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3 5 月, 2024 9:25 上午

9月25日,第二届美国-太平洋岛国峰会在白宫举行。 © 美联社图片
在中美激烈争夺太平洋地区影响力的背景下,美国总统于9月25日和26日在白宫接见了太平洋岛国论坛的多国领导人,这是美国与太平洋岛国连续第二年举行峰会。普遍认为:美国正在展开魅力攻势,以阻止中国进一步渗透到长期以来被美国视为自己“后院”的战略地区。华盛顿正式承认库克群岛和纽埃岛为“主权独立国家”,加强了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外交存在,也凸显了美中两国在该地区争夺影响力日趋激烈的现实。拜登政府不断加强在该区域的部署,显示美中战略竞争的进一步“全球化”。太平洋岛屿不仅控制着连接美国与印太地区以澳大利亚为主的主要合作伙伴的水道,也是台湾仅剩为数不多的邦交国所在地。其地缘政治格局意义重大。

我们请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就中美两国在太平洋地区展开大国博弈的主要原因来阐述一下他的看法。

法广:太平洋岛屿近年来成为热点,这些人口稀少的岛国究竟有着怎样的魅力,受到以美中为主的全球各大国的青睐?

夏明:是,太平洋、大洋洲、包括澳大利亚,也就只有三、四千万人口,是世界上最小的一个洲-当然南极洲是没有居民的。为什么现在它成为世界非常重要的一个热点?主要是中、美两国在争夺世界霸权过程中,太平洋成为一个很重要的热点。在几天前,美国跟太平洋各国召开了第二次“太平洋多国论坛”峰会,美国总统拜登跟大家见了面,也提出了各种的方案-当然主要就是出钱、出力-帮助太平洋各国。

中国当然也是在过去的二十来年,习近平也都两次访问这些岛屿,而且去年王毅也主持了第二次中国跟太平洋岛国的外长会议。中美两国都非常地积极地在强化他们跟太平洋各个岛国的关系。

这里边,我们就问一个为什么?这些国家都是小国,为什么变得如此重要?有这么几个大的因素:第一个因素,其实是以美国为首的整个西方国家建立了一个民主的海洋带,这个民主海洋带对欧亚主义的崛起-也就是以中国跟俄国、还有伊朗、他们抱团的、尤其是在上海合作组织建立了一个专制的堡垒-形成了一个用一百多年前马汉跟麦金德的词汇来说也就是“海洋权力”、海权跟世界岛这个心脏地带“陆权”形成一个大的对决。所以我认为,目前美国依托于整个大洋的纵深,能够强调利用他的海洋的海权的优势,对欧亚的中心地带、专制中心地带形成了一个合围,这个合围从西欧国家到北美、到印太战略。现在印太战略又连成一起,形成印度、中东、欧洲的走廊,美国和西方国家强化他们的海洋权力,利用他们的海权的优势,跟陆权国家、尤其是中、俄进行一个大的战略的博弈,凸显太平洋的重要性。

第二个,我们可以看到,在太平洋-因为它涉及到许多的战略要地,尤其是对日本,还有澳大利亚-美国的两个重要盟国,一个是日本,一个是澳大利亚,当然还有韩国,这些国家,他们都是依赖于太平洋取得的航海自由,不仅他们的物品,而且尤其他们的能源的供给,从中东到日本、或者韩国,这些对他们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这就是为什么对美国来说,要维持这块地方,不仅是有海权的问题,而且他主要还有一个航海自由,涉及到全球的整个经济链条、全球的经济。

第三个重要的因素,太平洋它主要现在成为世界气候和环境变迁的一个重要的关注点,无论我们看到海洋的污染-大家都看到,在太平洋出现大量的海洋的垃圾,包括塑料、废物等等-另外还有一个气候变迁,我们现在面临着大量的气候变迁的困扰。无论是台风、或者是干旱,这些影响、海洋的上升使得许多太平洋的国家甚至面临着灭国的危险。美国如果想在气候变迁上发挥领导作用,它当然也会关注太平洋这些问题。对美国来说,它一直认为它是一个两栖的国家,太平洋、大西洋的国家,所以美国现在关注太平洋,当然就是一个必然。如果中国想一直想扩展在太平洋的影响,两国的对撞、两国的竞争就使得太平洋现在热闹了起来。

法广:上个世纪90年代起,美国逐渐将重心移出太平洋地区。如今,为什么决定重返这块地盘?美国能否弥补损失,最终达到抗衡中国借“一带一路”在该区域建立的庞大影响力的目的?

