编辑不愿意发稿,最后只能辗转到光传媒发稿。结合斗争报文章中部分内容与光传媒文章的对应关系以及佳士群支持者们在光传媒文章发表后的反应,笔者认为左民盟文章中提到的情况应该就是事实。

作为一个在佳士群建立时就一直在群里旁观运动全过程的网友,笔者对光传媒文章中谈到的在佳士工运被镇压数年后年轻毛左圈子的分化乃至佳士群管理层对原先佳士工人声援团路线的扬弃深有体会。由于我并没有参与过线下声援活动,也没有参与过北大马会等高校毛派学生组织,所以前面这些文章中有关佳士工运线下活动的内情笔者并不掌握。但笔者可以确定的是,佳士群管理层发在斗争报频道上的文章虽然打着“澄清事实”的名义,却在当年网络上声援佳士工运的过程以及后来佳士群的演变问题上公然撒了两个很大的谎,完全无视基本事实,而且他们从去年8月份声称自己是“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后文简称中毛共)并声称这个党主导了佳士工运和高校毛派社团的说法(博闻社去年八月底对此有报道)也是疑点颇多。后面的文章将围绕这两个谎言以及相关疑点展开。

二、佳士群管理层“毛派乃至左翼圈子没有出现分化”的谎言及事实

斗争报的文章声称:“当今中国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只有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及其革命主张的真诚拥护者,其他所有‘马克思主义者’都是伪装成左派的资产阶级政治骗子。那些在俄乌战争中支持俄国,在疫情中支持清零政策的‘马克思主义者’实际上都是民族主义者,是十几年前的‘保党救国’派的继承者。那些支持乌克兰和共存政策的‘马克思主义者’实际上都是自由派和小资产阶级民主派,是十几年前的‘联右反党’派的继承者。所以不存在所谓的左派内部分化,只不过是更多的资产阶级分子开始伪装成左派罢了。”

然而事实真如佳士群管理层所说,后来在电报等社交媒体上出现的与佳士群管理层的“脑力劳动者和在校学生都是小资产阶级,不是无产阶级”、“真正马克思主义者不应该在俄乌战争和清零政策与共存政策之争中选边站”等观点相左的毛左乃至其他马克思主义者都是后来伪装成左派、并非佳士工运期间出现的那批左派吗?事实显然并非如此,且不说在当时公开媒体报道中可以查到大量与现在佳士群管理层意见相左的左派参与声援佳士工人的报道(主张“保党救国”的老毛左网站乌有之乡组织了声援团进行线下声援、在香港的主张社会民主主义的泛民主派左翼组织职工盟、社民连以及托派组织社会主义行动都开展了线下声援活动),只要回顾一下电报上佳士群及相关群组的历史,就可以知道佳士群管理层现在这种“唯我独革,他人皆骗”的姿态是多么脱离事实。

在2018年8月下旬乃至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也就是佳士群成立初期,群里并不是只有毛派,而是聚集了各种政治主张的人,他们当中还包括了托派、西马(西方马克思主义)、社会民主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自由主义者等等,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支持佳士工人建立独立自主的工会乃至支持劳工维权运动。即便是在当时群里的毛派乃至马克思主义者内部,也围绕着一些理论问题和未来路线的问题存在争议。为了避免群内不同观点的分歧造成内耗,当时的佳士群群管理授权群内网友组建了两个电报群分流群内的左右之争和泛左翼内部的争议,要求佳士群内只能谈具体的维权斗争而不进行政治观点的论战。这两个群分别是“百花齐放群”(由一个反对斯大林主义和批判毛泽东路线的自由社会主义者组建,光传媒的文章中提到过)和“中华左翼联盟”,前者后来因为该群管理员在线下安全方面受到威胁而解散,有人试图组建花开两朵群、争鸣论坛群继承百花齐放群,但因为后来运动热度消散和管理不善的原因未成气候;后者则被“革命的共产主义者同盟”群替代,一度是电脑上人数最多且最活跃的马克思主义群组,后来则因为毛派内部的分化以及管理层的不积极逐步冷清,甚至被取消公共链接转成了私密群组。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的“百花齐放”群采取观点平衡和民主管理的原则,泛左翼和泛自由民主派的管理员比例是1:1,当时佳士群的群主(后来销号)也是“百花齐放”群的管理员,那个群应该是我参与网络政治讨论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到毛派、自由派能够在同一个平台相对心平气和、就事论事的进行政治讨论的地方,可以说是开创了左右对话、求同存异的先河,只可惜是昙花一现,后继群也未能重现该群曾经的辉煌。而革命的共产主义者同盟群很长一段时间一直是电报上毛派乃至马克思主义者活动的中心,他们当时尽管内部观点各异,但大体上都是支持佳士工人声援团的,其群成员和管理层与后来出现的左民盟频道群(后来被最后一任群主恶意解散)、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重合度很高,并且和佳士群共用一样的机器人管理员协助管群,说明这些现在不同观点的左派人士当年就是“并肩作战”的。

