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8 5 月, 2024 3:08 上午

图片来自作者脸书

民情汹汹,「该死的不死,不该死的死了」——这是1989年春天的老话儿,胡耀邦猝死引发民怨沸腾;三十四年后,竟然又有一个总理猝死,老话儿自然还会出来,民怨自然还会沸腾,网上说,不是李克强如何,而是吃瓜大众有气,痛恨那个「该死的」。那么「遗体告别」的戏码,显示习近平是听见了民怨的,所以再次认怂。

一、邓小平失踪十四天

不过,大众别忘了,八九前那次追悼会之后,邓小平从四月二十八日“失踪”了十四天,他干什么去了?

——邓小平在“四二六社论”发表当天,就下令解放军进入战备状态;

——五月初取消了一切军人请假外出的许可;

——5月8日,邓小平召见各大军区兵种的负责人,几十个野战军以换防、拉练、野营的名义往北京调动;

——至5月17日晚邓小平在家中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讨论是否戒严”时,解放军早已兵临城下;

——5月20日邓小平在家中召开会议,决定免去赵紫阳的中共中央总书记一职,至此赵紫阳被打倒,而这个会议没有通知赵紫阳、胡启立两名政治局常委,即一个军委主席召开秘密会议,打倒不准参加会议的总书记,赵紫阳也未收到任何党内文件,赵紫阳回忆:“并没有任何人告诉我已经把我免职了,当然也没有什么人找我联系工作,重要的信息渠道被切断了,把我和外界隔离了”;

——5月21日李鹏电话建议邓小平于近日内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免职赵,邓小平告诉李鹏:“要等大军进入北京后,再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这样可以避免冲击和干扰,才能开得更有把握。”邓小平要在大军压境的情况下,以刺刀逼迫所有的政治局委员就范;

——6月2日邓小平下达了“坚决镇压、不怕流血”的命令,是在二十万军队的强力保证下;

——6月3日凌晨2点50分,他命令迟浩田“采取一切手段恢复秩序”;

—— 6月4日,军队用坦克和机枪残酷镇压了六四民主运动,完成了天安门清场的任务。

——6月9日,邓小平在首都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大会上发表了胜利宣言。

很明显,「邓小平失踪」」跟六月初大规模野战军进攻首都的部署有关,接下来就是一场大屠杀,然后中共「韬光养晦」,然后中国崛起……。

二、切勿看走眼习近平如当年李鹏

这次李克强的葬礼,据说是「李鹏规格」,当局的理由自然是:他俩都是总理嘛。然而,民间的想像可能就复杂得多。

不过,中国人从一开始就鄙夷习近平,从人格到政策全盘否定他,说他是一个「初中水平」、「找死」、「加速灭亡」的二蛋,(https://www.facebook.com /841628330/posts/10159991792548331/「少东家王朝」开张就很烂),

这颇令我想起八九学运初期,大众在天安门广场鄙夷李鹏「傻蛋」,最后却被他淹没在血泊中(「八九」输给一个白痴了吗?https://www.facebook. com/841628330/posts/10159917018773331/)

中国人因政治幼稚,而再输一次给共产党,那就真的无颜以见(不是江东父老)而是子孙(几代?)

三、那么习近平的认怂呢?

习近平的上次认怂,我在拙作《瘟世间》中有一段议论:

2018年7月11日,新华网突然转载《学习时报》旧文《华国锋认错》,在整个政坛勾起无穷联想、猜测、幻觉。这个老故事,说的是1980年群众来信向中纪委反映了华国锋——中央主席搞“个人崇拜”的三件事,华立即做了改正并给中纪委回信,被党内认为“认错”,时任中纪委书记黄克诚请示陈云,中共中央又转发了这封信。

这个典故被“古为今用”,显然是映射习近平“搞个人崇拜”,在其急速集权背景下,便异常触目,坊间传出,江泽民胡锦涛两届前常委,除李鹏之外联名致信政治局要求开会,讨论习称霸发昏,引发中美贸易战,危及中共命脉,北京因此戒严。北京据称已下令摘下所有含习近平画像的海报宣传品、人民日报头版5年来首次在标题没现习近平名字、甚至连所谓的“梁家河大学问”研究也被撤去,看上去几乎是一场政变了。

事后有人分析,热传的政变不过是谣言,但是有几点是确定的:

1、个人崇拜在高层引发普遍反感;
2、中美贸易战造成巨大被动,引发对习外交失败的追责;
3、习的粗暴施政令各层级失去安全感;
4、经济形势日趋严峻亟须调整所谓“小组治理体制”。

