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5 6 月, 2024 11:06 上午

2018年,我退休两年后回到温哥华定居,稍后香港中文大学为我出版了长篇小说《血雨华年》,中大为推广这本书,希望我开一个脸书专页。反送中运动初起,我就为苹果日报论坛版投稿,但因版面有限,有时稿子会压一个星期,失去时间性,于是我就同意开脸书,开始在脸书写点时评,自那时起,也写了四五年了。

反送中运动如火如荼,我的脸书遂变成每日的时事评论,写了两年多,跟足反送中全过程,反送中运动转入低潮后,才改为隔日一篇,一直写到现在。其间黎智英先生打电话约我为苹果日报副刊写专栏,稍后苹果行政总裁张剑虹先生约我写社评,先是每周一篇,稍后增加到每周两篇,一直写到苹果停刊为止。

本书文章便是从这几年的时评文章中选出来,也可算是我退休生活的一个意外「得着」。我一生大部份时间都在做编辑,初到香港那几年,曾经写过一点时评文章投稿给《七十年代》,蒙李怡先生不弃,也得到发表,此外业余写点散文小说投给报纸副刊。

真正重拾时评写作是从占中运动开始的,只作为一种业余又业余的兴趣。当时仍在天地图书工作,天地是左派外围组织,为免给公司造成尴尬,只好用笔名「顾鸿飞」投稿给李怡,就这样写成了习惯,变成退休后一种「细艺」。

我没有受过正规的学术训练,更没有足够的时评写作经验,因此我的文章,不时会暴露出业余的本色,缺乏有系统的知识架构,更缺乏专业的逻辑推理能力,只属于半路出家,不能登大雅之堂。初时是有话要说不吐不快,慢慢竟养成习惯,每日不写就不舒服,这样就赶着鸭子上架,居然成就了一本书。

人生之有趣,就是你永远会遭遇一些惊喜,你只是跟着感觉走,走到最后,竟走出一条路来,回头望去,虽然云遮雾障,但分明曲曲弯弯的有些景致,看上去还有一番情味。所幸当初每日都用心去写,写到最后,还能捡拾出一本书稿来,也算是不负多年心血。

我三十岁南来香港,两袖清风,举目茫然,香港以宽广的胸襟收留我们这些南来的逃难者。我从晶报校对做起,后来做报纸副刊编辑,再转到出版公司,一直做到退休。

我从小喜欢文学,文革中又参与政治,对思想文化方面兴趣颇浓,一生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从中不但得到极大乐趣,也对自我价值的实现不无小补,这一切,早已超越我对自己的期望。没有香港,便没有我的一生,所以我对香港,永远怀着感恩之心。

正因如此,我永远不会原谅中共二十多年来对香港的践踏,我对香港遭遇的厄运也有切肤之痛,我写时评,一则出于对香港的爱,二则出于对香港的痛。我帮不到香港,每日痛入心扉,拿自己没办法,只能一味埋头写写写。

如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我家居日常,凭栏望远,有时夕照满天,有时雨雪迷蒙,几乎每天,我都会想起我的香港,那里的山水城廓,那里的亲朋好友,一一在心头徘徊,长久长久,百感交集不能自已。今生今世,盼有机会回香港重温旧梦,如果没有,那就让我的魂魄悠悠,从太平山顶俯瞰,为我的香港祈祷祝福。

因为生性疏懒,我的旧稿都没有按时间和题材分类储存,多谢一位朋友替我收集了一部份,我自己再匆匆忙忙从云端记忆处找一些出来,因此每篇文章都没有出处和日期,长一点的可能是苹果社论,短一点的应该就是脸书文。有些细节或词语本应做一点注释,但想起来就头痛,幸而大部份经历过的事件,香港读者都能明白,对其他的读者就只好说声对不起了。

感谢沉旭晖先生和一八四一出版社的邀稿,也感谢沐羽先生等编辑的用心,这本书不论合格与否,都献给香港,我的第二故乡,我永生之所爱。

(以上为沈旭晖先生创办的一八四一出版社为我出版的《香港我的爱与痛》的序言,本想把目录也贴上来,但因书本身为直排,技术上搞唔掂,只好放弃。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网上查,台湾博客来网站应该有相关资料。

(本书文字分四辑,第一辑「太平山下」,是有关香港政治文化的评论;第二辑「北望河山」,集中谈中国问题;第三辑「世事如棋」,主要谈国际局势,涉及台湾问题;第四辑「人生因缘」,收入一批写人物的文章。)

(转自作者脸书)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notfre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