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1 5 月, 2024 6:21 上午

(对华评论—2023-11-12)近日,上海陆家嘴诉苏州“毒地案”再度引起网络关注,有人将此案值100亿的案子称为中共建政以来最大的诉讼案,并对其中的一些是非得失展开评议,然而产生毒地的深层根源,却罕有论及,或者是在中共大陆话语系统下成为禁忌而不能论及。

通观苏州毒地案涉及单位与人员广众,历时漫长,卷入资金与资源巨大,却直到最后才因与外国合作办学而发现毒地的现实,让社会应该警醒到:苏州毒地案不能仅仅因为案值巨大而引起关注,而应因为它深藏着中国大陆民众生命财产缺失保障,民众只能活命于侥幸状态的灾难密码而值得关注。

苏州毒土地面积宽广,涉及单位及人员众多。

据中共官媒人民网11月10日报道——《 苏州毒地仍有业主不愿离开,还住在毒土地上》:

11月3日,上海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陆家嘴”)发布公告称,控股子公司苏州绿岸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绿岸”)名下14块土地存在污染,且污染面积和污染程度远超苏钢集团挂牌出让时所披露的污染情况。苏州毒地仍有业主不愿离开!

据媒体报道,11月4日披露的公告,已确定存在污染的土地14块,分别是1号至13号,及17号地块。值得注意的是,绿岸项目中的14号、15号、16号地块还未有信息披露,根据陆家嘴的公告,这三个项目是两个住宅用地一个教育用地。这三块土地未来是否会有被列入“毒土地”行列的风险,暂不得而知。14块“毒土地”中,已开发项目的有8宗,包含12号地块(已停工);教育配套的2号、13号地块(已竣工);商办、商业用途8号、9号地块(已竣工);12号住宅用地。凤凰网房产苏州于10日实探发现,受污染影响,2号地块所建雷丁学校未取得办学许可已停止招生;13号地块上的幼儿园项目已建成但没有开学。

存在污染的地块还包含住宅项目锦绣澜山的两个楼盘——锦园、绣庭。其中,锦园一期的六栋房分别于2018年12月和2019年10月开盘,2019年12月交付;二期于2020年4月开盘,2021年10月交付。

另外,从毒土地案中被告单位来看,直接涉及政府部门与国企:江苏苏钢集团(国企,背后实控人中国平安)、苏州市环境科学研究所、苏州市苏城环境科技委员会、苏州国家高新区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苏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等。

可见,本起毒地案政府部门直接卷入,波及众多商业、教育、住房等等单位与人员。

苏州毒土地不仅涉及面广,而且项目演化时间长,历时15年,期间多有转换变更,但环保却屡屡过关。

据媒体披露,2008年12月,原苏州市国土资源局经收储、挂牌,将苏钢集团老厂区(主要为非焦化区)部分地块用途调整为住宅、商业、商务金融用地后出让给苏钢集团。

2013-2014年期间,苏州市相关部门再次批准调整用地规划,原地块的部分区域被划出用作市政道路和公共设施,加入了大片原焦化区用地,调整后的绿岸地块被重新分割为17个子地块,土地用途变更为住宅、商办、工业(研发)、教育等。

蹊跷的是,在苏钢将苏州绿岸挂牌出让前,焦化区的用地问题曾被重新提起,但后又轻轻放下。

根据苏钢集团于2016年8月挂牌时披露的信息,苏州绿岸名下地块中,非焦化区域的土壤和地下水基本未受到污染,可再开发利用;焦化区域的污染主要集中在4号地块局部区域,根据修复目标值,最终确定0-18米深度内,污染范围为17542平方米,污染土方量为39604立方米。另据陆家嘴与苏钢集团签署的《股权交易事宜备忘录》,双方约定:“关于部分地块存在土壤污染事宜,根据经苏州市环境保护局备案的相关调查评估报告,该等土壤环境治理不存在技术上的障碍。”

毒土地涉及众多单位及人员,并历时近15年,期间并非没有人对土地环保问题提出质疑,而最后居然以“不存在技术障碍”而一笔带过。若非有中英合作办学的苏州雷丁学校的一次土壤污染情况调查,使毒土地问题暴光,进而引发了“有毒”地块大规模调查,这宗毒土地就不知何日才能现形。

一个涉及如此之广大,历时如此之长久的项目,居然最后只能在外资学校介入调查,事情暴露而无法掩盖,才发现并不得不承认土地存在问题,那试想如果没有引进外国合作办学,那苏州毒土地将永不见天日,那又有多少生命财产承受灾难?这真是不堪设想的现实。

让人悲哀的是,在中国大陆这种不堪设想的情况,却是普遍的存在。几乎无人怀疑除了苏州雷丁学校发现的毒土地,全国还有众多类似苏州的毒土地仍光明正大地存在着。

 

事实上,我们从多年来不断涌现的毒牛奶,毒食品,毒玩具,毒衣服,毒被子,毒饮水,毒空气等等事件,不难想像生活在这片土地上面临的种种毒害。那么今天出现苏州毒土地,自然就无法引起国人的惊怪。
为什么在中国大陆毒害如此泛滥?从苏州毒土地有人质疑,却能过关通审,获得相关环评官符,堂而皇之地进入市场,销售给民众,最后使一块毒土地产生经济效益,转化成政府权力与国企的经济增长。在这整个过程中,苏州政府及其相关职能部门与国企利益是一致的,而在权力统领一切,权力不受质疑的情况下,将一块毒土地操作上市就是轻而易举与顺理成章的事。在这个事件中,政府公权力丧失了保护民众生命财产安全的职能,而成为了谋取权力集团利益,将灾难转嫁给民众的黑手。

纵观中国种种毒害事件,背后无不隐藏着权力参与操控的魔影。公权力原本是保护公民生命财产安全的屏障,但在屡屡涌现的毒害事件中,充分显示公权力不仅彻底丧失了这种保护民众生命财产的功能,而且成为了危害民众的利器。

所以,在中国要想防范阻止类似苏州毒土地事件,就必须得将权力保护民众生命财产安全职能归位,使权力服务于民众,而不要毒害民众。而要想确保权力服务民众的角色归位,民众就得掌握选择决定权力的主权,即必须落实民主,才能确保权力服务于民而不是毒害于民。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2023年11月12日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