再说几个吊诡且令人唏嘘的事实,最早在电报上开始批判佳士工人声援团路线的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一开始用的头像是佳士维权工人的漫画肖像,而最早在电报左翼群组中提出“脑力劳动者小资论”、一直以紧跟佳士群群管理路线和中毛共自居的毛派女权主义人士moxin及其支持者(后文简称moxin派)一开始的活动阵地就是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只不过后来和后者决裂了。而最早与moxin派公开发生冲突、被moxin派和现在的佳士群管理层认定为“机会主义”的左民盟频道创始人,曾经在2021年担任过佳士群、工号51群的管理员帮忙管群,而在去年佳士群和工号51管理层公开倒向moxin派的“脑力劳动者和学生小资论”后被解除了管理职务。

笔者谈到的上述事实均可以在佳士群及相关群组的聊天记录、各个频道的公开推送中得到印证,如果随便去问一个长期在相关群组呆过的人也会肯定笔者所说的这些均是事实,如果这不叫当年支持佳士工运的左派的分化,什么才算是分化呢?如果现在的佳士群管理层坚持认为和他们现在观点不同的人都是骗子,只有他们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那当年的佳士群管理层和这些人的合作又算是什么呢?

三、佳士群管理层对其“没有背离佳士路线”的谎言及事实

光传媒的文章里引用了一位百花齐放群前管理员的话,在笔者看来一针见血:“佳士群管理层现在提倡的融工固然是当年沈梦雨等毛左学生领袖在做的实践,但当年岳昕等人并不像老一代毛左那样排斥与外媒、自由派接触,而是积极参与高校学生维权运动和metoo运动,并在相关社媒群组中尽量包容不同政治观点的人士,甚至表达过对新疆维吾尔人、香港反送中、蒙古族人保卫蒙语教学的支持,让不少人眼前一亮,这些与融工结合在一起才是完整的佳士路线。不过从去年佳士群群管理在公开倒向moxin等人的主张后,相关群组就开始不断禁言、踢出和他们有不同观点的群员,只要不是体力劳动者发起的维权运动他们都一律排斥,很多佳士群里的老人现在都不敢在群里说话了。如果按照现在佳士群管理层的逻辑,岳昕等人当年推动高校研究生维权和Metoo运动都成了所谓的小资路线,可以说现在不仅是燎原月刊那些人在否定佳士路线,就连佳士声援团剩下的人实际上也放弃原先岳昕等人推行的佳士路线了。”

斗争报的文章则对此狡辩称“作为无产阶级的政治代表,我党一贯支持小资产阶级群众去反对专制政府和资产阶级,所以我们支持Metoo运动、香港反修例运动、蒙古族反抗民族压迫运动和市民解封运动等各种维权运动,因为在这些场合下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有共同的敌人。但在支持小资产阶级群众运动的同时,我们决不放弃在理论上对民主主义的空想性、不彻底性乃至反动性的批判。而当小资产阶级开始捍卫他们相对于工人的私利,如占有知识技术的特权等时,无产阶级就必须坚决反对他们。”

事实真的如现在佳士群的管理员们所说,佳士群的管理层一直维系着当年佳士工人声援团的路线,即一边认为脑力劳动者、学生、市民、少数民族、民主人士维权是小资产阶级运动一边策略性地加以支持吗?显然并非如此,且不说当年佳士工人声援团在网站上公开发表的声援上面这些人的维权抗争的文章从未公开将脑力劳动者、学生、市民的维权活动界定为小资产阶级,就是直到去年八月份佳士工人声援团被警察暴力清场四周年时佳士群管理层突然以中毛共的名义“认领”佳士工运、北大马会抗争之前,佳士群的管理层就没有公开站台支持过moxin派“脑力劳动和学生小资论”的观点,一直是在这类争论中保持相对中立。

