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月 29, 2024 11:38 下午

恒大集团9月28日公告:中国恒大集团主席许家印“因涉嫌违法犯罪,已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REUTERS - BOBBY YIP
这两天,中国地产大亨恒大总裁许家印父子被抓事件,成为社交平台聚焦的话题,作为中国政经生活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各路分析家在从不同角度诠释。

一篇题为《恒大倒下,只是中国新一轮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的开始》的网文给出独到的观察,作者文建这样写道:多年以后回眸,历史学家复盘中国红朝,按许成钢教授的诊断,红朝亡于苏俄孵化政权的基因缺陷,其制度根本上与自由不能兼容,于是短暂的经济自由与局部开放,很快被执政安全的恐惧所摧毁。而按陈志武教授开创的量化历史研究的思路,发现红朝的大崩溃,竟然始于为打压私营房地产业而设定的“三道红线”,标志性事件,就是恒大公司的倒下,成了导致红朝财政崩溃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而非民选政权的倾覆,必定都从财政崩溃开始。

土地由政府垄断下的中国私营房地产企业,实际上是政府的包税人,包税是为了降低政府征税成本,提高征税效率。但在政府自家的国有房企发展壮大之后,政府开始以“四限”(限购、限贷、限价、限售)来强化对房地产业的控制,但地方财政仍高度依赖包税人的贡献,四限之下包税人仍然生龙活虎,还在跑马圏地扩张地盘,于是龙颜震怒,于2020年8月20日再下“三道红线”令(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大于70%;净负债率大于100%;现金短债比小于1倍。),死死勒住了奔跑中的房企脖子。跑在前面的私营房企恒大率先窒息倒下,碧桂园、融创、奥园等所有私营房企都奄奄一息,唯国有房企靠国资垄断的银行输氧,勉强苟延残喘。但由于打压房地产业摧毁了公众对房地产的信心,人为刺破了中国房地产泡沫,作为国人主要财富贮存工具的房产价格缩水,加上“动态清零”暴力防疫,民间投资与消费的信心也急剧下降,叠加俄侵乌战争带来的国际产业加速转移,中国经济主要靠政府投资拉动的弊病,急速凸显,中国经济迅速陷入衰退萎缩。

(中国政府打压私营房企的套路,并不新鲜。知道1953年开始的“对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怎么做的吗?从对原材料的统购统销开始,从源头控制私营企业的原料供给与终端销售,定量定价供给,限价出售,资本家们亏不起,除了跳楼做“空降兵”,活着的只得哭求政府接收企业,虽称“赎买”,谁还能讨价还价?而土地与资金就是房地产业的原材料,“四限”又卡住了终端销售,上述做法与1950年代的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手法高度相似。许家印没有跳楼,比1950年代的很多老板们还算幸运一点。)

新一轮对中国房地产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社会效果也立竿见影:2020年中国土地出让金收入84142亿元,2021年靠惯性冲到了最高点87051亿元。加上房地产业的其他税费收入(契税7428亿元,土地增值税6896亿元,房产税3278亿元就,耕地占用税1065亿元,城镇土地使用税2126亿元),2021年中国房地产业直接带来的税收收入107844亿元,还有不少杂费,都主要归地方政府使用。而2021年中国总税收为172731亿元,土地出让金接近国家税收的一半。到2022年,中国名义上土地出让金收

入66854亿元,但其中约90%是地方政府让下属城投公司出面买地,从银行抵押套现供地方财政开支。中国地方债总额实际已超过百万亿元,抵押物主要就是政府拥有的土地。私营房企已不敢买地,政府靠城投公司买地左手倒右手的游戏不可持续,土地不能出售变现,中国银行业也面临全面破产,地方政府债务击鼓传花的游戏玩不下去了。自1994年开始的分税制导致“财权上收,事权下放”,地方财政对房地产业的依赖越来越强,如深度上癮的吸毒者,如一下子断了供应,必然陷于癫狂。官员为“搞钱”,什么下作手段都会使出来。竭泽而渔之后,减薪、裁员、群访现象必然遍布全国,许多原来的维稳者将变成被维稳对象。

但抢救中国房地产的时机被一再延误。2021年9月恒大债务爆雷后,当时恒大资产2.3万亿,负债1.95亿,净资产还有3500亿,资产大头是沿海土地与深圳市旧城改造项目等,只要注入一点流动性,或者由一家或几家大型国企、AMC公司介入,就可稳住。同时应迅速放开“三道红线、四限”等破坏市场正常运行的行政限制,如此危机不至于波及到整个房地产业及相关上下游行业,或至少也可大大减轻其振荡烈度。