夏明:是。刚才我也讲到,美国其实有一个非常天然的优势-记得我在大学的时候,当时我上政治地理,我就把美国比喻成一个展翅的雄鹰,它的两翼:一个深入大西洋,所以你看到大西洋主义、大西洋的共同体,北约对美国的支撑非常重要;另外一个就深入到太平洋,所以美国在太平洋跟许多盟国的关系,从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到菲律宾和泰国等等,也在支撑美国整个的全球的霸权。其实美国对太平洋的重视当然在100多年以前就已经出现了。美国当时是随着西部的开发或者新边疆的逐渐地开发的完毕,进入到太平洋。最重要的一个宣示就是美国的对太平洋的兴趣,当然是在西奥多-罗斯福总统时期,因为他以前做过美国的海军部部长,所以他对海军就非常重视。他在1907年进行过一次所谓的白色舰队的环球航行,花了两年时间,把世界包了一圈,他其实也就想彰显美国的帝国,美国在构建它的整个全球影响力,海洋是非常重要的地位。

另外我们可以看到,就是在整个一战和二战时期,美国尤其在二战,战胜了整个日本的帝国,最决定性的战争,当然是在太平洋打的。所以太平洋战争成为美国历史上、也是美国的军队史上非常重要和辉煌的一页。所以美国对太平洋当然是没有忽略。但是美国还是一个欧洲文化国家,从欧洲文化脱离出来的,对大西洋还一直是他的最重要的中心。但是到了90年代,美国又有一个大的战略变化:就是冷战结束了。因为冷战把美国也主要牵扯在欧洲的-因为跟苏联的对抗-。冷战结束以后,美国成为唯一的一个超强大国,法国一个思想家说:美国成了一个hyper-power,不仅是超级大国,而且完全是有一种夸大的一个独立的霸权国家。所以美国面对着他的主要对手的崩溃-就是苏联的崩溃-有一种恢复到孤立主义、或者对全世界的战略干预有一种回缩。这种回缩就表现在美国比如说对非洲,就基本上不重视了;对太平洋这些小国,也基本上没有太多的重视。因为这些小国主要依靠美国的海军、主要依靠美国的军力带来各种发展,所以到2001年“911”事件以后,美国一下子就进入到中东,一陷就是20年。这样当然美国对太平洋确实是有一些疏忽了。

但是在2008年,奥巴马当选总统, 因为他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出生在太平洋的美国总统;而他的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任国务卿的时候,也宣示美国一定要结束在阿伊的卷入,逐渐要回归亚太、重归亚太战略。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其实在奥巴马总统时期,美国就开始重新重视太平洋。用希拉里-克林顿的话来说,也就是“美国应该领导和打造美国的太平洋世纪”。这当然跟中国就形成了这么一个直接的对抗和冲突。美国在奥巴马总统以后,无论是在特朗普总统时期、还是在当下的拜登政府时期,都奉行了这么一个印太战略,把印度洋跟太平洋拉成一线。美国现在当然是非常重视太平洋,尤其是最近在G20二十大国的印度高峰会议上),当印度跟欧洲国家、跟中东像阿拉伯国家阿联酋、还有沙特阿拉伯提出这么一个“香料走廊”,建立印度、中东和欧洲的走廊,其实在美国的大西洋主义、美国的印太战略,现在印度、中东和欧洲走廊,就把美国的这么一个整个海洋权力完全连成了一条弧形,这个圈就完全完美合拢封闭起来了。所以我觉得美国是在积极地重建它在太平洋、印太的地位、同时要把太平洋、印太跟大西洋连成一体。当然这里面就有一个问题就在于:美国的成功的机率有多高?我觉得在目前美国跟中国的这个竞争过程中,首先我们看到,中国现在经济遭遇到了许多重大的挫折,所以中国有一点是处于强弩之末。也就是说,中国作为一个想称霸的帝国,没有成为帝国之前,就已经出现了帝国的过度的伸张。

另外作为美国,美国现在无论在疫情以后,在他的重整军事、外交调整、在全球进行民主国家联盟的重建,另外,美国怎么样去帮助第三世界国家这些小国,尤其在拜登总统下面,都取得了非常重要的努力和进展。所以我觉得现在美国应该说是处于一个比较有力的条件。当然,美国也面临着很大的挑战就在于:美国的选民、尤其是前总统特朗普下面,有一批选民是奉行“美国优先”,基本上是对全球的秩序、对全球的这些义务、对美国的全球的地位,是有一点要甩锅、有卸包袱的一种感觉。所以美国的外交当然还面临着这些冲突,但这些冲突主要是美国国内的冲突,也就是美国国内、美国国内的选民,他们是不是会把一个国际主义的总统-比如说像拜登,或者是“美国优先”的一个孤立主义的候选人-比如说将前总统特朗普-选到白宫去。这一点,恐怕是决定美国、尤其在全球事务、在太平洋或者印太战略能否成功的一个重要的因素。

法广:太平洋地区对中国有着怎样的特殊意义?

