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月 26, 2024 4:22 下午

图片来自网络

【按:互联网上完全是新一代人,跟我的「代沟」相隔不止一代,思想话语完全不通;但是中文话语中的新一代,对中共这个体制,还是比较陌生,两厢过招全无交集,假如我说原因是因为中共以民族主义洗脑成功,恐惹众怒;但是你梳理一下近年来中国人(包括知识界和中产阶级)对习近平和「习体制」的认知,就会发现巨大落差,其中一个最显著特征,便是「蔑视习近平,乃是一个全中国的集体无意识」,而且至今无人说破它。有一个政治学常识,即习近平是中共这个体制的最好人选,没有第二;再则,中共至今找不到可以替换习的人选,也即习再蠢再坏,也只有让他做下去。看到余杰也打算分析习近平究竟是不是「笨蛋」,我就找出这篇文字来,它原本是为一个讨论会设计的纲要,会却没有开成,或不符与会者意愿而被弃之,留给我来贴脸书。 】

中共外长防长双失踪、最精锐的火箭军垮塌、北戴河高层冲突扑簌迷离、还有更多的政治谣言;再加上经济下行、银行爆雷、房市崩塌、失业暴增,北京政权以一副「危机总动员」的新模式展露于世,这个世界却再也读不懂它了。因为信息不透明,国际社会对一个集权政府濒临崩解也失去判断,这是冷战时代都没出现的,今天人们看到「习政权」中风、痴呆、失能,却无人敢断言它垮台,所以,说中国出现一种无人辨识的统治模式已不重要,更需要去探究这个体制怎会出现「习政权」?

如果放大视野,习近平快速龙袍加身、搞定党内和天下,登基称帝,直逼毛泽东的枭雄神话,乃是中共历史上也没有的先例,也惹得西方媒体、政界、汉学家一头雾水,连一个政治学的定位都找不到;拜登政权慌不择地派大员去北京朝拜沟通,生怕惹翻这位新皇帝;欧盟法国甚至犹豫要不要插手太平洋和台湾危机……。

这里需要质疑的要点有几个:

一、加速师、小学生

习近平六年中整肃134万名官员、撤职170多名部长或副部长级,一个如此靠党内整肃集权的独裁者,为什么一开始却被民间讥为「加速师」?为什么中国人从一开始就鄙夷习近平,说他是一个「初中水平」、「找死」、「加速灭亡」的二蛋;也说他就像毛泽东,「祸害中国,死后被鞭尸、老婆也自杀,下场清晰可见」。总之,人们看不起习近平,从人格到政策;这在中国是第二次了,八九当年天安门广场上,人们也骂翻李鹏,最后被他血洗镇压;

二、枭雄是谁?

2012年前后,胡温执政后期,中国基尼系数接近0.5、人均4000多美元,意味着一个动荡期的来临,中国出来两句话:

全世界已经到了29和33

中国已经到了89

当时中国乱哄哄的,据说思潮就有十种之多:

——中国根本就不可能出希特勒,眼下到处都腐败,就更不可能,出了也让老百姓把他赶下去;

——中国出现的专制,肯定是土的,水平低的,是中国专制主义加一点现代化;

——这个土的,不会是“Hi,希特勒”,也不会是“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

另一方面,2013年建国日,北京有一个太子党聚会,毛泽东前秘书胡乔木之女胡木英昭告众人,她与习近平谈了一小时,其言可视作一篇《红二代宣言》 ,择其要点:

1、江泽民对于腐败极力纵容,甚至怂恿;2、胡锦涛对腐败闭目塞听,默许放纵;3、「红二代」要夺权「官二代」。

此际基础的经济事实是:中国政府是一个双百万亿的政府;100万亿的固定资产,100万亿的现金储蓄,它可以拿出7、8千亿去维稳,去强制弹压民间。

所以中国最富有的时候,正是太子党与江胡两届(工程师执政)争夺天下之际,而知识分子预测「不可能出希特勒」的时候,恰好是党内夺权最激烈也最容易出枭雄的时候。

三、政经失衡、预言落空

1978年至2013年,这四十年里,中国经济以10%的年平均速度增长,人均收入提高了10倍,约8亿人摆脱了贫困,婴儿死亡率降低了85%,人口平均寿命提高了11年。这些成就,是在中共压制社会、禁锢言论、破坏环境的条件下达至的,历史上无先例、理论上说不通,这个「社会进步」为什么会出现习政权这么野蛮的政治制度?