但中国政府从上到下都没有采取任何有效措施。政府只强调“保交楼”,各地方政府都竞相控制当地房地产项目售楼资金,进一步加剧了房企的资金枯竭。同时引发了社会普遍的恐慌,私营房地产企业的信誉被全面摧毁,房地产市场急剧萎缩。二手房都卖不出去了。

2022年国内严苛的“动态清零”防疫措施,与2022年2月24日开始的俄侵乌战争,中国与俄罗斯“合作无上限”,进一步恶化了中国国内外政治与市场环境。这期间中国政府仍然坚持“房住不炒”,虽出台了不痛不痒的“金融16条”等措施,卡私企脖子的手却一直没有松开。这是明显的经济自杀,但他们就这么干了。终于到2023年7月,中共政治局提前开会讨论经济问题,明确提出中国房地产市场供需出现重大变化,不再提“房住不炒”。但太晚了。这期间中共官员对外回复如何处置爆雷房企的询问,就是不断重复一句话:市场化、法治化。但如对恒大企业,不能还债又不让破产,还不让降价卖楼,所有市场化的自救手段都不行。市场化、法治化的套话成了笑话。

恒大事件是外资观察中国政经的一个标志性事件,中国政府每一步都作出了最坏选择。本来按照“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优势”,中国政府还是有足够的计划手段去解决问题的。但各级官员都彻底躺平,无市场,无计划,连做做样子的安民措施都没有。

红朝应该有人知道其后果,至少当时负责经济工作的刘鹤懂一点点市场规律。但就是完全无人负责,麻木得如红楼梦里说的,推倒了油瓶儿不扶。为什么?因为自2013年开始以反腐为名的内部大肃反之后,2018年修宪,标志着中共政权从集体产权,完全沦为了一尊私有产权。自苏俄以风险投资创办中共以后,产权不清晰一直是中共痼疾,无休止的内斗伴随中共始终,斗就是争产权,但连毛也未能将中共产权完全占为已有,对共同创业的老臣多少还有所忌惮。但一尊无知无畏,悍然将集体产权归了自己一人,让其他小股东都成了打工仔,于是全部躺平,眼睁睁看着中国的房地产业全面沦陷。房产是中国民众贮藏财富的主要工具,国民资产大大缩水。

许家印入狱,其实只是恒大资产处置的开始,中国政府意识到不能再以“市场化法治化”套话敷衍下去,须正式着手恒大企业的资产处置了。让许入狱既是找替罪羊,让许为政府摧毁房地产业的乱管控行为背锅,一些愚众也总是喜欢看到富人名人倒霉,仿佛自己在阴沟里也可因此感到安知非福了。地方诸侯还可借此撇清自己与私企勾兑的嫌疑,可以运用更多手段去处置恒大资产。皇权之下,官员既须为今上的颟顸行为后果担责分忧,还要避免被猜疑。于是许家印必须入狱。

对恒大企业的下一步如何处置?事到如今,个案处置已完全不可能“稳房价、稳地价、稳预期”了。中国政府大概率会无锚印钞,由国有房企或AMC公司“赎买”下恒大企业的大部分房屋土地。现在买下,救市效果比等碧桂园、融创们都倒下后再去买,又要好一些。当然买方与卖方事实上必都是政府把控,价格与什么时候付款、什么时候给债权人付多少钱,都只能等中国政府来决定.

印钞是最省力的征税手段,各国政府都在努力争取多印钞,公权力不受限制的中国政府更是一直在大力印钞,但讫今起码都会找个锚(自中国政府决定以债为锚后,其实已经可无限发钞,但前任李总这方面还有点底线)。以后必定会无锚印钞,若干年后的人民币大概率会变成与日元等值,再进一步与韩元等值。当然官方汇率可能仍然“坚挺”,但普通人换不到外汇。那时,大城市房产与金条,又成为国内唯二可保值的财产了。

恒大只是率先接受社会主义改造的私企罢了。曾被写入宪法的市场经济(虽然仍带了社会主义定语)在中国红朝结束了。接下来是新一轮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虽然可能会鉴于当前经济严重滑坡的现实,并接受1950年代手段过于暴烈、“步子迈得太快”带来的教训,进程上与手段上可能会略为缓和,但结局一样。一尊在,方向不会改。

现在起到红朝终局,是中国历史的“垃圾时间”,沉闷无聊猥琐,还夹杂血腥与惨烈。个别有机会逃生的抓紧。上一次大门于1952年底关闭,一关三十年。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