夏明:中国是一个太平洋国家,整个中国的海岸线都在太平洋。尤其在江泽民时期,江泽民认识到了海洋战略的重要性,所以他提出了蓝色的海洋的发展战略,同时要建立中国的蓝色海洋的舰队等等,他是想扩展到太平洋,把中国从一个陆地的国家能够变成一个两栖的、能够变成一个海洋大国。当然这跟中国的传统也都有关系,因为中国在80年代有一个很有名的影片,就叫“河殇”,“河殇”当时就是在批判中国的黄土文明,认为用海洋的蓝色文明可以挑战和改造中国的黄土文明,用海狼的精神可以挑战中国的大国的这种惰性。所以在江泽民时期,随着中国经济的逐渐发展,江泽民提出了这么一个很大的海洋战略。这种海洋战略,在胡锦涛下面继续得到了支持和延续。到了习近平下面,尤其他提出的所谓的“一带一路”这么一个战略的构架,其实也是在容纳中国的海洋战略。因为“一带一路”里边,不仅有陆上的丝绸之路,还有海上的丝绸之路,海上的丝绸之路从泉州出发、或者从中国东海岸一直连续到欧洲的话,当然是印度洋、太平洋这边是主要的通道。所以太平洋就变得越来越重要。

对中国来说,太平洋还有几个关键的影响:一个是中国目前的主权或者是领土上的冲突。如果从跟日本的关系(看),在东海涉及到钓鱼岛-或者是尖阁列岛-的冲突;在台海,涉及到中国说的一直是想进行“祖国统一”;在南海,中国划的“九段线”、现在把它弄成“十段线”,把大量的地区全部都纳入到中国的所谓的领海范围,这样当然引起了东南亚国家、以及其他的海洋大国像日本、美国、澳大利亚、还有欧洲国家强烈的不满。所以对中国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事端的一个中心。

如果中国可能在未来跟西方国家、跟美国或者日本发生战争冲突的话,战争冲突一定是在太平洋,一定是从东海、到台海、到南海。所以对中国来说,当然太平洋就变得非常重要。另外对中国来说,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就在于:太平洋有非常丰富的各种资源,不仅是渔业资源成为中国跟邻国争夺的一个主要的因素,还有涉及到各种能源,就是石油、天然气、海上的各种资源、海底的矿产等等,所以中国当然是想在这些地方能够获得它的开发权,尤其是它武装自己,现在已经有三条航母了。很难说它的航母能够对抗美国的海军力量,但是它的航母吓吓小国像越南、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还是有些作用。

太平洋对中国要维持它的海洋的海上丝绸之路,尤其要经过马六甲,都是有重要的意义。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理解习近平不断地也访问南太平洋,王毅也不断的访问南太平洋。还有一个就是对中国在统一台湾的问题上,太平洋重要,同时太平洋的岛国,台湾现在有13个建交国,其中四个-也就是近三分之一的国家-都在南太平洋岛。所以美国当然也在支持这些岛国,也在承认一些新的岛国-比如最近像库克岛-也在支持它们维持跟台湾的关系。台湾作为一个海洋国家,当然是非常强化在太平洋的发展和生存的。所以台湾也会加强它在太平洋的各种的外交努力,尤其我们看到,像索罗门群岛,索罗门群岛原来是承认台湾的,后来被中国抢走了。但是,台湾跟中国大陆还在所罗门进行各种角力。所以你可以看到,中国、台湾两方的影响和外交争夺战也在这些岛国进行。

我认为,中国它主要作为一个太平洋国家,会在太平洋跟美国进行争霸。用中国的基本的战略思维来看,就说中国至少先要成为西太平洋的一个霸主,把美国从西太平洋给推出去。但是美国显然是不会接受的。因为美国的无论是夏威夷舰队、关岛这些基地,还是在日本和韩国、菲律宾这些军事基地,都是为了维持美国在太平洋-包括在西太平洋-的霸权地位。所以当中国说:太平洋足够大,习近平也跟美国喊话说: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我们中美两国。但是对美国来说,它认为,如果中国在东海、台海、南海有各种野心的话,而且是要改变目前全球的海洋基本的法律规范的话,美国恐怕主要做的努力,还是想把中国能够控制在第一岛链之内。当然现在中国一直在想突破第一岛链,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对太平洋各个小国在不断地进行扩张、渗透。这引起了澳大利亚-美国重要盟国的不安。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在太平洋的这些影响,不仅跟美国、日本发生了急剧的冲突,而且也引起了澳大利亚、新西兰这些国家的不安,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太平洋地区继续在中国的外交政策、和在中国跟美国争霸、或者中国跟海权国家发生冲突,都会变得非常重要,值得我们长期关注。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