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8 5 月, 2024 2:04 上午

台湾国家中山科学研究院也持续研发一系列无人飞行载具(UAV),例如汽油引擎驱动的三角翼「剑翔」无人机,可以像巡弋飞弹一样,在一○○○公里外执行精准导引攻击。 (资料照)

◎费学礼(Richard D. Fisher, Jr.)

 

台湾一直是美国领导的印度—太平洋防御网络,及其「民主兵工厂」(arsenal of democracy)的主要受益者,只要台湾是一个自由的国家,这种结构就会持续下去。现在,台湾迫切需要考虑承担使命,为遏阻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独裁轴心(Axis of Dictatorships)做出积极贡献。

自一九五○年代初期以来,台湾的本土防务部门逐渐成长茁壮,如今在政府主导推广国际行销的支持下,已经成为世界级的武器和武器系统生产者。然而,它在华盛顿和东京的战略规划中,尚未占有一席之地,还不是有助于遏阻中共及其党军中国人民解放军发动称霸之战的角色。

中共军火库 武装全球独裁政权

长久以来,中共一直是全世界的压迫军火库,为北韩、当前的俄罗斯,到巴基斯坦、中东、非洲和拉丁美洲的独裁政权服务,以一种类似蟒蛇的战略来牵制民主国家,迫使它们逐渐屈服,然后毁灭。

如果中国没有直接对俄罗斯经济提供大规模的商业/经济支持,俄罗斯侵略乌克兰的战争,就不可能演变为对波兰、波罗的海国家和芬兰的多条战线。中国为北韩和伊朗等代理人打造军火工业,使其得以为俄罗斯直接提供重要武器,以及间接的军备支援。

二○二三年十月七日,伊朗武装、资助和训练的代理人「哈玛斯」(Hamas),发动野蛮袭击,使伊朗对抗以色列的长期战争变得更为卑鄙;而伊朗在叶门武装的反政府叛军「青年运动」(Houthi),也趁机向以色列发射三枚巡弋飞弹,在二○二三年十月十九日被美国海军驱逐舰「卡尼号」(USS Carney)击落,这都是中共向伊朗提供广泛经济和军事科技支援所造成的后果。

俄罗斯从平壤取得火炮弹药,用来对付乌克兰,显示数十年来对北韩的军事禁运已经寿终正寝。而在协助平壤变成一个核飞弹国家的过程中,中国也从未实施过禁运。

北韩和伊朗这两个中国代理人,将源源不断地向中共领导的独裁轴心,输出禁止扩散的核武器和飞弹,使中共对欧洲、中东,甚至远至福克兰群岛的反民主战争的持续投资,提升到一个令人惊骇的新层级,而在此之前,中共将会加速在亚洲攻城掠地,起始点就是台湾。

《美国之音》(Voice of America)十月四日的一篇报导披露,乌克兰抵御俄罗斯入侵的英勇抗战已苦撑廿个月,已经消耗掉华盛顿四六六亿美元的军事援助,欧盟和英国还额外提供三四○亿美元。到目前为止,实际金额可能更高,将近一千亿美元。

乌克兰现在一天需要多达七千枚炮弹,严重消耗美国和欧洲的火炮弹药库存,迫使美欧必须对相关产能进行紧急再投资,但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才能达成目标。与此同时,反坦克飞弹和自杀式无人机(loitering strike-drone)的生产,也面临庞大短缺压力,一旦更多中共煽动的战火被引燃,供不应求的情况还可能进一步恶化。

不过,西方武器生产捉襟见肘,对南韩来说却是一大利多,因为南韩已经建立一个包罗万象的尖端武器部门,现在正好满足波兰、菲律宾和澳洲的主要需求,为其提供火力强大、价格又有竞争力的武器。

美军打越战 台湾曾是后勤基地

因此,认为台湾可以为更广泛的民主安全做出贡献,而不仅仅是确保其做为一个民主国家存在,有助于捍卫第一岛链的想法,并不是什么石破天惊的创见。

在《中美共同防御条约》有效期间(一九五五年至一九八○年),台湾在不同时期曾先后有美国空军和海军进驻,甚至一度曾部署美国战术核力量。在越南战争期间,台湾是美国军队的后勤支援中心,甚至在阻止苏联和中国支持的北越征服非共产主义南越的败绩中,还曾经派遣特种部队参战。