习近平上位以后遭遇多次挑战,这次是最严重的,然而这样党内博弈,如果并无一个明确的替代者出现,则局势无法明朗。

习近平上台就出师不利,“走向海洋”,在南海造岛,被海牙法庭裁决败诉,网络上惊见公开信促习下台,列数其“集权而造成的前所未有危机”、“大搞个人崇拜,令文革回潮,知识分子寒心”、“港台政策进退失据,一国两制受阻”、“盲目出手刺激周遭国际环境,纵容北韩核试,导致美国成功重返亚洲”……。

然而越接近暑期北戴河会议,情势越迷离,或许双方都在寻找一个妥协的平衡点。北戴河休假结束后,习近平又高调复出,“个人迷信”与“强国反美”两个调子也再次充斥中国媒体,习近平竟可以如期出访中东和非洲多国,出行之前,媒体也做反击,《人民日报》头版全版四分之三报导习,似对外宣示习“大权在握”,央视也再次呼吁维护“习核心”。

虽然外媒仍诠释习的势力已打折扣,网络上的自媒体则一派失望。然而在中共自身,只要代替习的人选缺如,只有让习蛮干下去;而是中美冲突升高,贸易战引发诸多危机,令中共高层也有必须团结一致对外的“大局意识”,大敌当前收敛分歧,乃是一贯老练的反映,“个人崇拜”从来不是这个党的病灶和死穴,相反应对西方使用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两招极其有效。

这次危机,显然习过去五年“反腐集权”的效应还在——他曾拿下包括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前中办主任令计划,前中共政治局委员孙政才等多名江派核心人员,十八大以来已有440省部级和中管官员(包括军级)被查处,其中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就高达43人,中央纪委委员9人。因此习近平似乎终结了“老人干政”机制,这可能是他锻铸“新集权”的奥秘之一。

但是海外观察的失误,却显示了进来一个明显的倾向,即迷信贸易战摧折中共的效应,“崩溃论”再次弥漫,衬托的背景,则是美国基要派民众选上川普,向中国报复所引发的“第二次冷战”将搬到习体制,而忽略了中国落后经济体制的承受韧性。尤其,川普的逼债,是侮辱性的,也冲着习近平的个人性格而去,令其强撑嘴脸不能示弱,网上称为“流氓打架”,但是投射到中国老百姓中,无疑是“近代耻辱”的一次重复,而勾引出吃瓜大众的“受辱记忆”,帮助中共调动其最有效地民族主义支援意识,而对中国政治转型产生阻力。

一幅新旧杂驳、层次错乱的社会图景。三十年经济起飞,国家(政权)空前富裕而骄横,上层贪腐奢靡,挥霍无度,但是民间也“岁月静好”了几十年,农民已经不靠土地生活,农村破败但也造反几率极低,几千万年轻的农民工都苟活在大城市边缘,是最有革命冲动的一个社会阶层,但是他们的领袖在哪里?官方和民间反体制力量都对他们陌生;中产阶级这三十年,也是一个利益集团了,甚至可说是体制的合谋者,然而他们改变制度的意向暧昧,恐怕是因为也怕失去利益,这个阶层令西方政治学的“经济发展引导民主”论说破产,毋宁他们也是下一场革命的对象;城市市民被股市房产牢牢捆绑在体制的战车上成为市场奴隶,只有年轻的九〇后〇〇后成为P2P受害者而满怀怨恨,但是如何塑造他们成为新的“八九一代”?国内的陈胜吴广还在搵食,然而海外有孙中山吗?至于知识界,乱哄哄的,思潮就十种之多,从最左的“回到文革”可以到最右的“回到民国”,也可以从主张复辟斯大林直到主张复辟儒家;官方与民间也共同怀旧“改革”,令一种“伪改革”还冠冕堂皇地活在主流话语中,“邓改革”的欲盖弥彰和邪恶虚伪,依然是精英拯救社会大众的法宝,而被“经济奇迹”断送了所有前景以后,仿佛回到“邓时代”是一种“中兴”……事实上,“奇迹”的发生不在经济,而在中国不仅是一“巨婴国”,还从传统人格又一次跌破底线,贪婪物欲膨胀而毫无权利意识,皇权观念肆意回潮,传统沉渣泛起,看客文化盛行,精英堕落无碍,由此而令美国贸易战的效应,是在中国被逼回闭关集权之际,只会加剧民众民族主义的升高而拥戴集权,是自由进一步沦丧。

不过,贸易战也可说初见成效,因为第一,中国盗窃智慧产权被美国抓到,便意味着“中国制造2025”泡汤了;第二,“经济冷战”令美国对中国关闭高科技和生物医药技术大门,此刻恰恰是中国亟须依靠科技升级,以完成从经济的数量型发展向质量型发展之转换,这也是完成从工业社会向智慧型社会的现代化转换,属于完成一个前发达国家向发达国家转型,在这个关键时刻美国全面关闭对中国的大门,对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影响是难以估计的。

 

(文章转自作者脸书)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