佳士群从去年八月底佳士群管理层以中毛共的名义公开活动开始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光传媒的文章提到了佳士群封禁不同意见者和排斥非体力劳动者的维权运动的情况,笔者在这里需要做进一步补充:在佳士群管理层的管群方式和公开宣传口径发生变化以后,佳士群内不仅是大量群里原先的成员被“噤声”,而且出现了一波活跃者的“换血”。

具体来说,尽管佳士群的管理员帐号“deleted account”确实没有亲自下场对不是体力劳动者发起的维权和民主活动进行攻击但佳士群里的moxin派成员在佳士群管理层改变此前包容不同政治观点的管群方式并公开站队支持moxin派的“脑力小资论”后发表了大量敌视脑力劳动者、在校学生、城市市民的极左仇恨言论,只要有人在群里发不是体力劳动者发起的维权运动的消息,就会受到moxin派的嘲讽和围攻,而和他们观点不同的人最后要么是被群里的moxin派通过群里的机器人管理员“人民法院”通过投票的方式禁言,要么就是由佳士群的管理员亲自下场被定性成“小资产阶级机会主义”加以封禁。几轮这样的清洗下来,群里原来的人要么被踢要么不再在群里说话了,取而代之的是那些狂热的极端推崇体力劳动、敌视知识技术的moxin派。

目前还在那个群里活跃的人大部分甚至都是2023年下半年才进群的账号(通过电报官方发布的telegram X客户端可以查看群成员入群时间和发言记录),这些账号里面最早的基本上也不会早于去年八月份,在他们消灭了群内的不同意见后,每天除了骂和他们不同意见的其他反建制派别就是通过“批评和自我批评”互相比拼谁更“左”、跟着中毛共的路线更紧,不再有当年佳士群包容性的讨论氛围了,可见现在的佳士群已经只剩下当年的名号,群里无论是活跃者还是实际上奉行的路线都和过去大相径庭了。

很显然,佳士群里目前这种敌视所有非体力劳动者维权活动的极端言行是得到了佳士群管理层的默许甚至纵容的,在去年那次方针陡转以后,佳士群管理层就再也没有发布过像以前佳士工人声援团那样公开支持脑力劳动者、学生、市民、少数民族维权和民主运动的文章,原先声援团组建的“高校维权联合”群也废弃了。可现在佳士群管理层却把锅全甩给自己的支持者,说什么“我们一直都认为脑力劳动者、市民和学生是小资,而且支持他们维权”,这不禁让人想到了现在统治中国的习近平当局,他们的宣传思路也是“两个三十年互不否定,中共一直没有犯错”,同时也喜欢动用水军扮成小粉红自干五到处出征,弄过火了就说和自己没关系。佳士群管理层现在不承认事实上的路线转变以及利用完群里的狂热支持者后又转头不认账,不就是习近平当局这种嘴硬和甩锅做法的翻版吗?可就是这样的人现在却自诩对待习近平当局的态度“最革命”,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四、关于佳士群管理层从去年八月份开始自称“中毛共”并陡然改变管群方式的疑点

正如前文所提到的,佳士群管理层管群方针和对外宣传口径的转变都是在去年佳士工人声援团被清场4周年之际佳士群管理层突然宣称自己是“中毛共”并“认领”运动后发生的。其实网络左翼圈子乃至曾经线上参与支持佳士工人运动的网友当中,对此有不少质疑和讨论,前文提到的光传媒上个月发布的文章以及博闻社去年八月份发表的报道对此有提到,简单可以概括为“网警渗透”和“管理层换人”、“当年的声援团残余力量共同决定做出改变”这三种观点。笔者并没有参与过佳士群的管理和线下的高校毛派社团活动,不掌握内幕消息,但结合媒体的公开报道以及我在相关群组中掌握的公开信息,我认为佳士群管理层的去年八月份以来自称“中毛共”的行为有许多疑点,具体有以下几点:

第一,现实中确实存在的“中毛共”组织与佳士群管理层及支持者在年龄层上存在巨大差异。无论是2009年在重庆线下开会被薄熙来打掉的那个中毛共,还是2021年山东警方主导的针对多地试图重建中毛共的毛左人士的“512大抓捕”(博闻社大纪元的报道 ),被捕者基本上都是年龄较大的毛左,而佳士群的管理层和现在群里活跃的那些支持者显然都是年轻人,实在是让人起疑。

第二,中毛共策动并领导佳士工运和北大马会抗争的说法最早出现在中共炮制的岳昕等人的认罪视频当中,当时外界普遍不相信这种说法,认为这是中共抹黑栽赃、虚构后台,当时的佳士群管理层和佳士工人声援团网站也没有出来承认或者回应这种说法。为什么偏偏是在四年后佳士运动的热度早已过去,群里没有之前那么活跃的时候,佳士群管理员却突然出来认可当年认罪视频中的说法还以中毛共自居高调活动?