在二○○一年九月十一日的恐怖攻击后,美国及其盟国进军阿富汗推翻神学士(Taliban)政权,当时台湾也曾向阿富汗新政府提供非杀伤性军事援助。尽管心存感激,但部分基于避免激怒北京的考量,华府还是鼓励陈水扁领导的民进党政府,在援助阿富汗问题上保持低调。

这在当时是一大错误,中共并未因此停止对台施压,更逐渐演变为当前对台湾及其民主文化的庞大军事威胁,一旦中共—解放军征召台湾的年轻人,并将台湾变成全球军力投射的空中—海上—核武基地,全世界都将笼罩在其阴影之下。

可以肯定的是,台湾需要美国继续领导,以维护对抗中共的全球吓阻军事联盟,台北将需要进一步筹获新的科技和先进武器,以阻止中国发动攻击。

但是,中共有能力直接或间接地煽动对抗民主国家的多场战争,这些战争将消耗民主国家的武器供应,进而削弱它们制止中共鼓动更多战争的能力,因此必须纳入台湾的军备部门,使其成为供应武器的另一管道。

例如,二○二三年九月十二日,台湾国防部发布两年一次的《中华民国一一二年国防报告书》,宣布将在二○二八年前为台湾军队生产七百架军规无人机,以及七千架商规无人机。

这项目标将藉由投资更大规模的民营无人机开发和生产来实现,例如雷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Thunder Tiger Group),该集团已经研发出航程达二百公里的T-400垂直起降无人飞行载具(VTUAV,无人直升机),可以配备监视或武器酬载。数十年来,台湾国家中山科学研究院(NCSIST)也持续研发一系列无人飞行载具(UAV),例如汽油引擎驱动的三角翼「剑翔」无人机,可以像巡弋飞弹一样,在一千公里外执行精准导引攻击。

吓阻中共野心 台湾能贡献更多

「剑翔」无人机的原型,是以色列航太工业公司(IAI)在一九九○年代研发的「哈比」(Harpy)无人机。以色列也将哈比无人机卖给中国,中国已经仿造为型号ASN-301的反辐射无人机对外输出,而且可能是卖给伊朗,伊朗又将其改良为廉价的「见证者-136」(Shahed -136)长程无人攻击机家族。

菲律宾的巴丹群岛省(Batanes Province)隔着巴士海峡与台湾相望,就像美国和日本一样,台湾愈来愈关注如何阻止中国对巴丹群岛,以及菲律宾位于南中国海的巴拉旺岛(Palawan)发动攻击。

巴丹群岛可以做为一个重要的飞弹基地,阻断解放军跨越台湾海峡,发动两栖入侵的路线,并阻止中国海军全面封锁台湾,而巴拉旺岛也可以做为一个基地,阻绝解放军将兵力投射到东南亚和印度洋。

美国、日本和台湾可以合作,以一千架剑翔无人机和三百架T-400无人直升机武装菲律宾,遏阻中共—解放军在南中国海的侵略行动,抗衡解放军对菲律宾岛屿的袭击,甚至可能有助于遏制中共—解放军对台湾发动战争。

此外,由于中共傀儡北韩可以轻易地在朝鲜半岛挑起一场大规模战争,或是攻击日本以分散其兵力,打乱美国的军事部署和物资供应,在台湾储备炮弹和反坦克武器之类的基本军备,将是最有效的反制之道,一方面可以遏阻中共—解放军的攻击,另一方面也可以做为协助防御南韩和日本的军火库。

今年五月初,总部位于维吉尼亚州阿灵顿市的「美台商业协会」,率领一个由廿五家美国国防承包商组成的代表团访台,针对美国和台湾的防务关切重点,探索范围广泛的合作机会。

这项努力现在需要华盛顿和东京政府引导方向,让台湾的防务部门实质参与遏阻中共—解放军对台湾及其邻国发动战争的计画,并为更广泛的全球民主兵工厂做出贡献,防止或挫败中共独裁轴心发动的相关战争。


◎费学礼(Richard D. Fisher, Jr.)

(作者费学礼为美国智库「国际评估与战略中心」资深研究员。国际新闻中心陈泓达译)

 

(文章转自:自由时报)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