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7 6 月, 2024 6:53 下午

李怡《回忆录》的另一个亮点,就是他对自己在左派年代的文章作出深刻的反思、自我批评和向读者道歉。

笔者曾经撰文指出,如果以「党国情怀」作为观察点,李怡的一生经历了三个阶段:

  • 爱中共、爱中国(以《七十年代》文章为代表);
  • 去中共、爱中国(「去」是摒弃的意思,下同,以《九十年代》文章为代表);
  • 去中国、爱香港(以《苹果日报》 时期文章为代表)。

每一个阶段都充满着自己同自己的思想斗争,每一个阶段都出现对前一阶段的自我否定和批判,但总的趋势是更加彻底地否定中共、否定社会主义、甚至否定被中共绑架了的中国,更加坚定地支持民主、自由、自决、法治、国际化,以及为追求这些价值而勇敢地站出来的年青人。

整个《回忆录》在不同的篇章都能够找到李怡的自我反省。顺手拈来就有以下内容:

  • 我以前做的事,是不是错了(页45)
  • 无法否定自己(页61)
  • 我们都觉悟得太迟了(页183)
  • 二重生活的悲哀(页252)
  • 有用白痴(页268, 272)
  • 青年误导师(页275)
  • 误导学者吹嘘国力(页284)
  • 从认同到重新认识中国(364)
  • 我曾爱过这四十岁的女人(页512)
  • 我的悔疚(页532)

在上述文章中,他都多次向在《七十年代》期间(即他处于「爱中共、爱中国」这一思想阶段)因为受他影响、走上信奉社会主义歧途从而导致自己生命历程出现逆转的朋友道歉,这是李怡《回忆录》面世之前不多见的忏悔。

李怡引用鲁迅的话:「我的确时时解剖别人,然而更多的是更无情的解剖自己」(页831),但自我批判、自我否定是很痛苦也很矛盾的一件事。这种痛苦与矛盾反映在他以「三个共同体」(想像共同体、事实共同体、个体)的说法来合理化自己既然知道中共的邪恶却仍然留在左派机构为中共做宣传的矛盾。他说:「对当时的我来说,爱国主义、社会主义曾经是我的想像共同体。但社会主义祖国的极左思潮,尤其是对毛的歌颂,已经到了违反常识的肉麻程度,我的想像共同体有些动摇了。只不过否定自己是痛苦的事,我仍然期待中国的不合理现象会改变。更重要的,是我既在左派机构工作,妻子又在大陆生活,这种想像共同体已经与事实共同体及利益共同体结合在一起。我只能在事实共同体中,寻找个人的发展空间」(页258)。

李怡又引用日本作家厨川白村《苦闷的象征》一书中关于近代人的四种悲哀来自况(页254):

  • 理想破灭的悲哀;
  • 由怀疑倾向而产生的悲哀;
  • 二重生活的悲哀;
  • 厌世主义的悲哀。

李怡自己只承认有「二重生活的悲哀」(页252),但是我觉得,他除了没有因为种种努力都归失败后产生的消极厌世念头外,其他的三种悲哀都是很明显的。事实上,如果他没有反思,继续盲目地效忠共产党,他原有的「理想」不会破灭(第一种悲哀),他也不会对共产党产生怀疑(第二种悲哀),更不会过着二重生活(第三种悲哀,即写出来的东西连自己都不相信)。正因为他要走知识份子独立思考的路,才会产生这么多「悲哀」。这些悲哀,正好说明「反省」及「自我批判」是十分痛苦的事。但是,虽然承受了这么大的悲哀,李怡还是义无反顾地告别错误的过去。所以,李怡一生三个思想阶段,反映了一个知识份子应有的气节:追求真理,不畏强权。他体现了国学大师王国维所追求的境界:「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见陈寅恪:《海宁王静安先生纪念碑铭》)。

李怡引用法国哲学家班达(Julien Benda)的话:「真正的知识份子……他们不仅要批判现实的罪恶和不义,也要批判自己的历史局限和错误判断。惟有通过这一理性批判,知识份子才能不断地超越历史的局限,趋向于永恒和普遍」(页535)。他又说:「这种来自内心深处对真理的信仰和坚持,使真正的知识份子不但要批判现实社会的罪恶和不义,也要不断反省自己的认知。由于世界上没有绝对真理,每一个人对真理的认知都有历史局限,都一定有过错误判断,因此知识份子也要不断自我批判过往的认识。认为自己永远正确的人,其实是迂腐和无知。知识份子要通过对现实和对自己的不断理性批判,才能超越历史局限,趋向于永恒和普遍性。但只是『趋向』而不是『达到』,因为真理不存在绝对的永恒和普遍。」(见香港电台第一台,李怡《一分钟阅读》2016年7月5日)

勇于「批判自己的历史局限和错误判断」,勇于对曾经受自己误导的朋友道歉,李怡堪称是一个真正的知识份子!

|作者程翔,毕业于香港大学,1974年加入香港《文汇报》,曾任该报驻北京办事处主任,1988年升任副总编。 1989年“六四”后离开;创办《当代》。 1996年出任新加坡《海峡时报》中国首席特派员并派驻台湾,2014年退休。 2005年程翔因撰写文章质疑中共签署中俄新边界条约的合理性而被中共拘捕,并以间谍罪名治罪,判囚五年。着有《边陲万里行》、《天安门的反思》、《Will Taiwan Break Away? The Rise of Taiwanese Nationalism》、《Handbook on China’s Accession to WTO and Its Impact》、 《漫漫爱国路》、《千日无悔– 我的心路历程》、《香港六七暴动始末—解读吴荻舟》等。

注:论坛版欢迎投稿,来函请电邮至[email protected]并注明「论坛版投稿」。本论坛发布之内容均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光传媒》立场。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notfre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