第三,正如本文第三部分所说,目前在群里活跃的那些moxin派基本上都是今年才进群的新号,而moxin本人的电报账号已经很久没有上线了,有人说她已经回到墙内的左翼QQ群去活动了,笔者无法查证有关moxin去向说法的真实性,但佳士群里的这些moxin派目前并不是由创始人moxin在领导是高度确定的。而从这些账号出现晚、进群时间接近、对外口径高度一致并时常到别的频道和群“出征”的情况来看,这些人背后肯定是有人在组织的,那么这个人(或者这些人)不是moxin又会是谁?他们和现在的佳士群管理层又是什么关系?直到现在为止,moxin派群组“红旗漫卷西风”群和佳士群管理员都声称互相之间没有隶属关系,但这显然很难让人相信。

第四,根据左民盟文章中披露的情况以及斗争报的“回应”文章,佳士群管理员当时应该是通过某种方式核实了那个公民记者的身份,不然不会在文章里使用“博闻社记者和负责人”这种词汇,却在明知那个公民记者人在国内情况下还要求其拿着“一字不改,全文刊发”的文字说明露脸拍照,这种完全不顾对方人身安全的反常做法究竟是压根就不想接受采访的有意刁难还是企图以此套取个人信息?

即便是后来他们改口要求人在美国的韦石做这种“全文刊发,一字不改”的公开承诺,也是显得他们完全不懂得新闻采编的常识,毕竟如果受访者说的太长,新闻媒体因为篇幅原因肯定会对受访者的话有概括和取舍,不然传播上就会受限,只要不歪曲受访者的原意就是符合新闻伦理的做法,而斗争报那篇长文肯定是不可能像佳士群管理员要求的那样原样附在一篇新闻后面的。当初佳士工人声援团的成员很多都是名校大学生,且和许多新闻媒体都有过接触,不应该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可是如今的佳士群管理员不仅敌视自由派倾向的新闻媒体,连基本的和媒体打交道的常识都没有,不禁让人怀疑他们究竟是不是原来声援团的成员。

五、结语

综上所述,现在的佳士群管理员所声称的“佳士工运后毛派乃至马克思主义者内部没有发生分化”以及“佳士群管理层的路线始终没变”均是严重脱离事实的谎言,而目前佳士群管理层的真实身份以及他们所宣称的“中毛共领导佳士工运和北大马会抗争”的说法也是疑点重重。

佳士群的管理层似乎是觉得像笔者这样的当年运动的见证者大多都退隐了,就可以肆意篡改外界对当年佳士工运历程的历史记忆,由他们来垄断佳士工运的全部遗产和解释权。然而正如前文所说,当年佳士工运的参与者、见证者并不是只有目前控制着佳士群的那部分表现极端的毛左,也有很多和目前佳士群管理层立场并不一致的其他毛派、托派、社会民主主义者、自由主义者等等,因此这次工人运动是所有关心和支持中国劳工维权运动的人们的共同记忆。

本文无意在分化后的网络左翼圈子的论战中选边站队,而是要向大家还原笔者所知道的那部分事实,捍卫各派人士对佳士工运的共同记忆。毕竟不论现在控制佳士群管理员公用账号是不是网警,佳士群管理层现在推行的这套把所有和他们观点不同的人都打成敌人并将体力劳动者维权和其他维权、民主活动完全割裂的做法注定是无法争取到有意义的支持的,更不可能重现当时泛左翼乃至所有反建制力量都团结起来支持佳士工人维权的情况。

佳士工人运动和北大马会等高校毛派社团早已经成为历史,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从这段历史中汲取经验教训,展望中国的未来,决定下一步中国劳工运动和学生运动要向何处去。但即便如此,当年所有为佳士工人运动努力过的人们的付出不应该被忘记,他们可以说是先行者和探路者,值得被我们永远铭记。

【光传媒首发,转载请于正文前标明出处:www.ipkmedia.com 】

【作者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