另一面是,西方曾预言的「经济出民主」落空,又出现一个新的解释叫「适应性专制」,即人们常说的「常委集体负责制」,经历了江胡两届近三十年的运作,为什么一夕之间就瓦解,而被一个近似毛泽东的集权所代替?这个严重的政治倒退如何解释?

四、「反腐败」成为集权手段,有合法性吗?

中共权力不受制约和监督,一个惊人的经济增长,变成一场更惊人的腐败,中共垄断一切社会资源、权力,而势必成为腐败的制度性根源,习近平的权力问鼎之路,恰好是一场场反腐的结果。习近平的发迹,底蕴就在这里——如果说「发财」是中共的「第一合法性」(后六四),那么「反腐」就是它的「第二合法性」(后开放),第二个颠覆了第一个,然而横竖都是它「合法」,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五、有一个「红二代政权」吗?

邓小平改革遇阻后抛弃胡赵,调野战军杀进北京镇压学运,六四屠杀后陈云说「还是我们自己的子弟接班放心」,开启了所谓「红二代」整体接班的合法性,说「合法性」,是因为列宁式政党是没有世袭制的,你看苏联和东欧的共产党哪有子弟接班这回事?但是陈云的这个战略部署,被习近平上台后彻底打断,他回到「任人唯亲」路线,启用自己的「之江新军」到中央任要职,其中也包括他的清华同学帮、秘书帮等,所以今天中国政坛上并没有出现一个「红二代」整个世代接班的现实,但是整个中国的财富据说都在「红二代」手中,那么习政权与红二代之间的博弈,将是中国下一场党内斗争吗?

六、习近平为什么「认怂」却不下台?

习政权可谓天怒人怨,有以下几点:

——个人崇拜在高层引发普遍反感;
——中美交恶、太平洋围堵,引发党内对习外交失败的追责;
——习的粗暴施政令各层级失去安全感;
——经济形势日趋严峻……

然而,每次高层博弈,或北戴河会议,都是情势迷离,或许双方都在寻找一个妥协的平衡点,但是事后习近平又高调复出,仿佛只要代替习的人选缺如,中共只有让习蛮干下去;

习近平并未对此前抛弃“韬光养晦”、转而“大国崛起”的左倾盲动承担责任,亦未见他找谁来做替罪羊。从耍横到装怂,不需付“学费”,这算“习政权”的一个特征?

但这不符合中共一贯性格和作风,即错误路线执行者必须负责下台,乃是此党“伟光正”的诀窍,也是毛泽东“战无不胜”的猫儿腻,否则该党会遭受巨大损失,早就挂掉了;否则从刘少奇到林彪,毛泽东搞路线斗争,不止把他们俩弄死,也把全国人民也折腾个溜够。

从中共历史看,这便意味着,该党自觉他们的“合法性”并未损失殆尽,仍可继续为“习政权”支付代价吗?

习上台之初,中国一直有「换习」、「换人换制」等声音,虽然习不仅倒行逆施,也已焦头烂额,而中共内外交困,仍不换人,乃是无人可换,让习继续顶缸,是最省事的做法,因为瘟疫传播全球、防疫禁锢全国也拖垮经济、一带一路熄火、台海僵持、全球敌对等等,换了习就要有人出来应对处理,中共这个边缘人集团,今天还有这样一个人吗?而且「换习」意味着清算其路线,如今的常委们哪个脱得了干系?

(文章代表作者的观点,转自作者脸书)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